【独家】文件泄陕西人对中共的怨气

人气 8402

【大纪元2021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顾晓华采访报导)近日,大纪元获得大量内部文件,泄露了陕西当局通过监控各大新闻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处罚媒体和民众发布敏感或负面言论的行为。其中,不少内容泄露了民众对中共的怨气。同时,当局还监控民众在网络举报当局的举措。

文件泄陕西民众对中共的怨气

近日,大纪元获得陕西省网信办的《网信行政执法案例》,此文章收集了2017年至2019年的73个各类案件,共分为九部分。文件泄露了陕西当局监控各大新闻网站、微信公众号自媒体在网上发布的信息,进行约谈、整改或处罚。

如文件第四部分《危害国家安全信息类案件》的“案例24”中,文件泄露,安康市网信办对该市网民胡某荣进行约谈,并对他行政拘留15日。

文件自称,胡某荣自2018年以来,以“雨木山浮雾难散”账号多次在百度贴吧发布“反动言论”,发布针对“党和政府的攻击性、煽动性言论。”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案例26”泄露,2019年5月初,微信公众号“子午书院”、美篇账号“肖乃宽”连续发布大量负面信息,“恶意攻击习近平总书记‘两山理论’、攻击抹黑政治体制,发布抹黑党和国家领导人形象信息”、“煽动群众以聚集上访或暴力自残方式对抗执法”。两账号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子午街道南豆角村人肖某。

文件透露,2019年5月,西安网信办、长安区网信办警告长安区网民肖某,并要求肖某删除相关稿件及停止发送类似信息,但遭到其“明确拒绝”。5月17日,西安市网信办、长安区网信办关闭了肖某两账号的相关平台。

对于中共处罚媒体和民众发布敏感或负面言论的行为,中国维权律师谢阳11月20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通过暴力获取了政权,所以它时刻担心这个不合法的政权,它不愿意听到一点杂音。另外,现在互联网时代,它通过控制舆论获得安全感,因为它害怕一些人如果被国际社会支持,搞得它的外交很被动,所以它不愿意听到不同的声音,用一种声音把其它的声音全部都掩盖,是它感到很害怕,所以他们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来对待自己的民众。

谢阳认为,这样一个不合法的政权,为了获取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它必须管控舆情。其目的为了中共这个不合法的政权延续下去,最终的目的是执政,不是为了普通老百姓的利益,所以它也只能这样做。

中共对自媒体管控再度收紧

今年1月,中共网信办宣布“重点整治”自媒体、热搜热榜、短视频等平台。2月初,搜狐、微信等各大自媒体和公众号平台要求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等相关媒体资质,才能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

只有中共官方认可的新闻单位才有资格拿到许可证,这也意味着自媒体等无法自由发布和评论时政新闻。否则就有可能被禁言封号或拘留判刑。

中国维权律师程海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自媒体等是对官方媒体的一个补充,主要的功能是全面地反映社会需要的信息。当然里面有一些虚假或者违法的信息,但大部分都是合法的公众需要的信息。

程海认为,特别这些信息对于违法的公权者是不利的,所以当局要屏蔽、阻断这些信息。它这个行为本身也是违法的,没有法律依据。

程海表示,这种管控,也就使整个信息的一个片面化,不能获取一些全面的信息。然后官方进行一些舆论引导,导致一个错误的认识。这样也剥夺公众获取信息的自由权以及言论自由权,破坏公民的民主权利。

韩城市三百多名农民工拿不到血汗钱

同时,大纪元还获得数百份韩城市互联网信息中心2019年1月至12月的《舆情抄告单》,内容都是该中心监控各大网站记录下来的民众投诉案件。

“舆情”是中共的党文化用词,实质是指受中共监控的舆论和民众意见。

其中韩城市互联网信息中心2019年1月29日第13期的《舆情抄告单》称,29日有网民在《华商网・华商论坛》和《西部头条》投诉,中国新年将至,陕西韩城市三百多名农民工拿不到血汗钱,韩城市黄河新区管委会和中国二冶互相推诿不愿担责。农民工们在韩城黄河新区教育基地工地上干活,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时间,却迟迟拿不到属于他们的血汗钱,他们先后到承包方中国二冶项目部,发包方韩城市黄河开发办以及韩城市信访局、劳动监察大队多次反映投诉,但近一个月时间,没有任何进展,拿不到钱,他们无法回家过年。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这位网民在论坛投诉的帖子说,“从2018年年初到年底,我们三百多名农民工披星戴月,风雨无阻,打地基、浇水泥、砌砖墙,整整忙了一年时间,但是,项目主体工程结束后,至今拿不到血汗钱!” 这些农民工来自江苏、湖南、渭南、韩城等地。

数百户农民在外漂泊无家可归

韩城市互联网信息中心2019年5月6日第51期的《舆情抄告单》称,6日,有网民在《新浪微博》发帖投诉:2015年陕西省韩城市芝川镇拆迁截至今日民众无处安身,并停发过渡费,身为农民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只能靠种地来维持生计,现在也没了地,根本没有任何生活保障。

网民“用户ib5zvsfyvd”跟帖说,“当初说的以房换房,现回迁当地政府却要求百姓交几万到十几万的费用,包括电梯购置费、维保费、定点费、高额的物业等一系列巧立名目的款项。百姓搬不进,住不起,至今四年多两千多群众居无定所,无收入来源。拆迁让原本富足的百姓变得贫困,希望能有关部门来解决。

网民“翱翔鸟2013”说,“实实在在的事,农民生活么保障,整天流浪在外,过渡费不发放,房子也没分下。”网民“i-fee”说,“好几百户农民在外漂泊近四年,至今无家可归。”

村民投诉征地款去哪了?

韩城市互联网信息中心2019年1月7日第4期的《舆情抄告单》称,7日有网民在《西部网・民生热线》发帖《韩城市金城办双楼村塬上征地款去哪了?》。

该网民投诉,金城办双楼村塬上千余亩地让绿地房地产开发商征用,征地是金城办统一征收然后转让给绿地房地产开发商,现在一期工程已完工,二期工程都开始了,村民一直没有收到征地款……老百姓有苦没地方申诉。

对此,韩城市政府办公室回复称,绿地项目征地款全部拨付至双楼村,已兑付到位。不过有多位网民跟帖说,“回复的问题全是骗人,请有关部门调查一下。”“村民多年反映村庄贪腐问题无人管,希望有关部门进村走访村民了解情况。”

律师:中共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

对于上述民众在中共官网举报各地政府不作为,问题会不会得到解决,律师程海表示,根据他的了解,解决的比例很小。有些置之不理,政府没有真正起到这个监督的作用。

程海表示,比如上访民众,他们很多都是一些冤假错案,如拆迁和征地,凡跟公权力有这种矛盾冲突的案件,因为审判机关和办案机关的互相通气,主要包括在拆迁,跟公权力有这种矛盾冲突的这个案件当中,拆迁可能也涉及到一些政策的关联。这个往往不能解决,一些政府还是坚持这种错误,为了所谓的大局共同发展这么一个要求。对个人利益的它不依法来进行维护。

程海认为,信访给当地政府或者是违法的公权者有一定的压力,但因中央政府对下面的各个省市,所谓越级上访的还有个考核。因此抓捕这些访民,来减少它的政绩考核的减分数量。总之,信访没有太大的作用,多数问题不能解决。

谢阳则认为,中共宣传部门把这样的一些举报的内容反馈给底下的人去处理,这也是形式上的需要。它这样做,事实上老百姓举报的是当地的行政官员,然后它又把这个东西返回去,让下面的人处理。其实就是直接的泄露了举报人的个人信息,以至于举报人受到当地政府的打压提供了信息来源,根本起不到它所宣传的那样的解决老百姓的诉求的问题,根本不可能解决。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独家】陕西“千人计划”名单曝光
【独家】中国民众如何被列入信访黑名单
【独家】陕西民众频频群访 文件泄内情
【独家】文件泄陕西民众对中共不满丛生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蓝天”灰犀牛却隐现
【新闻看点】“北京讨厌就对了”印度主播呛中共
【秦鹏直播】美台聚关岛军事抗共 中共被呛喜剧国
【方菲访谈】程翔:百年香港为何倾覆于旦夕(1)
【横河观点】多西辞CEO 推特走向引热议
马仲仪:香港公民社会消失 赴英国执业守医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