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文件洩陝西人對中共的怨氣

人氣 8654

【大紀元2021年1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顧曉華採訪報導)近日,大紀元獲得大量內部文件,洩露了陝西當局通過監控各大新聞網站、微信公眾號等,處罰媒體和民眾發布敏感或負面言論的行為。其中,不少內容洩露了民眾對中共的怨氣。同時,當局還監控民眾在網絡舉報當局的舉措。

文件泄陝西民眾對中共的怨氣

近日,大紀元獲得陝西省網信辦的《網信行政執法案例》,此文章收集了2017年至2019年的73個各類案件,共分為九部分。文件洩露了陝西當局監控各大新聞網站、微信公眾號自媒體在網上發布的信息,進行約談、整改或處罰。

如文件第四部分《危害國家安全信息類案件》的「案例24」中,文件洩露,安康市網信辦對該市網民胡某榮進行約談,並對他行政拘留15日。

文件自稱,胡某榮自2018年以來,以「雨木山浮霧難散」帳號多次在百度貼吧發布「反動言論」,發布針對「黨和政府的攻擊性、煽動性言論。」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案例26」洩露,2019年5月初,微信公眾號「子午書院」、美篇帳號「肖乃寬」連續發布大量負面信息,「惡意攻擊習近平總書記『兩山理論』、攻擊抹黑政治體制,發布抹黑黨和國家領導人形象信息」、「煽動群眾以聚集上訪或暴力自殘方式對抗執法」。兩帳號的實際控制人均為子午街道南豆角村人肖某。

文件透露,2019年5月,西安網信辦、長安區網信辦警告長安區網民肖某,並要求肖某刪除相關稿件及停止發送類似信息,但遭到其「明確拒絕」。5月17日,西安市網信辦、長安區網信辦關閉了肖某兩帳號的相關平台。

對於中共處罰媒體和民眾發布敏感或負面言論的行為,中國維權律師謝陽11月20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通過暴力獲取了政權,所以它時刻擔心這個不合法的政權,它不願意聽到一點雜音。另外,現在互聯網時代,它通過控制輿論獲得安全感,因為它害怕一些人如果被國際社會支持,搞得它的外交很被動,所以它不願意聽到不同的聲音,用一種聲音把其它的聲音全部都掩蓋,是它感到很害怕,所以他們選擇了這樣一種方式來對待自己的民眾。

謝陽認為,這樣一個不合法的政權,為了獲取對整個社會的控制,它必須管控輿情。其目的為了中共這個不合法的政權延續下去,最終的目的是執政,不是為了普通老百姓的利益,所以它也只能這樣做。

中共對自媒體管控再度收緊

今年1月,中共網信辦宣布「重點整治」自媒體、熱搜熱榜、短視頻等平台。2月初,搜狐、微信等各大自媒體和公眾號平台要求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等相關媒體資質,才能向社會公眾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

只有中共官方認可的新聞單位才有資格拿到許可證,這也意味著自媒體等無法自由發布和評論時政新聞。否則就有可能被禁言封號或拘留判刑。

中國維權律師程海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自媒體等是對官方媒體的一個補充,主要的功能是全面地反映社會需要的信息。當然裡面有一些虛假或者違法的信息,但大部分都是合法的公眾需要的信息。

程海認為,特別這些信息對於違法的公權者是不利的,所以當局要屏蔽、阻斷這些信息。它這個行為本身也是違法的,沒有法律依據。

程海表示,這種管控,也就使整個信息的一個片面化,不能獲取一些全面的信息。然後官方進行一些輿論引導,導致一個錯誤的認識。這樣也剝奪公眾獲取信息的自由權以及言論自由權,破壞公民的民主權利。

韓城市三百多名農民工拿不到血汗錢

同時,大紀元還獲得數百份韓城市互聯網信息中心2019年1月至12月的《輿情抄告單》,內容都是該中心監控各大網站記錄下來的民眾投訴案件。

「輿情」是中共的黨文化用詞,實質是指受中共監控的輿論和民眾意見。

其中韓城市互聯網信息中心2019年1月29日第13期的《輿情抄告單》稱,29日有網民在《華商網・華商論壇》和《西部頭條》投訴,中國新年將至,陝西韓城市三百多名農民工拿不到血汗錢,韓城市黃河新區管委會和中國二冶互相推諉不願擔責。農民工們在韓城黃河新區教育基地工地上幹活,辛辛苦苦幹了一年時間,卻遲遲拿不到屬於他們的血汗錢,他們先後到承包方中國二冶項目部,發包方韓城市黃河開發辦以及韓城市信訪局、勞動監察大隊多次反映投訴,但近一個月時間,沒有任何進展,拿不到錢,他們無法回家過年。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這位網民在論壇投訴的帖子說,「從2018年年初到年底,我們三百多名農民工披星戴月,風雨無阻,打地基、澆水泥、砌磚牆,整整忙了一年時間,但是,項目主體工程結束後,至今拿不到血汗錢!」 這些農民工來自江蘇、湖南、渭南、韓城等地。

數百戶農民在外漂泊無家可歸

韓城市互聯網信息中心2019年5月6日第51期的《輿情抄告單》稱,6日,有網民在《新浪微博》發帖投訴:2015年陝西省韓城市芝川鎮拆遷截至今日民眾無處安身,並停發過渡費,身為農民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只能靠種地來維持生計,現在也沒了地,根本沒有任何生活保障。

網民「用戶ib5zvsfyvd」跟帖說,「當初說的以房換房,現回遷當地政府卻要求百姓交幾萬到十幾萬的費用,包括電梯購置費、維保費、定點費、高額的物業等一系列巧立名目的款項。百姓搬不進,住不起,至今四年多兩千多群眾居無定所,無收入來源。拆遷讓原本富足的百姓變得貧困,希望能有關部門來解決。

網民「翱翔鳥2013」說,「實實在在的事,農民生活麼保障,整天流浪在外,過渡費不發放,房子也沒分下。」網民「i-fee」說,「好幾百戶農民在外漂泊近四年,至今無家可歸。」

村民投訴徵地款去哪了?

韓城市互聯網信息中心2019年1月7日第4期的《輿情抄告單》稱,7日有網民在《西部網・民生熱線》發帖《韓城市金城辦雙樓村塬上徵地款去哪了?》。

該網民投訴,金城辦雙樓村塬上千餘畝地讓綠地房地產開發商徵用,徵地是金城辦統一徵收然後轉讓給綠地房地產開發商,現在一期工程已完工,二期工程都開始了,村民一直沒有收到徵地款……老百姓有苦沒地方申訴。

對此,韓城市政府辦公室回覆稱,綠地項目徵地款全部撥付至雙樓村,已兌付到位。不過有多位網民跟帖說,「回覆的問題全是騙人,請有關部門調查一下。」「村民多年反映村莊貪腐問題無人管,希望有關部門進村走訪村民了解情況。」

律師:中共根本不可能解決問題

對於上述民眾在中共官網舉報各地政府不作為,問題會不會得到解決,律師程海表示,根據他的了解,解決的比例很小。有些置之不理,政府沒有真正起到這個監督的作用。

程海表示,比如上訪民眾,他們很多都是一些冤假錯案,如拆遷和徵地,凡跟公權力有這種矛盾衝突的案件,因為審判機關和辦案機關的互相通氣,主要包括在拆遷,跟公權力有這種矛盾衝突的這個案件當中,拆遷可能也涉及到一些政策的關聯。這個往往不能解決,一些政府還是堅持這種錯誤,為了所謂的大局共同發展這麼一個要求。對個人利益的它不依法來進行維護。

程海認為,信訪給當地政府或者是違法的公權者有一定的壓力,但因中央政府對下面的各個省市,所謂越級上訪的還有個考核。因此抓捕這些訪民,來減少它的政績考核的減分數量。總之,信訪沒有太大的作用,多數問題不能解決。

謝陽則認為,中共宣傳部門把這樣的一些舉報的內容反饋給底下的人去處理,這也是形式上的需要。它這樣做,事實上老百姓舉報的是當地的行政官員,然後它又把這個東西返回去,讓下面的人處理。其實就是直接的洩露了舉報人的個人信息,以至於舉報人受到當地政府的打壓提供了信息來源,根本起不到它所宣傳的那樣的解決老百姓的訴求的問題,根本不可能解決。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獨家】陝西「千人計劃」名單曝光
【獨家】中國民眾如何被列入信訪黑名單
【獨家】陝西民眾頻頻群訪 文件泄內情
【獨家】文件洩陝西民眾對中共不滿叢生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WTA剝奪彭帥言論自由?胡叼太搞笑
【方菲訪談】程翔:中共如何逐步毀掉基本法(2)
【橫河觀點】美最高法院首日聆聽墮胎案
【百年真相】遲來的獎章 醫學巨星湯飛凡隕落
【未解之謎】發現隱形器官?!
【新聞大家談】美擬限制技術出口 遏中共監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