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陝西民眾頻頻群訪 文件泄內情

人氣 5576

【大紀元2021年1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古清兒採訪報導)近日,大紀元獲得大量的內部文件,洩露了陝西當局每天制定所謂的《輿情社情動態》,監控各類媒體的輿論信息及匯集各類民眾的上訪事件。從官方透露出的數據顯示,當地上訪人數多、批次多,尤其群體上訪的案件眾多,很多案件因長期得不到解決,民眾反覆上訪。

輿情」是中共的黨文化用詞,實質是指受中共監控的輿論和民眾意見。

文件洩陝西韓城群體上訪案件眾多

韓城市位於陝西省東部黃河西岸,是歷史文化名城。

近日,大紀元獲得中共陝西韓城市委宣傳部2020年1月至12月、2021年1月至8月25的上百份《輿情社情動態》的統計表,這份統計表分為《信訪動態》及《媒體動態》。

其中《信訪動態》文件統計了該市每天有多少民眾到信訪部門上訪的批次、人次,其中包括集體訪的批次、人次。

如《信訪辦理匯總》顯示,4月份來市上訪共計79批432人次,集體訪26批339人次,涉及68個信訪事項;5月份來市上訪共計65批658人次,集體訪24批582人次,涉及54個信訪事項。

由於案件較多,篇幅有限,本文只列舉50人以上集體訪的部分案件,大紀元記者估算,30人至50人之間的集體訪案件有近40批次。而2021年1月至8月25的顯示,30人以上的集體訪案件有19批次。

2020年5月8日的《信訪動態》顯示:當日來訪民眾共3批次126人次,集體訪2批次125人次。其中韓城市狀元府邸購房業主孫X軍等105人,反映其與亨達置業簽訂了書面購房合同,並註明交房日期與延期後的賠付辦法,但他們購買的270餘套房至今未交房問題,現要求退還房款。從內部文件顯示,該群體經常上訪,要求解決問題。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5月18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7批次111人次,集體訪2批次106人次。其中韓城市芸香小鎮施工人員張X興、袁X益、李X海等70人,反映2018年8月至2020年5月在西安三建第一施工隊承建的芸香小鎮干鋼筋工、外架、木工、砼工工程,涉及勞務糾紛問題,要求解決。

7月6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4批次86人次,其中集體訪1批次80人次。其中韓城市翰林苑小區業主任X民等80人,反映因民楊法人涉黑問題,致使工地停工,影響交房,現「327」已結案,要求復工,儘快解決交房問題。從內部文件顯示,該群體經常上訪,要求解決問題。

7月23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2批55人次,其中集體訪1批次53人次。其中韓城市金城區澽水學校53名學生家長,反映教育局出台相關政策2020年起該學校不再招收一年級和七年級學生,要求解決問題。

8月10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3批172人次,其中集體訪2批次170人次。其中韓城市礦務局家屬工(五七工)魏X玲等162人,反映其養老問題未解決,現在沒有工作、沒有經濟來源,要求解決實際困難。

9月14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4批79人次,其中集體訪3批次75人次。其中河南省長葛市楊X等50人反映韓城市新興新康小區於2020年5月經礦務局、國資委、天然氣公司三方協商動工,但至今仍未完工,要求解決問題。

9月23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4批69人次,其中集體訪2批次67人次。其中下峪口至韓城公交線車輛運營戶程X強等62人,反映市政府2016年要求更新車輛未果,結果公交公司投放百輛,占領其客運市場,要求電動通勤車退出其運營市場。

11月4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4批85人次,其中集體訪2批80人次。其中韓城市中匯地產豐義生態園孫X彬等64人,反映2013年至2015年在中匯地產豐義生態園7號樓購買房產,至今未辦理房產證,要求解決。

11月25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2批102人次,其中集體訪1批100人次。其中韓城市新城辦梅苑三區業主齊X龍等100人,反映取暖費用交於物業公司,但供暖溫度依舊不達標,要求解決。

12月2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6批114人次,其中集體訪5批次113人次。其中韓城市東湖、南湖公園環衛工、保安樊X琴等60人,反映2020年6月至今工資未發,要求解決。

12月14日的《信訪動態》:當日來訪民眾共9批143人次,其中集體訪5批136人。其中韓城市芝川鎮城後村二組屈X峰等50人,反映2018年3月在大韓國際買房約定2018年底交房網簽,至今未兌現,要求解決。

官方說信訪案解決超90% 訪民:全是造假

今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信訪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國家信訪局舉行治理重複信訪、化解信訪積案專題會議。會議稱,截至今年9月底,第一批交辦的信訪積案化解率達90%以上,一大批陳年信訪老案得到解決。

陝西戶縣訪民郭世元,涉及村幹部貪污、強拆、鄉政府拖欠工資、法院枉判、政府非法關押等案的受害人。2019年3月,他曾因起草《陝西省88名訪民實名舉報省紀監委書記王興寧充當貪官黑保護傘》一文,遭到打擊報復。

「我上訪30年了,(90%以上)這個是不真實的,好多都沒有解決,還90%以上。」郭世元11月11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通過信訪解決是很難的,政府都不作為,解決不了總得去反映問題。

周志銀上訪了12年,他說,「陜西的訪民情況都不樂觀,都不好,幾乎沒有解決的,有的關押,有的判刑,有的長期監視居住,失去自由。」「我的案子都沒有解決,由一個事情發展到十幾個事情,一個都沒有解決,只是打擊報復,迫害。」

周志銀表示,每次北京有重大活動、開會,當局就提前一個月把他控制著,以前是關黑監獄,一關就是一個多月,這兩年因疫情沒去北京,在家裡也是長期遭到跟蹤,走哪裡跟到哪裡。

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前往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同時,各地政府信訪辦也有無數訪民進行個訪或群訪。

來自大陸各地訪民,他們的訴求包括腐敗問題、警察暴行、強徵土地、勞務糾紛等各種案件。但在中共上訪體系中,訪民獲得成功的個案少之又少。

網絡雜誌《縱覽中國》2017年刊登署名茉莉的文章說,據估計當今中國大約有二千萬訪民。文章說,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於建嶸教授的團隊曾對2000多名訪民做過調查,發現只有3人通過上訪解決了問題,有60%以上的人因上訪被當局關押過。

近年來,中共領導人外訪或到國內考察也常常遭遇訪民喊冤告御狀的尷尬場面。

2019年4月3日,中美兩國代表在美國華盛頓展開第九輪的貿易磋商,中共副總理劉鶴離開酒店前往談判場地,再度遭遇大陸訪民舉牌抗議的事件。

2016年9月,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到紐約參加聯大會議,途中遭到大陸訪民攔截。

2015年6月16日,習近平考察貴州遵義時,有女子試圖攔車伸冤被阻。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信訪制度過去一直被視為是緩解社會矛盾,下情上達的一個渠道,同時也是大眾通過信訪對各級地方官員進行一定程度事實上的監督作用。但現在隨著中共對社會的控制越來越嚴厲,越來越接近當年毛澤東時代的無死角管控的時候,就是權力監督越來越弱化的時候,那麼信訪的難度也越大。也就是說,黨對基層的控制越強,信訪觸及的問責範圍必然就越大,要想得到解決的可能性也就越低。這個宏觀上的大趨勢近年一直都在愈演愈烈。官方所說的化解率90%,其實不是化解了,而是用暴力維穩的方式強行壓下去了。

唐靖遠說,從另一個角度,當局在意識形態上越來越走向極左,那麼任何中共官員或組織的違法黑幕被曝光,都將被視為是抹黑執政黨的政治問題,而非正常的司法問題,這使得本已非常脆弱的司法制度更加容易被官員拋開,直接以權代法,那麼賴以勉強維持的信訪法律制度,自然也被日益削弱,大量信訪案件無法得到解決也就順理成章,這是極權社會必然走向的趨勢:社會矛盾基於體制因素無法得到解決,只會不斷積累、尖銳化,最終引發崩潰。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分析:中共控制輿論 封殺所有疫情真實信息
【內幕】原「610」高官彭波神祕的特務身分
【內幕】揭祕福建惠安的特殊安全維穩小組
【內幕】陝西將「直播帶貨」納入黨建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公安局長揚帆被失蹤 25年音信全無
【新聞大家談】騰訊App暫停更新 微信也出事?
【新聞看點】所羅門爆衝突 中國城遭搶劫探因
吳明德:台企遠東被「開刀」具示範作用
【未解之謎】漆黑太空背後的宇宙祕密
【遠見快評】滴滴退市騰訊遭連擊 習一石三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