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陕西民众频频群访 文件泄内情

人气 5699

【大纪元2021年1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古清儿采访报导)近日,大纪元获得大量的内部文件,泄露了陕西当局每天制定所谓的《舆情社情动态》,监控各类媒体的舆论信息及汇集各类民众的上访事件。从官方透露出的数据显示,当地上访人数多、批次多,尤其群体上访的案件众多,很多案件因长期得不到解决,民众反复上访。

舆情”是中共的党文化用词,实质是指受中共监控的舆论和民众意见。

文件泄陕西韩城群体上访案件众多

韩城市位于陕西省东部黄河西岸,是历史文化名城。

近日,大纪元获得中共陕西韩城市委宣传部2020年1月至12月、2021年1月至8月25的上百份《舆情社情动态》的统计表,这份统计表分为《信访动态》及《媒体动态》。

其中《信访动态》文件统计了该市每天有多少民众到信访部门上访的批次、人次,其中包括集体访的批次、人次。

如《信访办理汇总》显示,4月份来市上访共计79批432人次,集体访26批339人次,涉及68个信访事项;5月份来市上访共计65批658人次,集体访24批582人次,涉及54个信访事项。

由于案件较多,篇幅有限,本文只列举50人以上集体访的部分案件,大纪元记者估算,30人至50人之间的集体访案件有近40批次。而2021年1月至8月25的显示,30人以上的集体访案件有19批次。

2020年5月8日的《信访动态》显示:当日来访民众共3批次126人次,集体访2批次125人次。其中韩城市状元府邸购房业主孙X军等105人,反映其与亨达置业签订了书面购房合同,并注明交房日期与延期后的赔付办法,但他们购买的270余套房至今未交房问题,现要求退还房款。从内部文件显示,该群体经常上访,要求解决问题。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5月18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7批次111人次,集体访2批次106人次。其中韩城市芸香小镇施工人员张X兴、袁X益、李X海等70人,反映2018年8月至2020年5月在西安三建第一施工队承建的芸香小镇干钢筋工、外架、木工、砼工工程,涉及劳务纠纷问题,要求解决。

7月6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4批次86人次,其中集体访1批次80人次。其中韩城市翰林苑小区业主任X民等80人,反映因民杨法人涉黑问题,致使工地停工,影响交房,现“327”已结案,要求复工,尽快解决交房问题。从内部文件显示,该群体经常上访,要求解决问题。

7月23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2批55人次,其中集体访1批次53人次。其中韩城市金城区澽水学校53名学生家长,反映教育局出台相关政策2020年起该学校不再招收一年级和七年级学生,要求解决问题。

8月10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3批172人次,其中集体访2批次170人次。其中韩城市矿务局家属工(五七工)魏X玲等162人,反映其养老问题未解决,现在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要求解决实际困难。

9月14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4批79人次,其中集体访3批次75人次。其中河南省长葛市杨X等50人反映韩城市新兴新康小区于2020年5月经矿务局、国资委、天然气公司三方协商动工,但至今仍未完工,要求解决问题。

9月23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4批69人次,其中集体访2批次67人次。其中下峪口至韩城公交线车辆运营户程X强等62人,反映市政府2016年要求更新车辆未果,结果公交公司投放百辆,占领其客运市场,要求电动通勤车退出其运营市场。

11月4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4批85人次,其中集体访2批80人次。其中韩城市中汇地产丰义生态园孙X彬等64人,反映2013年至2015年在中汇地产丰义生态园7号楼购买房产,至今未办理房产证,要求解决。

11月25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2批102人次,其中集体访1批100人次。其中韩城市新城办梅苑三区业主齐X龙等100人,反映取暖费用交于物业公司,但供暖温度依旧不达标,要求解决。

12月2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6批114人次,其中集体访5批次113人次。其中韩城市东湖、南湖公园环卫工、保安樊X琴等60人,反映2020年6月至今工资未发,要求解决。

12月14日的《信访动态》:当日来访民众共9批143人次,其中集体访5批136人。其中韩城市芝川镇城后村二组屈X峰等50人,反映2018年3月在大韩国际买房约定2018年底交房网签,至今未兑现,要求解决。

官方说信访案解决超90% 访民:全是造假

今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国家信访局举行治理重复信访、化解信访积案专题会议。会议称,截至今年9月底,第一批交办的信访积案化解率达90%以上,一大批陈年信访老案得到解决。

陕西户县访民郭世元,涉及村干部贪污、强拆、乡政府拖欠工资、法院枉判、政府非法关押等案的受害人。2019年3月,他曾因起草《陕西省88名访民实名举报省纪监委书记王兴宁充当贪官黑保护伞》一文,遭到打击报复。

“我上访30年了,(90%以上)这个是不真实的,好多都没有解决,还90%以上。”郭世元11月11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通过信访解决是很难的,政府都不作为,解决不了总得去反映问题。

周志银上访了12年,他说,“陕西的访民情况都不乐观,都不好,几乎没有解决的,有的关押,有的判刑,有的长期监视居住,失去自由。”“我的案子都没有解决,由一个事情发展到十几个事情,一个都没有解决,只是打击报复,迫害。”

周志银表示,每次北京有重大活动、开会,当局就提前一个月把他控制着,以前是关黑监狱,一关就是一个多月,这两年因疫情没去北京,在家里也是长期遭到跟踪,走哪里跟到哪里。

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前往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同时,各地政府信访办也有无数访民进行个访或群访。

来自大陆各地访民,他们的诉求包括腐败问题、警察暴行、强征土地、劳务纠纷等各种案件。但在中共上访体系中,访民获得成功的个案少之又少。

网络杂志《纵览中国》2017年刊登署名茉莉的文章说,据估计当今中国大约有二千万访民。文章说,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于建嵘教授的团队曾对2000多名访民做过调查,发现只有3人通过上访解决了问题,有60%以上的人因上访被当局关押过。

近年来,中共领导人外访或到国内考察也常常遭遇访民喊冤告御状的尴尬场面。

2019年4月3日,中美两国代表在美国华盛顿展开第九轮的贸易磋商,中共副总理刘鹤离开酒店前往谈判场地,再度遭遇大陆访民举牌抗议的事件。

2016年9月,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纽约参加联大会议,途中遭到大陆访民拦截。

2015年6月16日,习近平考察贵州遵义时,有女子试图拦车伸冤被阻。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信访制度过去一直被视为是缓解社会矛盾,下情上达的一个渠道,同时也是大众通过信访对各级地方官员进行一定程度事实上的监督作用。但现在随着中共对社会的控制越来越严厉,越来越接近当年毛泽东时代的无死角管控的时候,就是权力监督越来越弱化的时候,那么信访的难度也越大。也就是说,党对基层的控制越强,信访触及的问责范围必然就越大,要想得到解决的可能性也就越低。这个宏观上的大趋势近年一直都在愈演愈烈。官方所说的化解率90%,其实不是化解了,而是用暴力维稳的方式强行压下去了。

唐靖远说,从另一个角度,当局在意识形态上越来越走向极左,那么任何中共官员或组织的违法黑幕被曝光,都将被视为是抹黑执政党的政治问题,而非正常的司法问题,这使得本已非常脆弱的司法制度更加容易被官员抛开,直接以权代法,那么赖以勉强维持的信访法律制度,自然也被日益削弱,大量信访案件无法得到解决也就顺理成章,这是极权社会必然走向的趋势:社会矛盾基于体制因素无法得到解决,只会不断积累、尖锐化,最终引发崩溃。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分析:中共控制舆论 封杀所有疫情真实信息
【内幕】原“610”高官彭波神秘的特务身份
【内幕】揭秘福建惠安的特殊安全维稳小组
【内幕】陕西将“直播带货”纳入党建
最热视频
【微视频】赌王周焯华被查 揭红电影洗脑又洗钱
【远见快评】Omicron惊全球2原因 有专家说不可怕
【拍案惊奇】Omicron可怕3特质 钟南山趁机带货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况发表讲话
【新闻看点】Omicron疫苗可量产 科兴又抢先机?
【秦鹏直播】新版桃太郎故事:七国帮台造潜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