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程翔:共产式选举首搬香港 违反《基本法》

人气 1705

【大纪元2021年1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理尔、梁珍香港报导)12月19日就是港府“完善后”的香港选举日。夏宝龙发声以后,香港多位高官都出来催市民投票。本报《珍言真语》是次访问,邀请了资深时事评论员程翔,分析香港首次面临的情况。“这次的投票,是香港第一次实行一种共产主义式的选举。在中国大陆呢,所有,无论人大也好,直至最基层的所谓选举,它的特点就是由党委去决定谁有资格出来选。”

程翔认为香港现在实际上实行一套大陆式的选举。所有参选人都是事先由中共的党组织认可的,无论谁当选都是执行党的意志的人,现在这件事很不幸就第一次搬到香港。港英时代选举都不会预先由权力机构去决定谁有资格参选,这一点就很值得大家去警惕和注意了。这是违背《基本法》的,《基本法》第五条说得很清楚,“香港不实行社会主义”,当然包括不实行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这次的选举是跟《基本法》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基本法》规定循序渐进,最终实现普选,这个选举制度就是明显地向后退。”

程翔:这次的投票,是香港第一次实行一种共产主义式的选举。在中国大陆呢,所有,无论人大也好,直至最基层的所谓选举,它的特点就是由党委去决定谁有资格出来选。(大纪元制图)

新选举制度违反《基本法》 比港英时代更倒退

“在制定《基本法》的过程中,中国大陆的草委和香港的草委曾经就这个问题进行了3次的讨论。第1次就是讨论特首经普选产生,第2次是讨论立法会最终由普选产生。第3次的讨论是在《基本法》即将全民通过之前,再逐条审议的时候,又再讨论1次普选的定义,那两地的专家经过了3次的讨论,对普选的定义都有个共识,就是人人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程翔指问题是,“这个只不过是在普选定义之中的所谓的选举权,至于被选举权,没有。”这次很多被DQ的人,被剥夺被选举权。港英时期的选举,至少没有政治审查过程,愿意参选的人只要取得一定数量的市民的提名,就可以合资格参选,在新的选举制度之下,起码设了两道关卡来筛选。包括李家超领衔的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你是不是爱国爱港。他们就制定了一个所谓正面的行为清单,还有负面的行为清单,然后将每一个人的言行,对照清单来决定你是否足够爱国爱港。 第2关就是由选举委员会去提名,选举委员会全都是亲中共的人。“那你说亲中共的人会不会随便放一个,他们认为不够爱国的人去参选呢?”

曾有民主往绩的即使投诚也受中共忌惮

“这次你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譬如汤家骅,说一句不好听的就是民主叛徒。离开公民党另外创立‘民主思路’,他都出来抱怨说,民主思路的人拿不够选举委员会的提名。说明即使汤家骅宣布效忠北京,得到林郑钦赐他一个行政会议成员的资格,但是他的党羽都拿不够足够的提名。说明中共眼中,你一旦曾经有走民主路的往迹,它对你都处处防范。选举委员会是帮中共把关,确保任何有民主意识的人都不可能参选。“我就觉得这次整体来说,这个这样的选举,彻底地违背《基本法》的规定,违背正常选举应有的运作。又违背了邓小平很多的规定。”

所谓“民主派”只是未来立法会的花瓶

“难道有些民主党的人能够进去吗?所谓民主派,是狄志远、黄成智,或者冯检基,在民主派的阵营之中,大家怎么看他们呢?大家心中有数了。他们就是会成为未来立法会的花瓶。”程翔分析所谓8大党派共同参政,不能够发挥参政党的作用,最大的政治作用就是做花瓶。“让中共可以告诉全世界,我都有民主啊,我都有这个反对党啊等等。它一定要保留几个花瓶式的人物,去堵塞外界的质疑。我绝对不相信他们能够起到实质的参政、议政的作用。”他又说由夏宝龙出来讲什么五光十色,然后威胁民主党不可以不参选,不参选就自绝于人民,实际上反映到中共是很虚怯。虚怯到连钟庭耀要搞民调,问人们投不投白票,用到“港版国安法”来威胁。

林郑权迷心窍联发伟论

林郑接受中共的喉舌《环球时报》专访时,说政府公信力越高,反而投票率就会降低,因为民众是没有强烈诉求,要求选择议员去监察政府的施政,觉得投票率的高低不代表什么。程翔直言她是“乱讲”,这次投票率不可以预估是高还是低,中共式选举自然会受到香港市民的抵制。如果中共有信心这套是完善了的选举制度,何必要去大力宣传投票率。

“每年考第一的人会讲出这样不合逻辑的说法,这只是反映她自己心中有恐慌,就是市民以投票率低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所以她就歪曲成为谬论,将明明市民投票率低是反映对政府的不满,说成因为市民对政府满意度高、不需要怎么去改进,所以投票率就低,这些完全是不符合逻辑的东西,但对一些权迷心窍的人,她就会乱说话了。”

中共因恐惧使出无稽招数 掩饰投票率低落

“中共有一个文胆叫做田飞龙甚至提出,用总体投票率来拉高所谓投票率。什么叫投票率?就是选举那一天,合资格的选民,有多少个出来投票,计算市民投票的比率,地区直选的议席大幅度减少的时候,投票率自然就低。所以田飞龙就设计一个很荒谬的方案,叫做综合投票率,将选举委员会的投票率、功能组别的投票率、地区直选的投票率,三者加起来,拿出一个平均。”程翔说。

他解释说道,选举委员会全是中共的人,投票率一定是高,另外因为现在有很多新兴的功能组别,全部都是共产党背后的组织,共产党可以指挥动员的,投票率也一定高。市民甘心去投票的,只反映在地区直选的投票率。中共因为担心投票率低,就挖空心思想出这样的招数,以便提高那个投票率。“这足以看到它们对这次市民的反应、市民对这次选举的反应极其冷淡的一种恐惧。”@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Omicron袭香港 林郑:通关是“镜花水月”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何良懋:周焯华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赌城或崩解
郑文杰:伦敦唐人街袭击事件早有预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江西警察做假 胡鑫宇录音笔藏真相
【天亮时分】北约秘书长警告 2月24日俄乌决战
【财商天下】东南沿海“抢人大战” 45年来最激烈
【秦鹏观察】大外宣替中共活摘器官洗地
【晚间新闻】大陆惊爆青少年墓园宣誓捐器官
【菁英论坛】中国染疫冠全球 高压是免疫力杀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