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自由 穿越“达连隘口”的中国逃亡者

人气 9124

【大纪元2021年12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十几个华人家庭穿越南美原始丛林,乘船渡海、溯溪,目的地是美国。他们分批从厄瓜多尔出发,徒步经过哥伦比亚和巴拿马之间,进入危险重重的热带雨林无人区“达连隘口”(Darien Gap),再辗转进入墨西哥。

郑刚溯溪穿越热带雨林无人区“达连隘口”(Darien Gap)。(郑刚提供)

但这不是探险旅游,而是为了躲避中共暴政的千里大逃亡。这数十位中国难民,准备奔赴美国寻求庇护

在大陆从事建筑行业、担任建造师的郑刚,因长期帮助民工维权以及在网络上发表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的言论,被中共警察盯上。他遭警方恐吓、殴打,但雪上加霜的还有香港“国安法”,他因而出逃,踏上这条艰险的逃亡路。

郑刚(前右二)为躲避中共暴政,踏上逃亡路。(郑刚提供)

遭中共警察恐吓、虐打

曾参加1989年六四学运的郑刚说:“当时还以为可以改变中共、政府可以改良,但现在对中共彻底失望。”因当年六四运动时,香港人曾多方帮助大陆学生出逃,所以郑刚对香港一直有种情怀。除了金钱上援助香港,他还于2020年1月亲赴香港实地参与活动,声援香港人。他说:“香港也大力支持过我们,所以对香港感情比较深,我支持‘反送中’运动,香港各方面都需要我们支持、回报。”

郑刚回忆参加香港集会时,很多香港人赞许他身为大陆人还愿意站出来支持香港。他说:“其实很多人支持香港。我还看到一个(大陆)年轻人上台公开反对中共,甚至公布了身份证。”

郑刚从香港回到大陆不久,微信就被封号了。那段期间他很小心,几乎没有发表“特殊”言论,也没有使用“敏感词”,他推测可能是手机定位使自己被警方盯上。大约又过了半个月,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要求他前去协助调查。一开始郑刚还以工作忙为借口,后来警察很强硬,非要他去派出所,不然就上门抓人。

晚上8点多,郑刚去了派出所,警察把他铐在不锈钢椅子上审问。警察威胁称郑刚违反香港“国安法”,批评他的网络言论有问题,之后开始用警棍殴打他。因为实在忍不住虐打,郑刚回答了几个香港的问题,但他知道绝不能认罪。他接触过的民主人士,认罪后的下场都很惨。

后来又来了个类似打手的人逼问郑刚,要他承认参与“反送中”运动,但郑刚咬紧牙关,始终不承认。他刻意不带手机去派出所,避免警察查看。郑刚还揶揄地告诉警察:“我用的是华为手机,你们要查很容易。”没想到,警察还真的登入账号,去查看他的通讯记录。

直到晚上1点多,派出所突然抓了十几个赌博的疑犯,因为人满为患,郑刚就被释放了。但警察要他随时接听电话配合调查。

中共法规徒有虚名 行业腐败成风

中国的医疗费用高昂,郑刚不想去大医院浪费钱,也不敢让人知道自己是被警察打伤,只好推说是交通事故。他找了一间民工们常去的私人诊所治疗,住了三天后出院。

他说:“我请假三天,但被扣了一个星期的薪资。”中共体制下,大陆的各种医疗保险、劳工保障都有,但从没有落实。他最后一份工作,做了十个月,但有三个月的薪水没拿到。

郑刚说:“建造师的体力活虽然没有民工那么多,但工作时间差不多。我们要去工地指导、要开会,超时工作是常态。”他工作廿年以来,遇到没有拖欠工资的工程极少。很多民工、承包商都被积欠钱款,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上访、维权。

中国建筑行业表面光鲜,但内里贪污腐败非常严重。“1亿元的工程,可能只需要6,000万。官员、建商分掉了4,000万。”郑刚举例,几个市政府的小文员到工地巡视,每个人至少就拿了3,000元,因为要请吃饭、按摩、足浴。“房价再怎么涨,普通工程的民工、小承包商都不会分到一杯羹。”他说。

郑刚原计划今年6月4日离开大陆,但遇到一些问题,延迟一天才得以离境。他说,在塞尔维亚时遇到一个香港人,对方无法理解中国人的生活现况,“香港人几乎无法理解,大陆中底层人的生活无法被看见。人们只看得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繁华。”

决心赴美 不悔艰险寻自由

在海外,郑刚获取了一些资讯与建议,决定从厄瓜多尔步行赴美国寻求庇护。他抵达厄瓜多尔后,得知有几个中国家庭和他有类似的经历。他遇到了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参加了冲击立法会的张文。张文是内蒙古人,曾在台湾申请政治庇护,鉴于台湾还没有相关的《难民法》,张文有可能面临被遣返的危险。因害怕受中共迫害,张文也决定前往美国。

郑刚表示,这个团队里有数十位中国人是为了躲避中共暴政而出逃,大家一见如故,分别走不同的路线在不同时间点出发。每条路线的价钱与行走难易程度不一,他选择的是最容易、也最昂贵的路线,但此途仍然困难重重。

郑刚每天早上4点多启程爬山,不停歇地走。山路皆是泥泞,就算是穿长筒雪鞋也都会进水。他说:“踩进去泥都陷到膝盖,我用手去抓住树,帮助自己去攀岩,但树上有刺,扎满了手。我都疼出眼泪,但拔出刺,还要继续走。”

丛林里时常下雨,每个人浑身上下都淋透了。走一阵子,就要把鞋子里的水倒出来,郑刚浑身上下没有一寸是干的,每天都穿着湿衣服睡觉。经过18天,他才穿越无人区,抵达墨西哥南部。在茂密的热带雨林里,面临野生动物袭击、缺乏安全饮水等困境都没有让郑刚萌生退意,他说:“尽管危险重重,但离开中共统治,才有希望,我不后悔,我要追寻的是真正的自由。”

为了下一代

郑刚还有一个心愿,就是要让五岁的小女儿离开中共的教育系统,他说:“不把她接出来,就无法融入世界的主流价值观,太残忍了。”

郑刚的女儿从就读幼儿园就开始被洗脑,老师要学生热爱共产党、讨厌日本人。女儿回到家,郑刚就对她“反洗脑”,老师发现以后就开始歧视和刁难她。

“为了下一代,我一定要逃出来。”郑刚说,目前他已赴国际难民营登记,准备进入美国,“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再艰难都没有后悔,因为自由很重要,我要找到一条路接家人出来。”◇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海外民运组织联手 救援滞巴哈马中国难民
洛杉矶港人纪念8‧31事件 揭港警打人真相
香港大陆出逃者 洛城中领馆前贺双十国庆
美出台临时庇护DED细则 洛城港人谈影响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上海称将推复商复市 评论翻车
【直播预告】美国会将就UFO举行听证会
【思想领袖】自由开放的科学讨论遭大科企封杀
【拍案惊奇】李克强掌军权了吗?军方官媒喊话
【微视频】印度停止小麦出口 中国却割“青苗”
【未解之谜】动物的超能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