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白兵:“大重构”欲掌控世界

封城封区背后是为夺取民众的自由

人气 438

【大纪元2021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一舒、梁珍香港报导)中共病毒疫情采取的封城等措施,让很多民众被迫困在家中,失去了人们拥有的基本自由。紧接着今年(2021年)初,俗称“达沃斯论坛”世界经济论坛在线上会议上,提出“大重构”(The Great Reset)议题,它的实质是什么?而为什么有人说“大重构”是全球精英策划的一个阴谋?它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呢?

大重构”企图掌控这个世界

香港时事评论员、YouTuber白兵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大重构”这个概念存在已超过10年了,现在背后隐藏的一帮精英以疫情为由,企图掌控民众的自由、掌控这个世界,“无论是民主的国家,还是极权的国家都好,政府都是会想用一些方法去控制人民的”,若“我们自愿放弃自由,这个才是最恐怖的东西!”以致“深层政府、中共这样的极权就可从中剥削了我们的自由。它剥夺了之后是不会再还给我们的”。

“大重构”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及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早在去年(2020年)10月,他和法国人蒂埃里.马勒雷(Thierry Malleret)合作出版了一本新书,书名叫《后疫情时代:大重构》,封面上是一个正在被扭动“重塑”的魔方,似乎暗示了他们的构思。

施瓦布在书中谈到的“大重构”,涉及到这个世界的经济、社会、地缘政治、环境、技术及企业等各个方面,并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甚至是在人性层面,他都提出了重构的构思。而书上这些内容恰恰被融入年初这次会议上“大重构”提出的七大方面,包括驾驭第四次工业革命、加强区域发展、振兴全球合作等。

“大重构”的构思来自西方 和共产主义全球革命相吻合

“大重构”的构思来自西方和共产主义全球革命相吻合,正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几年前就预见了今天。白兵说:“其实无论是民主的国家,还是极权的国家都好,政府都是会想用一些方法去控制人民的,因为可以令到人民(臣服)。”

封城背后是为夺取民众的自由

疫情下,中共的封城做法成为各国精英们效仿的做法。白兵说,封城的措施,即使在美国也好,其实不是用来抗疫的,“其实都是背后,大家知道拜登的团队也好、深层国家也好,它们都是用尽了所有的方法,去夺取我们的自由和奴化我们,这个大家可能觉得,有没有这样的阴谋论,有没有这么恐怖呢?”

自愿的“放弃”自由是最恐怖的

封城如果不是为了防疫,是为了什么呢?白兵分析说,在政府以疫情为由的管控下,“更加在政府的规划底下,慢慢就可以做到,我们越来越放弃我们的自由,我们是没有不戴口罩的自由的,我们是没有上街的自由,因为它要封城、封区,我是没有做生意的自由的,这样就逐步地剥夺了我们的自由。”

但比言论自由受到控制更严重的是,“最恐怖的是那个是什么呢?很多人都是自愿的,这才是最恐怖的,今天那个人硬要你坐牢,判你冤狱,你一定是很不愤的,一定要报仇,一定是很反抗这件事情的,但是如果你是自愿的话就没有办法了。”

“如果我们今天真的是为了一个所谓的瘟疫,都不知道算不算瘟疫的一个病,而我们主动放弃自由的话,这个就是所谓的深层国家或者是所谓的邪恶的势力,它们是赢了那个位置。”白兵强调,被剥夺了的自由是不会再还给民众的。

民主要靠人民自己去争取

现在美国选举舞弊,总统拜登一个月内接连签署四十多项行政命令,是不是民主已经不可信了呢?白兵说,这个制度不管有多好,都需要人民去执行的,这才是民主的重点,即主权在民。“那你有没有尽到你作为人民的职责,有没有尽到作为人民应有的责任,去监察这个政府,去为自己的利益去谋取,或者你只是投票那天(才行使民主)?”

白兵斥责政府的“封杀令”,让人失去了自由,违反了人权。他说,“不自由,毋宁死”。如前两年的街头抗争,如果政府将港人“送中”,就剥夺了港人在香港应有的法治审讯。“你当时为什么要游行?只是因为警察暴力?那大家就是要再重新思考过,根本这个核心的问题是在哪里?就是自由才是最重要的。”

“大重构”实质是发展社会主义

今天的美国,明显是向社会主义发展。美国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的研究助理费格斯.霍奇森(Fergus Hodgson),在给英文大纪元所写的专栏文章中指出,大重构其实就是藉环保主义和全球主义,在全世界大搞社会主义。白兵说,列根曾说过,如果这个共产主义会回来的话,它是一定以社会主义的方式来重临美国。

“比如今天你在家里开party,你管得了我在里面做什么呢,我又不是做犯法的事情,是吧,我真的不是犯法嘛。我只是和一帮朋友在吃饭而已,你就进来说我违反了‘限聚令’,这就是破坏了私有产权。这个东西一旦破坏了的话,基本上就已经不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已经是违反了人权违反了自由。”

极权是有极限的 不互相告发 它的效率会很低

在世界极权及精英们推动“大重构”之时,人民如何觉醒?白兵说,其实我们每个人在社会上都有自己的一个价值。“极权是有极限的。极权不管它多厉害,它都有一个极限。它不能够操控着每一个人,它没有那么多人手,即使现在有很多的科技监控,它都需要执法的人员的。”

“极权的极限就是,如果没有人告发的话,它的效率是很低的,如果极权的效率很低,人民就有喘息的空间,就有休息的空间,就有储存力量的时间”。白兵举例说,为什么当年会搞到人民斗人民呢?要开批斗大会啊,让那些红卫兵都出来,“哎,有些红卫兵是受到中共的支援,有很多是自愿的,它为什么要塑造这么一个意识形态,你是毛泽东那一派就是正确的,总之社会是要进步的,不进步的那些右派就是错误的,它塑造的这种社会对立就是要你做免费劳工,帮它告发”。他希望港人不要如当年被洗脑的大陆人一样,互相告发。

港人永不放弃

疫情封区在香港不时出现,但港人不放弃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白兵说,香港人是全球最聪明的人,IQ是最高,“那你会找一些什么人做实验呢?我就会找最聪明的人做实验,如果最聪明的那帮人都会因为这个疫症而放弃自由的话,全球的人都会这么做”。@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林晓旭:世卫背书中共 调查真相难
【珍言真语】黄浩华:港人为何拒“安心出行”
【珍言真语】汤伟雄:拒“安心出行”结束健身室
【珍言真语】钟剑华:年轻港人绝望 移民创新高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有冇搞错】旧军队新装备 中共战力大有疑问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