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位首批中国留苏生的觉醒心路

人气 221

【大纪元2021年02月08日讯】一九五六年,中共选派了三十位年轻人去苏联高等院校学习计算机。孙乐之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担任了莫斯科动力学院中国留学生的队长、党支部书记,可以说深得“组织”上的信任。

今年1月19日,孙乐之在明慧网撰文,详尽讲述了他是如何用大半辈子所见的事实,彻底认清共产邪党本质,从而走上修炼之途的经过。

孙乐之出生在北方一个边远的农村。四十年代初“八路”为了所谓的“开辟地区”,夜间偷偷摸摸的来到他们村里,晚上,把妨碍他们的老乡叫出门用铁锨打死,推到河里冰洞里。他们还要求家家把狗都杀死。

后来“八路”在他们那个地区还搞什么“减租减息”。四六年搞“打土豪,分田地”,斗地主。在所谓的“土改”斗争会上活活把村里一对父子打死。

孙乐之说:“我那时受共产邪党的洗脑,还以为共产党闹革命杀死‘恶霸地主’和‘反革命’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才知道反革命(反对共产党)才是对的,才在理上。中共邪党自从在中国篡政以来,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大跃进等运动中害死了八千多万人。我看到的事实:中共邪党就是靠杀人起家的。”

孙乐之的爷爷一生辛勤劳动,经常跟他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他卖了自己种地收获的粮食,有了钱就置地,到他四十多岁时,爷爷按拥有土地的数量已是全县一个大地主了。同时,他做善事,比如出钱支持儿子办“义学”,买防天花的疫苗给各村的孩子及学生接种疫苗,经常帮助人,等等,这在全县也是人人知晓的。

在爷爷的主持下,全家老少都下地劳动。孙乐之记得,他八岁就跟爷爷下地干活,他奶奶、妈妈也都下地劳作。可他小时候看共产党炮制的《白毛女》,却觉的地主太坏,以为“斗地主”是对的,要和地主家庭“划清界限”。后来,当他读到关于白毛女、黄世仁的真实故事时,才知道自己几十年都生活在邪党的欺骗中。

四、五十年代,恶党从地主手里夺去了土地和财产,“打土豪分田地”,为的是破坏中国社会传统的架构,挟持农民,窃取政权。没有几年,中共恶党搞“人民公社”又从农民手里把土地收归国有。现在全中国亿万农民都成了“二等公民”、“三等公民”(其实根本没有“公民”的权益)。

一九四七年土改后,母亲带着孙乐之和他妹妹从“解放区”逃到“敌战区”,来到北平,找到他流亡在外的父亲。在北平没有被“解放”的那两年里,他家的生活很困难。他拾过废铁、卖过报纸,后来考上了中学。

一九四九年恶党占领北平后,把他们的子弟(现在叫红二代)学校也迁到北京,并和孙乐之就读的中学合并成了师大附中二、三部。那时,他一个从农村刚到大城市的苦孩子,好不容易考上了中学,就想好好念书,所以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再加上父亲给他解除了小时包办的订婚,他就成了学校“反封建”的典型。“干部子弟”们正好要在“普通班”建立团组织,所以他就被他们选中入了团。

后来,因为成绩好,孙乐之又被保送到高中,又以同样的方式入了党。之后又到苏联留学。这样就结识了一些“红二代”同学。他说:“在这段时间里,我被刘少奇的‘黑修养’洗脑,那就是,梦想学成回国为国效劳。”

从苏联回国之后,正值文化大革命初期,孙乐之当时三十岁左右,担任一个研究室的领导。作为一个小“走资派”,他被夺了权,关进“牛棚”,戴高帽子被批斗、被游街、被开除党籍,受尽各种打、骂、侮辱!

被关进“牛棚”的那三年,他几乎每天都被“造反派”批斗、天天刷厕所、打扫楼道等等。那个年代,中共恶党用一张大字报就能把他们的国家主席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把他们的军头给活活折磨致死,有目共睹;毁灭老百姓的人生,更不在话下。

那时,恶党还搞什么“三线”,把他们这些和那些从美国欺骗来的技术“专家、学者”都逼到所谓的“三线”。他们从零做起建立环境,好不容易可以开始工作了,没过几年,恶党就把这些设备和财产都丢在了大山沟里,回到城里,再从新建所、建厂!

“总之,我的青年时代就是在共产恶党的欺压、恐吓之下度过的,报国不能。恶党毁了我们这一代人。”回忆过往的这段经历,孙乐之感慨万千。

一九八九年“六四”时,孙乐之家就住在北京西城木樨地,他们的住房离阜外医院后门很近。那天晚上,他和太太在木樨地十字路口等儿子。后来家人告诉他们:儿子已经回家了。他们马上回家,刚进家门就听到枪声。

他家阳台朝南,在阳台上他们听到流弹声和士兵的喊声:“不要跑!”还听到邻居们的喊声:“快点送医院!”再看,西长安街一直到天安门形成一片火海。这时已近午夜了,中共竟然在广播中讲:“没开一枪”、“朝天开枪”、“打的是橡皮子弹。”

孙乐之说:“我们亲眼见到,打在木樨地十字路口铁隔栏上的子弹是开花弹。我们的一个侄女半夜突然歇斯底里的喊叫,等她平静下了之后,我们问她怎么回事?她说:‘白天我去了阜外医院,看见很多的死、伤的人,把我吓坏了!’”

起初,孙乐之对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动只是表同情。但是,在事实面前,他认识到:无论中共恶党干了多少坏事、恶事,他们都不忘标榜自己“伟、光、正”!时至今天,中共恶党不但继续用谎言欺骗中国人民,还欺骗全世界人民。

一九九七年,因为对中共彻底失望,孙乐之决心砸掉“铁饭碗”,凭自己的本事做事来养家糊口。他写了离职报告,到了当时北京的一个“集体企业”,在回访莫斯科母校时搞了一个中苏合资公司。后来,他这家公司任职,常驻莫斯科。

一九九七年,孙乐之的太太得了类风湿,医生说这是不治之症。他们当时真是西医治不好了找中医治,中医治不好了找气功治。一九九八年中国新年,在北京,他太太终于找到了宝书《转法轮》和法轮功炼功点。

她刚开始修炼就有亲人告诫:“法轮功已经被政府‘定性’了。您要小心!”他太太说:只有法轮功能治我的病,我就是要炼!

他们回到莫斯科,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太太的病就奇迹般好了。在这之前,孙乐之一直不信什么气功,但在事实面前,他感到法轮功不同于一般的气功。那年四月,他也开始修炼了。从此,他的各种病也不知不觉的好了,医生嘱咐他出门必带的急救药盒也丢在了一边。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问世,孙乐之和太太严正声明“退出邪党及其一切组织”,开始了人生的新旅途。

在文章的最后,孙乐之动情的说:中国共产党是西来的幽灵,假、恶、暴是它的本质。它杀人、篡政。自一九九九年,这二十一年来,他们采用各种酷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可以说是坏事做绝,罄竹难书。在这末劫之末,善恶已经分清。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淘汰十恶不赦的坏人,那些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恶人正在受到天惩。我希望我的老同学们,能及时认清中共本质,远离中共,每日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度过劫难。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汇文:不惑之年的初醒
刘鸣:中共的存在过程就是和人性做斗争的过程
芸莲:“中共恶魔”附体中华,建立魔教红色帝国
王友群:由傅奎新任中纪委副书记想到的
最热视频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有冇搞错】澳门“黑色产业链”内幕
何良懋:周焯华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赌城或崩解
【探索时分】台湾需要核潜艇吗?
【拍案惊奇】盘古大观龙头被斩 民间上书李克强
【微视频】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变种毒性如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