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由傅奎新任中纪委副书记想到的

人气 7492

【大纪元2021年01月27日讯】1月22日,是我从北京飞抵美国纽约六周年纪念日。一转眼,我已进入在美国生活的第七个年头了。时光飞逝,沧桑巨变。

近些年来,常看到我曾经的老同事被提拔重用的报导。

1月22日至24日召开的中纪委五次全会上,我曾经的老同事傅奎,被提拔为中纪委副书记。傅奎1962年生,大我一岁。我们曾同住北京亚运村的一栋楼,同坐一辆班车上班,同在一处办公楼工作,当时,傅奎是正处级官员,我是副处级官员。如今,傅奎已成为正部长级官员。作为从政的人来说,能够被提拔重用,自然是一件好事。

去年10月,我曾经的老同事孟祥锋,被提拔为中央办公厅常务副主任。孟祥锋1964年生,比我小一岁。我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作时,孟祥锋在《中国纪检监察报》当记者,经常看到他在一线的采访报导。短短21年间,孟祥锋也成了正部长级官员。有报导说,孟祥峰“今后将可能成为中南海大管家”,“中共二十大有望进入政治局并兼任中办主任”。

去年3月,我曾经的老同事孙立成,被提拔为济南市委书记。此前,孙立成先后任贵州省副省长、山东省副省长、山东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等。当年,孙立成曾任中纪委常委傅杰的秘书。一度,傅杰选定我接替孙立成担任他的秘书,但因时任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反对而作罢。孙立成早在2016年就成了副省(部)级官员。

以上三位,都是我的老领导尉健行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时的老部下,无疑都是受现任中共最高层领导信任的人,因为副省(部)级及以上官员的任命,必须经中共政治局讨论通过。从老百姓的角度说,三位都是有“锦绣前程”的“60后”高官。

1月22日,习近平在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讲,腐败仍是“最大风险”,威胁“政治安全”,要如何如何。上面提到的我的三位老同事,都是长期从事反腐败工作的,对于中共到底已经腐败到什么程度,都心知肚明。

习近平上台的头五年“反腐打虎”,查办了440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2015年9月1日,香港有中共军方背景的《环球新闻时讯》杂志,发表了《党政军老虎扎堆 源头难辞其咎》一文。文章称,被习抓捕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前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为新“四人帮”

文章写道:“新‘四人帮’其实依附着一个共同的‘老板’”。这个共同的“老板”是谁呢?作者明确指出,就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此前,新“四人帮”的问题一直有人举报,但是,就因为“江泽民的庇护,这些人非但未受查处,而是官运亨通、不断升迁。就这样,大伞护小伞,蔚为壮观,组成了如今最为庞大的中国腐败网”。

文章称:“对权力的眷恋,倒行逆施,让身处权力顶点十余年的江泽民,亲手打造了一张巨大的贪腐网络,提拔了无数巨贪。从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三人所犯之事就可以看出,当时的中国,上梁不正下梁歪,骨子里已经坏了,爬满了蛀虫。”

也就是说,江泽民是当今中共党政军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当时,习近平讲了很多狠话,直接批“太上皇”,声称反腐败“上不封顶”,“任何人都不能心存侥幸,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但是,时至今日,习近平动江泽民了吗?习不抓捕江泽民,谈反腐败,怎么反?无非继续选择性反腐而已。

“江泽民利益集团”的第二号人物曾庆红,当中央组织部长时,或当分管中央组织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时,提拔重用了一大批严重腐败分子,包括“上海帮”、“江西帮”、“石油帮”、“港澳帮”、“国安帮”的许多高官。

曾庆红家族,可能是仅次于江泽民家族的中共最腐败家族。曾庆红的儿子曾伟,2008年,在澳大利亚花3,240万澳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购买了一栋超级豪宅,且不是分期付款,是一次付清。之后,曾伟提出再花500万澳元(约合4千万元人民币)翻新豪宅,被当地政府拒绝,消息传出,轰动整个澳洲。当地媒体对此有详细报导。2010年4月,澳洲媒体Fairfax证实:曾伟是通过“投资移民”移居澳洲,2009年获澳洲永久居民身份的。

曾庆红有个弟弟叫曾庆淮,曾庆淮有个女儿叫曾宝宝。曾宝宝是香港花样年集团的创始人、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多年一直隐居幕后。去年1月,曾宝宝高调复出,亲自担任花样年地产集团首席执行官,同时,担任花样年中国集团战略规划委员会主席,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汉、成都“五大区域”,全面扩展其“事业版图”。与“花样年”有密切关系的中共政要有多少?最近因贪腐17.88亿元被判死刑的前中共华融公司董事长赖小民,是其中之一。

2015年2月25日,中纪委网站发表署名“习骅”的文章《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外界普遍认为,“庆亲王”暗指曾庆红。不少人据此推断,习近平可能准备抓捕曾庆红了。但是,时至今日,习抓捕曾庆红了吗?习不抓捕曾庆红,而谈反腐败,也就是抓几个“倒楣的”而已,决非真反腐。

还有,2015年1月16日,中纪委网站宣布,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之后,牵出流亡美国的中国亿万富豪郭文贵。2017年4月19日,中共外交部证实,已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郭文贵向成员国发出“红色通缉令”。

这里,不涉及郭文贵与马建的关系问题,着重谈另一个与中共到底有多腐败相关的问题。中共十九大前夕,2017年5月24日,中共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彦平一行四人,到美国纽约第五大道荷兰雪莉酒店18层郭的住所,与郭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

刘彦平与郭文贵谈判前,在国内,已对郭做出两大让步:一是承诺派专人将郭的妻子岳庆芝、女儿郭美送到美国来;二是将被关押的郭的四哥、六哥释放了。在2017年5月24日的具体谈判中,刘彦平亲口保证:郭的妻儿可自由出入中国;只要郭愿意配合,停止爆料中共腐败问题,可以保释郭的侄女郭丽杰等。

试想一下,当时,郭是中共的“红通要犯”,中共竟然派一个副部级高官,专程到美国与之谈判,竟然主动派专人把郭的妻子女儿送到美国,竟然答应郭一个又一个条件。这说明了什么?很显然,中共高官百分之百有严重犯罪证据在郭手上。

尤其是,刘彦平在谈判中,还跟“红通要犯”谈了中共最高层的腐败问题,如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在习近平的办公室搞窃密行动;他老婆谷丽萍,在民生银行,三年不上班,一年拿三百多万,吃空饷。关于薄熙来,刘彦平说:他当大连市长时,看上一个女模特队的队长,两人好上后,这个模特说,她和一“渔村”(饭店)老板有矛盾,请薄熙来帮她出这口恶气。结果,薄熙来“就把人家哥仨给办了”。咋办的呢?两兄弟被罗织罪名关进监狱,老三被杀害。

刘彦平在美国与郭文贵谈话,都被录了音。这个录音被放在互联网上,在海外,人人都可以看到、听到。几乎与刘彦平到美国的同时,时任公安部副部级官员孙力军也到了美国。身在华盛顿的孙力军,多次反复给郭打电话,提出:无论如何,要跟郭见上一面。由于美国联邦调查局坚决反对,最终没见成。孙力军与郭文贵的通话,也全部被录了音,在网上也可以看到、听到。

刘彦平、孙力军两个中共副部级官员到美国见郭文贵,透过录音及根据录音整理的文字,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共高层极端腐败的黑幕,远远超出老百姓能够想像到的程度。

2013年1月,十八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发起“反腐打虎”运动;到2021年1月,十九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还在讲腐败是中共面临的最大风险。为什么?中共这个党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之所在。

中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党?我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认识过程。我曾师从“当代中国著名马克思理论家”高放教授,曾经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曾经是《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之一,曾经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试行)》的释义者之一,曾经是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在的北京市西城区合法公民。

我从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到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日,这是到当时为止我有生以来各方面表面最好的4年多。然而,仅因为我就法轮功问题向江泽民讲了真话,从1999年“7.20”当天起,我被隔离审查。之后,被开除党籍,辞退回家。之后,成为“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我的住所和行为受到公安机关长时间没完没了地非法监控。

为维护我正当合法的权益,我开始以寄挂号信的方式,跟包括江泽民在内的中共最高层官员表达诉求。但是,无论我引用毛泽东、邓小平的话,还是引用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话,没有一位中共最高层官员,按照毛、邓、江、胡、习的话做。我引用中共制定的宪法等法律法规的明文规定,没有一位中共最高层官员“依法办事”。中共最高层官员,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说一套,做一套。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

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在认真阅读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中共从根上就是邪的。中共的老祖宗,不是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而是西方信奉撒旦的马克思;中共的理论源头,不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而是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其实质是“假、恶、斗”;中共不是在中华大地上土生土长的,而是在“国外敌对势力”——苏联共产党的操控下建立的;中共的历史,前28年是不择手段颠覆中国的合法政权——中华民国,后71年是不择手段维护中共极权统治;中共党员,生前不是炎黄子孙,而是马列子孙,死后都要去见马克思。

到美国后,我静下心来,细致研究了一下“百年共产党历史”。每当我深入历史的深处,看到那些邪恶丑陋至极的东西的时候,常常两眼望着窗外,半晌无语,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说:“人类历史上找不到比中共更坏的党了,真正了解中共真相的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中共。”

当我看到美国参议员约翰‧肯尼迪说“绝对不能相信中共,永远都不能相信,即使中共死了两天,也要防止它装死”时,我认为,他是真正明白中共是怎么回事的美国人。

经过几年的研究,我得出的结论有五:第一,中共是全世界杀人最多的政党;第二,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卖国政党;第三,中共是全世界破坏传统文化最邪的政党;第四,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国家恐怖主义政党;第五,中共是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

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都信神敬神,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头上三尺有神明”,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全都遭报”。但是,中共当政71年来,一直在宣传无神论、唯物论、斗争哲学等,不相信做坏事老天爷看得一清二楚,只相信眼前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金钱、美色、物质享受等,与天地人斗,其乐无穷。

到今天,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天怒人怨、人神共愤的事,中共敢干;动辄贪腐上千万、上亿、十几亿,甚至更多亿的钱,中共官员敢干;炸佛像、毁神像、烧十字架、改圣经、拆教堂等,中共敢干;将中共十九大报告说成是“当代的佛经”这样诽谤佛法的话,中共佛教协会副会长印顺居然也敢说;习近平一直在高喊“斗争”,因为反习、政变、兵变的阴影笼罩着习,让他寝食难安。这一切,皆由于中共这个党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党所致。

至今天,中共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去年,中共人祸导致大瘟疫全球大流行。这是中共给全人类带来的最大一场灾难。这场大灾难反过来作用于中共,也给中共以巨大、沉重、猛烈的打击。最近,有丹麦科学家说,2021年,新一波瘟疫将像海啸一样席卷而来。果真这样,新一波瘟疫将给中共带来更致命的打击。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1月26日,内蒙古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开幕时,自治区主席布小林做政府工作报告时突然晕倒。在台上坐着的一些官员纷纷站起身来,紧接着,五、六人跑上去将讲台前的布小林拖走。不知是否感染“中共病毒”所致?

最近,读到85岁高龄的孙乐之先生的文章《我是如何彻底认清中共本质的》,深有同感。孙乐之是中共建政后第一批赴苏联留学的留学生,曾就读于前中共国务院总理李鹏的母校——莫斯科动力学院。从学成回国到重新回到莫斯科,成为第一家中苏合资企业的负责人,再从俄罗斯流亡美国,孙乐之亲历了中共的各种欺骗与高压。如今,仅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孙乐之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归。

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不久,孙乐之就跟太太一起声明退出中共及其一切组织。文章的最后,孙乐之希望他当年的老同学、老朋友、老同事,都能认清中共本质,远离中共,平安度过目前这场大瘟疫。

受孙乐之先生的启发,加上正好看到我的老同事傅奎被提拔为中纪委副书记的消息,特写此文,跟国内的亲朋故旧说一说心里话。

这里,我也衷心地希望我在国内的老同学、老朋友、老同事,都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与血债累累的中共划清界限,抓紧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在新一波席卷全球的大瘟疫中,能够平平安安度过劫难。

神看人心。如果国内的老同学、老朋友、老同事要“三退”的话,可以真名,也可以化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三退”。网址是:https://tuidang.epochtimes.com/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杀了赖小民 五大未了案还会牵出谁?
王赫:可疑的2020中国粮食进口激增
钟原:中共权贵有多少资产在香港
沈舟:中共咋不抗议俄在库页岛部署导弹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秦鹏直播】民主党窝里反 拜登被夺核武权?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微视频】耶伦打击比特币 马斯克坏华尔街好事
【军事热点】中共南海部署战机 台海冲突升级
【重播】中共强摘器官研讨会 多国议员专家参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