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政府被敦促迅速采取行动应对现代奴役

图为2007年9月10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新和县,一名维吾尔族妇女正在田里摘棉花。新疆的棉花产量占中国总产量的30%以上。(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据Newsroom商业编辑妮基·曼多(Nikki Mandow)的调查,一些进入新西兰市场的罐装番茄和一次性手套商品引发了人们对劳工协议的担忧,紧随其后的可能就是中国生产的棉花。随着中共病毒疫情对世界众多国家产业链的冲击,强迫劳动现代奴役问题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新西兰政府同样被敦促对此迅速采取行动,尽快通过立法解决与本国有关的现代奴役问题。

已购的商品是否会对气候产生不利影响已经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关注,而购物车中的商品是否通过强迫劳动生产而来,很多新西兰人并没有清晰的概念。

据多家媒体报道,中共政府强迫新疆地区大量的维吾尔族穆斯林为其生产棉花等商品,而该行为即是一种现代奴役。为了确保本国企业不会卷入该利益链条,美国、英国以及澳大利亚已采取行动,并制定了专门的现代奴役法律让本国企业报告其供应链中是否涉及相关风险以及他们为解决该问题正在采取的措施。

纽政府被敦促尽快行动应对现代奴役

新西兰还未就现代奴役问题设立法律,但一些人士呼吁纽政府尽快采取行动,跟上全球为解决该问题进行立法调查的步伐,例如丽贝卡·阿姆斯特朗(Rebekah Armstrong),国际慈善组织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宣传及司法事务负责人,以及新西兰航空前首席执行官罗布·费菲(Rob Fyfe)。他们都就新西兰的现代奴役问题,对Newsroom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阿姆斯特朗说,目前全球大约有4000万奴役制受害者,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多,且其中大约三分之二在亚太地区。与孟加拉及中国供应链有合作、或从事服装业务的新西兰公司,有更高风险会涉及其中,而新西兰每个部门和公司都应该警惕这种不当行为。

阿姆斯特朗表示,就新西兰而言,跟上国际脚步设立法律调查供应链的剥削问题至关重要。

罗布·费菲则表示,在2018年他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即如果政府不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来应对供应链中的现代奴役行为,将危及新西兰的国际声誉。

费菲说,他曾与多家公司的CEO交谈过相关问题。他发现很多公司并未对该问题进行过深入研究,却轻易发表声明表示新西兰的供应链中不存在相关问题。对此,费菲持有不同看法。

在费菲担任新西兰服装公司Icebreaker董事长期间,他会亲自带领一个审计小组,视察海外每一家新工厂,对其劳工协议进行评估,然后再与之开展业务。然而,费菲说,鉴于现在边境已经关闭,企业无法再进行类似的考察。

疫情下制定相关法律或更为紧迫

中共病毒疫情以及相关的全球供应链中断给试图解决现代奴隶制的企业增加了复杂性。

阿姆斯特朗表示,受封锁和企业关闭的影响,供应链上的工人就业形势不稳定,很多人担心世界各地数百万名儿童会被迫从事童工工作。

她希望新西兰能够将三个独立但又相关的领域——供应链的透明度、现代奴役制和人权尽职调查,合并成一项立法来引领世界。她认为新西兰有这个潜力。

关于制定法律,费菲的建议是,鉴于新西兰是澳大利亚的紧密贸易伙伴,并且在这两个国家开展业务的公司都希望避免不必要的重复劳动,因此新西兰的法律最好都符合澳大利亚的相关规定。

此外,立法中的任何惩罚措施都要考虑到企业报告、识别其供应链的问题,以及企业是否能根据后果提供足够的行动,需尽量在二者之间取得平衡。

他说:“与今天围绕Covid违规行为进行的对话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执法行动太过激烈,那么实际上你将问题压入了地下,人们没有将其暴露出来;但是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后果,那么人们钻空子的风险就会增加。”

企业的协作、扩大审计范围有助于问题解决

阿姆斯特朗和费菲同时都讲述了一些自己之前处理该问题的经验。

2019年,阿姆斯特朗成立了商业和人权顾问公司,以帮助新西兰企业遵守澳大利亚现代奴役立法中的问题报告要求。

她说,对于参与的企业来说,“一旦进入流程,便会开始一种协作行为。这不是要指名道姓羞辱别人,不是要挑出参与企业的每一个风险,而是要确定主要风险并确定优先级”。

费菲说,Icebreaker几年前从其自行启动的透明度报告中有所收获。当时该公司发现一些与之签订合同的工厂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会反过来把一些工作外包出去。

他说:“当我们开始做透明度工作时,才发现了这一点,因此它立即突显了我们必须扩大审计网络的范围,使之远远超出我们传统上所做的工作。”

政府致力于设立相关法律 或在年底前做决定

虽然新西兰还并未就现代奴役设立相关法律,但工党在2020年竞选期间的宣言承诺包括:探索“在新西兰实施现代奴役立法,以消除供应链中的剥削”。

然而,考虑到新西兰企业在应对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等问题上的挑战,在没有政府立法的情况下,围绕现代奴隶制的尽职调查可能会从政府的优先事项清单中排位下滑。

劳资关系和安全部长迈克尔·伍德(Michael Wood)对Newsroom表示,政府仍然致力于探索现代奴役的立法,目前正在考虑是否应在今年年底之前做出决定。

伍德说,工党在竞选活动中考虑新法律的承诺,是出于工党对新西兰和国外工人权利的承诺,以及对数百万现代奴役受害者的“核心道德观”。

他强调:“对于任何从事国际供应链活动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即你是否会仅是接受它,或者我们是否会尽一切努力消除这种剥削。”

考虑到新西兰已经签署了一些强迫劳动议定书,他正在接受官员的建议,并与国际专家交谈,以了解法律在实践中的有效性。

如果政府确实决定推进新立法,则需要考虑要求企业报告其劳工协议的收入门槛,以及是否需要任命独立专员来监督该系统,例如英国的做法。

伍德说,在一项单独但相关的工作中,政府将在本月发布其《反对强迫劳动、人口贩运和奴役行动计划》的最终版本。

对于政府的计划,阿姆斯特朗提醒道,鉴于起草和立法程序需要时间,最好对现代奴役法律迅速采取行动,而不是仅仅在考虑中。这一点至关重要。

她说:“(立法)不会一下子就开始,尤其在我们要制定一部真正强有力的法律之时,因为这需要大量咨询,也需要大量专家的参与。”

责任编辑: 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