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内循环陷死循环 习急喊加入CPTPP

人气 5611

【大纪元2020年11月24日讯】一周前,中共当局刚刚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而这几天,习近平又高调表示要积极考虑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就是CPTPP协定。中国目前的国内环境是经济持续疲弱,同时这个时机又是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尚未正式公布之际,习近平在这个时候喊出又要加入CPTPP协定,有分析认为,这是习近平在向拜登及其支持者释放信号;同时,也预示着中共的所谓“内循环”策略要泡汤。

习近平急了?首次喊要加入CPTPP

11月20日,亚太经合组织会议(APEC)落幕,虽然是视频会议,习近平和川普两人在视频画面中的“同框”仍然引人关注,因为这是二人8个月以来的首次往来,两人上一次通电话是在3月27日,当时中共新冠病毒疫情还没有全球大流行,而此后二人就再无互动。只是,在视频画面中的两人,看上去距离感十足。

会议当天,习近平首次在APEC会议上提出中国要“积极”考虑加入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而就在几天前,中共刚刚和东盟及日韩澳新15国签署了RCEP协定。对此,有分析认为,这是习近平想通过表达加入CPTPP的意愿、并通过与现有成员国进行谈判,寻求增强中国在协定区域经济的作用,同时也是想改变被排除在CPTPP之外、以及贸易受限的局势。

其实中共当局想要加入CPTPP的计划早已有之,就在中共签署RCEP之际,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博士曾指出,在RCEP项目刚开始的2012年,中共当局并不感兴趣,因为它真正想加入的是TPP协议,就是CPTPP的前身,但是TPP把中共排除了。

CPTPP与TPP

TPP协议最初是由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成员发起,从2002年开始筹划的一系列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2017年1月,美国总统川普宣布美国退出TPP,在美国退出后,同年的11月,TPP改为了“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简称CPTPP(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2018年3月,日本、加拿大、澳洲、纽西兰、马来西亚、新加坡等11个国家签署了CPTPP,并于同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

在参与国上,CPTPP明显比RCEP有更多的发达国家参与,有分析指出,这也是中共当局想加入CPTPP的目的之一,因为发达国家才是中国出口的目标市场,也是为中共当局提供贸易顺差的主要地区。

但是,CPTPP对成员国的要求标准更高,条款涵盖国有企业垄断、电子贸易、智慧财产保护、劳动标准等。与RCEP协议相比,CPTPP协议要求成员国达到零关税的货物比例更高,而在零关税的执行方面,CPTPP也要求成员国需要立刻做到零关税,而不是给予10年过渡期等等。

按照中共当局目前的开放政策,想要符合CPTPP的标准,中共当局需要解决很多问题,包括国企补贴透明化、禁止强迫技术转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以及提高劳工环境标准等等,但这些问题,对中共来说,每一个都难以真正解决。有分析说,中共目前的经济走向与CPTPP协议在国有企业透明化、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高标准完全是背道而驰。中共想要符合这个协议的标准,在很多方面都要进行改革。

美国之音在报导中,引述了一位CPTPP谈判成员的说法,他说北京对CPTPP的态度是“免费外交筹码”,既要在美国面前表示该贸易区重要、却又不真正和这些成员国谈判。

那在习近平单方面表达了他的积极愿望之后,作为CPTPP的主导国日本、以及其它成员国的态度如何呢?

中国加入CPTPP又是炒作?

有美国资深财经人士认为,习近平对CPTPP的表态,是在为中共外交部长王毅11月24日的访日行程铺路,在中美关系恶化之际,中方想努力拉拢对日关系。

在11月15日,中、日、澳、新西兰与东盟15国签署了RCEP协议,日本、澳洲在联合声明中都表示乐见签署该项协定。而就在两天后的17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又会晤了澳洲总理莫里森,然后日本表示,双方大致达成协议,将推动日本自卫队与澳洲军方签署联合训练等协定,便于双方部队及武器入境对方。日本媒体分析说,澳洲希望在经济与安保领域加强与日本的合作,并共同对抗中国。

很显然,日本、澳洲在军事与贸易上的双线发展,强化了这两个美国盟邦的防卫关系。

此外,在目前CPTPP成员国中,其中三个主要成员国同属以美国为主导的五眼联盟,包括加拿大、澳洲以及纽西兰。而日本在今年7月也曾积极表示想要加入,把“五眼”变“六眼”,以防范中共造成的战略资源、外资渗透等威胁。

这些CPTPP成员国,看来都对中国有所防范,而日本也一直在积极强化与其它成员国的关系。美国方面,虽然在2017年时退出了TPP协定,但近期一系列的动作,也似乎在告诉它的印太伙伴们,美国从未离开。

20日,在APEC的视频会议结束后,白宫发表声明表示,川普总统强调美国将致力于从中共肺炎疫情中创建前所未有的经济复苏,通过强劲的经济成长来促进印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就在APEC峰会结束的同时,20日的晚上,第一届“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登场,在这场对话后,美台双方签下了为期5年的谅解备忘录,包括确立优先半导体战略合作、5G安全等九大成果。

虽然美国不是CPTPP成员国,但显然与各成员国的联系紧密。在美中目前关系下,CPTPP成员国会不会还是要考虑美国的态度呢?

“中共特色”的进口查禁

除了日本、美国两个关键国的态度,中共当局此前在国际贸易领域的表现,恐怕也让成员国心存忌惮。

11月初时,澳洲媒体曾报导,中共为报复澳洲对中共疫情问题的追责和在香港问题上的表态,中共暗示中国贸易商停止从澳洲进口特定商品,导致数顿澳洲龙虾搁置在上海浦东机场,任其腐烂。

澳洲农业部长也曾表示,中国突然对50%到100%澳洲出口的岩石龙虾进行检查,虽然中方称是担心金属含量问题,但这些海鲜在从澳洲发货前已进行过相关检测。

此外,中共当局还停止进口自澳洲的煤炭、大麦、铜矿石及精炼铜、糖、木材、葡萄酒等产品。

澳洲和中国是早已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两个国家,尽管如此,中共仍会以任何借口随意破坏协定,这样的随心所欲,怕也是CPTPP成员国感到担心的。

不仅是澳洲,在川普总统上任之前,美国在贸易领域也备受中共欺凌。2013年底,中共当局突然禁止进口美国的转基因玉米。根据《华尔街日报》当时的报导,4个月的时间里,中国拒收了大约145万吨的美国玉米,造成美国公司营收损失高达4.27亿美元。

但是中共的政策随时会变,根据中共海关总署公布的进口数据,今年9月,中国的玉米进口量激增到108万吨,较上年同期超出675%,达到2016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有财经评论人士表示,北京只是在唱高调、提倡多边主义,不论RCEP还是CPTPP,成员国与北京签署这些协定是没有执行保障的。这些协定中许多成员国是法治社会,但中国不是,所以北京可以肆无忌惮的签署这些贸易自由协定,签完之后它可以不执行,而且中国对进口的检验、检疫标准是北京决定的,可以朝令夕改,其它国家对此只能束手无策。所以这些贸易协议对中共并无约束力。

让中共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就是一个很失败的例子。2000年春,美国国会进行了一次意义深远的投票,决定是否批准中国加入WTO的提案,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全力推动提案通过。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

现实中我们看到,在WTO框架下,中共想方设法照顾自己的利益,却不遵守WTO的诸多规则。川普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凯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曾表示,中共作为WTO的一员“行为不端”。他说:“我们从未真正料到一个国家在加入世贸组织后,会像中国那样行事。对世贸组织来说,一个成员国能够如此行为不端,这种情形还比较新。”

想必习近平也知道中共的这些做派让人很难信任,而且中共当前的经济政策也很难符合CPTPP的加入标准,那么习近平为何仍要在APEC高调表示加入CPTPP的意愿呢?

内循环”进入了“死循环”

有分析说,习近平在G20峰会上表示要对外开放,并积极考虑加入CPTPP,实际上是在向拜登释放信号。目前,虽然美国总统大选还没有结果出炉,但受左派媒体虚假信息的影响,一些民众认为拜登将能上任,而习近平此举是在向拜登及其支持者放风,“要联手,不要对抗”。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习近平的盘算很难如愿了。

几天前,美国民意调查公司“拉斯穆森”(Rasmussen Reports)发布了一份民调显示,60%的受访者认为,中共至少应该部分赔偿病毒所造成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而此前,关于疫情,美国民间至少有4起针对中共国的集体诉讼。

除了民间对中共的不满,在政府层面,美国也已经组建了另一个联盟。

11月2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迄今全球已经有53个国家、180家电信公司,其中包括数十家全球领先公司加入了美国推行的“干净网络”计划,这项计划旨在打造安全的5G网络。

此外,受中共病毒疫情影响,中国经济持续疲弱。习近平已经多次提出经济“内循环”,但现在看来,这个内循环似乎要泡汤了。

11月18日,李克强主持中共国务院常务会议并发表讲话。他说,“今年消费遭受疫情严重冲击,恢复正常增长有不少困难”,需要“扩大内需”,“更大释放农村消费潜力”等等。这说明,中国目前的消费不足显然让李克强很着急,而农民群体也成为了消费升级的关注对象,可见中共的内循环确实泡汤了。

中共在5月中的时候,首次提出了“内循环”的说法,然后又变成了“双循环”,再变成了“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到最近9月份时,习近平又再次强调,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虽然“循环”二字被组合成了各种说法,但也改变不了中共经济目前的实质,那就是它已进入了“死循环”,正是当前的内外交困,才让中共不得不想办法突破困局,习近平也因此表示出了想加入CPTPP的意愿。只是,在全球灭共的环境下,习近平的心愿能达成吗?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尉然
撰文:李晓彤、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钱多多麻烦多 “割富豪”时代到来
【财商天下】对抗神秘“影子金权” 川普动了谁的奶酪
【财商天下】债市连环违约 中企在美圈钱败退
【财商天下】刘鹤介入债市乱象 亡党危机逼近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拍案惊奇】拜登政策惹反弹 习近平软硬兼施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新闻大家谈】中共内斗诡谲 压力阀测拜登?
【微视频】世卫改病毒测试标准 拜登加入送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