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修改香港选制 学者:香港倒退50年

人气 1917

【大纪元2021年03月1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英格、梁珍采访报导)中共两会3月11日以2895票赞成,0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中共强推的修改香港选制草案。新华社迅速公布决定的具体内容,并表示即时生效。报导指出,这个决定有9条,“确保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提高香港特别行政区治理效能”。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认为,此举令香港倒退50年,民主派的选举发声空间被中共进一步扼杀。

中共修改游戏规则 防民主派“夺取政权”

蔡子强表示,去年港府押后选举,以限聚令作借口,事实上是由于民主派大胜,赢得8成(区选)议席,北京无法承担被“夺取政权”的风险,因而采取修改游戏规则,“搬龙门(移动比赛球门)让你无法射中”。

中共两会通过中共强推的修改香港选制草案,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3月11日接受《珍言真语》采访时表示,中共此举令香港倒退50年。(余钢/大纪元)

他认为对民主派的冲击,包括加强资格审查。“‘非爱国者’不能参选。就是‘港独、勾结外国势力’都不能入闸。即使部分可以入闸,但都可以把民主派的议席压到四分之一以下,防止过半议席被民主派赢得而夺取政权。”

蔡子强又说,“本来对于市民来说,我只是想选择一个能代表我的议员。但对于它(中共)来说,如果你选的议员威胁到它的管治权的话,就要发起‘管治权的保卫战’。”

本次两会修改选制的决定中,表明选委会将扩大至1,500人,分成五大界别,包括“工商、金融界”、“专业界”、“基层、劳工和宗教等界”、“立法会议员、地区组织代表等界”、“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和有关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的代表界”。

立法会将扩展至90席,行政长官要获最少188名委员联合提名方能入闸。且上述五个界别中每个界别参与提名的委员不少于15名。行政长官要取得过半选委会票数,方能当选。

蔡子强说,“选特首是每个界别都要有提名,选立法会日后会不会都要有?如果每个界别都要有(提名)的话,由于民主派以前未曾试过拿到工商界提名,要拿到提名难于登天,就要看北京的脸色。”这种情况,它即使容许部分民主派参选,数量也会很少。更恶劣的情况就是,它完全不让你参选,结果就是香港民主派再难进入议会。”

对此他表示,香港的情况“退步50年”,变成70年代的压力团体——在议会中没有机会投票、跟政府讨价还价、拿到资源,无法建立群众基础。“以往还可以游行,现在连游行也不能。”

爱国者定义不清 目的引发寒蝉效应

中共人大会议通过修改香港选制草案的决定,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随即发新闻稿表示坚定支持人大决定,并在傍晚会见传媒。被问到有关资格审查委员会及选委会界别的组成,林郑表示,她无法交代细节,这属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范围。

林郑在傍晚的记者会上,声称此次修例,中央从制度上全面贯彻落实“爱国者治港”的原则,并且“相信可以堵塞漏洞,解决立法会泛政治化等问题”云云。

中共人大会议通过修改香港选制草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声称此次修例,中央从制度上全面贯彻落实“爱国者治港”的原则。蔡子强认为,中共不会把“爱国者”定义清楚,目的是引起寒蝉效应。(宋碧龙/大纪元)

至于什么是“爱国者”的定义,蔡子强认为,中共并不会尝试把“爱国者”定义清楚,目的是引起寒蝉效应。

他举例说,“它之前修改过宪法,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从序言搬到第一条,那么‘反对一党专政’就可以被诠释为针对中共,你就是‘反对宪法’‘反对中国体制’。”导致谁都不敢再谈“结束一党专政”。“现在是修改了游戏规则,没有人知道最后收紧到什么程度,来审查候选人的参选资格。”

自从2月22日夏宝龙等中共官员开始发表“爱国者治港”的言论以来,不少香港建制派、工商界,口头上热烈支持拥护“爱国者治港”。但蔡子强认为,有可能口是心非、心寒者众。

“以往香港是能者居之,我们讲道理、实事求是,但现在大家担心引起一个风潮,让很多人心寒。在很多事情上‘上纲上线’。譬如,最近港府的一个高级政务官,从来也不是一个黄丝,但就被人针对她戴的口罩上有一个怀疑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含义在里面。结果连那个口罩生产商都要站出来声明,生产商徽号只是英文缩写,与黄丝无关。”

“这令很多人很心淡,是不是回到文革时期?那时是讨论你‘革命不革命’,现在是讨论你‘爱国不爱国!’”

建制派工商界恐被稀释

蔡子强分析说,此次修改选制对整个香港政治生态有很大的冲击,除了对民主派之外,建制派中受冲击最大的是工商界。由于过往的选举中,工商界都扮演关键角色,而中共在选举委员会没有安心票数,必须要与工商界做一定妥协。

然而近几年,中共对工商界越来越不满,及不信任。对北京而言,更愿意相信香港的问题产生于“深层次矛盾”,“它将所有的问题的根源归咎到所谓深层次矛盾。当然它不会承认政治问题,它找一个理由,就是把这种深层次矛盾看成是土地、房屋、青年流动问题、不满大陆化等等问题——这些是它能接受的理由。”

而要解决这些“深层次矛盾”,工商界是最大阻力。“北京要处理的问题,包括:1. 土地;2. 房屋;3. 税制。例如林郑要搞空置税,但现在是搁置。例如消费税可以扩宽税基,增加政府收入,但一定带来工商界的反对。”

蔡子强预计中共会将工商界从立法会议席中“沟淡”(稀释),工商界被稀释了,“北京能够掌控过半票数的时候,就会放胆推动一些所谓解决深层次矛盾的政策。对工商界不是好事。”

《基本法》变一纸空文

蔡子强坦言,“过去半年大家感到最讽刺的是,你总是让我读《基本法》,但问题是,我们发现读完《基本法》,原来这些是可以改变的。”“我们可以说《基本法》45条规定了什么,跟一句‘除非中央要改’。‘除非中央要改’这句话可能日后要加在每一句《基本法》的注解上。”

对《宪法》、《基本法》的任意诠释、随意改动,导致朝令夕改,立法前后矛盾。蔡子强说:“以前要罢免一个立法会议员,要经过一个立法会的程序。现在北京直接DQ(取消资格)。现在把《基本法》附件2也修改了。以前人大提出五部曲,现在没有五部曲,变成了一步曲。以前《基本法》、人大提出的,可能第二天就改了。然后它会提出一个理由,即使这个理由与以前的它提出的自相矛盾。例如,政改方案,超级议席。”

“半年前学生问我《基本法》怎么写,我会告诉他如何如何,但到现在总是说人大在《基本法》之上,从宪制架构上是对,但如果总是这么做的话,我们熟读《基本法》的意义在哪里呢?这些事情随时会改变。”

对于研究政治、选举制度的学者来说,蔡子强提到,以往一些学者有一些研究课题,例如“身份认同”,在目前的香港环境下,就会触碰红线。研究选举制度还未碰底线,从1995年开始评论选举,7届立法会选举,他都有评论。但他说现在最大冲击是,“我们的研究范围都被DQ了,日后的研究可能意义就不大了。”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共改香港选举制度违背承诺 欧盟拟应对
中共拟改香港选制 美议员:凸显北京不安全感
爱港者治港 逾6成民众认为破坏香港一国两制
英国:更改选举制度是中共对香港自由的攻击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中共诱杀特斯拉 美人计迷倒全球
【探索时分】不要和美国开战的五个理由(下)
【有冇搞错】中共航母的那些黑幕和猫腻
【新闻看点】G7强硬怼中共 七点斥北京霸凌
【时事纵横】中共暗布战局?布林肯连发警告
【秦鹏直播】遭追踪火箭中共恼怒 美防长回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