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议会通过新法 加强保护高校学术言论自由

3月16日,澳洲议会通过一项新立法,该法案将为高校学术言论自由提供新保障。(Brendon Thorne/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睿悉尼报导)3月16日晚,澳洲参议院投票通过一项新立法,多位参议员表示,该法案将更有力保护高校的学术和言论自由

新立法《2020年高等教育支持修正案(言论自由)法案》(The Higher Education Support Amendment (Freedom of Speech) Bill 2020)修订了《2003年高等教育支持法案》(the Higher Education Support Act 2003),明确定义了“学术自由”的概念,以“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取代了“自由知识探究”,加强保护了高校学术和言论自由。

立法背景

去年8月,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屈从于中国学生的抗议,删除了该校兼职法学讲师皮尔森(Elaine Pearson)批评中共镇压香港民主的推文。

去年5月,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学生帕夫洛(Drew Pavlou)因批评中共渗透澳洲大学,并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被校方停学。

2018年,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物理学教授瑞德(Peter Ridd)就气候变化科学公开批评该校遭解雇。

在几起涉及高等教育领域的言论自由事件发生后,时任联邦教育部长泰安(Dan Tehan)委托前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法兰奇(Robert French)为大学制定言论自由的自愿守则,用以指导旧法的修订。

联邦教育部长:言论自由是基本原则

3月16日,联邦教育部长塔吉(Alan Tudge)发布新闻公告,表示将言论自由写入法律至关重要。 (夏楚君/大纪元)

当天,联邦教育部长塔吉(Alan Tudge)发布新闻公告,表示将言论自由写入法律至关重要。

塔吉表示,大学作为鼓励批判性思维、辩论和挑战思想的地方,必须是保护言论自由的地方,即使所说的内容可能不受欢迎或具有挑战性。

“这项法案的通过,要求大学在全澳的校园里坚持这些基本原则”,“并鼓励大学促进学生和员工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塔吉说。

他表示:“言论自由是我们大学校园的一项基本原则,对于大学来说,确保这一点应该不难。”

大学应该是言论自由的堡垒

参议员斯卡尔(Paul Scarr)表示,“不受约束地寻求真理”是大学使命的核心。他说,在自由知识探究方面,大学需要不受任何屈从于捐赠者或强大的利益相关者意愿的约束,这一原则必须绝对地融入我们所有大学的文化中。

他还表示,大学仅仅重视学术、言论自由是不够的,学术自由必须成为大学的一个决定性价值,而合法的言论自由是至高无上的价值。

参议员斯托克(Amanda Stoker)表示,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看到一些令人不安的事件和反自由言论的政策渗透到我们的大学校园。我们看到詹姆斯库克大学学者瑞德教授因为挑战其他同事的专业研究被解雇;我们还看到因为一个测验题冒犯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被撤销。令人严重关切的是,大学本是旨在促进辩论的机构,反而成为审查的温床。

参议员斯托克(Amanda Stoker)发言支持修正案。(议会会议视频截图)

针对一些大学用“学术标准”和“专业标准”这样的术语,试图限制只有在“善意的情况下”才能发表言论的现象,斯托克抨击道,这些政策为行使限制言论自由或学术自由留下了空间,结果是学术自由名存实亡。

参议员奥沙利文(Matthew O’Sullivan)表示这项法案非常重要,将为高等教育机构的学术和言论自由提供更有力的保障。

参议员奥沙利文(Matthew O’Sullivan)表示这项法案将为大学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提供更有力的保障。(议会会议视频截图)

他说,越来越多的公众认为,大学越来越主张自己版本的言论自由,为少数群体的声音腾出空间。然而,这种倡导的言论自由似乎是非常非常有选择性的。在扼杀保守观点的同时,宗教团体、科学教授、历史学者、医学专家等许多持有传统观点的人,似乎成为大学校园里日益增长的激进左翼文化的目标。

“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学者的研究论文被拒绝发表,因为他们的研究结果支持保守的世界观。”

他表示,大学应该是言论自由的堡垒,而不是煽动一种审查和不容忍反对观点的文化。

他认为该法案将确保目前的大学教职员工、学生在他们的学术研究和学习领域自由发言,不受限制地发表意见,也不用担心学术偏见或主流大学文化的压制。

参议员雷尼克(Gerard Rennick)表示,大学曾经是思想和言论自由的堡垒,曾经推动了政治和社会话语的发展。现在,在取消文化下,极左派打着安全的幌子,怕得罪人,试图封杀辩论。

参议员雷尼克(Gerard Rennick)在表示支持该法案时说,大学曾经是思想和言论自由的堡垒。(议会会议视频截图)

雷尼克说,2019年一项对学生如何看待大学言论自由现状的调查发现,41%的学生认为在大学里有时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见。

雷尼克认为,该法案将言论自由的原则写入法律,将成为学术人员和学生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正与詹姆斯库克大学在高等法院打官司的瑞德教授16日在脸书发帖表示,该立法是在制止大学践踏学术言论自由的斗争中迈出的重要一步。

他说,詹姆斯库克大学会设法证明它的所作所为是合法的,但它永远无法证明它是正确或恰当的。如果詹姆斯库克大学在高等法院胜诉,充其量只是一场虚伪的“胜利”,它会因为违背新立法的精神和公众的期望而进一步砸了自己的牌子。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