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怨无悔“4.25”亲历者走过生死劫

人气 562

【大纪元2021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丽报导)“你参加过‘4.25’上访吗?”法轮功学员姚彦会每次被抓,警察几乎都会这样问他。每次他都堂堂正正地回答:“是的。”1999年4月25日,时年26岁的他亲身见证了“万名法轮功学员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访”(简称:“4.25”)那段历史。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从那天开始起,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开始酝酿并在几个月后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的上亿中国法轮功学员的打压迫害。时至今日,22年过去了,迫害还在继续。

当年,姚彦会秉承善念向政府反映情况,结果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历尽酷刑折磨,多次遭遇生死劫,最后流离失所。2019年,他辗转来到美国。

亲历“4.25”和平上访

1996年,还在大学读书的姚彦会抱着对生命意义的思考,有幸得到了《转法轮》一书,书中揭示了“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让他深深地折服,从此走上修炼之路。

当年毕业后,他受聘于大型国企中石油下属企业、辽宁省葫芦岛市的锦西炼油化工总厂。1999年4月11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主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上,发表了诋毁攻击法轮功的文章。

4月23日晚,部分前去反映情况的天津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警察告知:无权放人,去北京反映。4月24日,姚彦会得知有法轮功学员要去北京,他也立即买了火车票,坐上了去京城的列车。

4月25日晨,姚彦会等人找到了府佑街,“我发现前面有警察在指挥我们向旁边转,于是我们就按照警察的指挥走。”他说,“这时街道的两边都是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学员提醒我们请站到马路沿儿上,不要影响交通。于是我们就都静静地沿着马路沿儿向前走。找到一个空位后,就静静地站在那里。”

“大约早上8点多,前面忽然响起一阵掌声,就听有人说朱镕基总理来了,然后又有人说:朱镕基带几个学员一起进去了。这些代表带去了我们法轮功学员的三个诉求。”

三个诉求分别是:
(1)释放天津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
(2)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公开出版。
(3)为法轮功学员提供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姚彦会表示,“晚上9点左右,传出消息说,天津的学员已经释放,国家‘从未禁止’炼法轮功,之后大家就陆续散了。”

22年后,回忆起当时的经历,姚彦会谈道:“法轮功修炼者是认真修炼、实践法轮大法修炼的修炼人,这是一个和平、理性、坚韧的人群。”

他提到,法轮功的原则要求一名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实践中大家也确实是这样做的。无论是在1999年“4.25”以前,还是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22年的镇压和迫害中,我们都是和平理性的,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暴力事件。”他说。

江泽民对法轮功实施种族灭绝政策

姚彦会谈到在“4.25”和平上访以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对当天法轮功学员的自律性以及和平理性感到极度的恐慌,在斥责了朱镕基以后,开始着手准备打压法轮功。

1999年6月10日,在江泽民的授意下,成立了“610”办公室。中国十佳律师,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称“610”办公室是“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可以操纵、调控一切政权资源,行使着这个星球上,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作为国家从不能拥有的权力。”

“虽然4.25上访在当天和平落幕,”姚彦会说,“可是江泽民利用中共政权,在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对法轮功长达22年的迫害。”

他提到江泽民提出要在3个月里,消灭法轮功,为此实施了灭绝政策,即“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

“我就是因为上访,想要反映真实情况,多次被抓、被绑架,受尽了酷刑折磨,真是惨无人道。” 姚彦会提到自己两度徘徊在死亡边缘。

历尽酷刑折磨 生死两茫茫

1999年9月23日,姚彦会决定去北京亲自告诉政府法轮功被冤枉的真相。结果他被非法关进辽宁葫芦岛祁屯拘留所(看守所),并遭受毒打迫害。

“被抓当天,看守所副所长李雅洁带人给我戴上脚镣,让十几个人把我强行按倒在地,轮流用警棍在我背上、臀上和大腿上疯狂抽打。我整个背、臀部和腿上都呈青紫色,”姚彦会说。由于不肯放弃修炼,1999年10月30日,他被非法劳教3年,送进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

姚彦会表示在劳教期间,葫芦岛劳动教养院为完成上级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升级迫害。“打死你也没事”、“一直打到你转化为止。” 姚彦会所遭受的酷刑从早到晚,不间断。

不让睡觉、电击敏感部位、捆绑身体,“直至打到失去知觉。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了。”

姚彦会所在单位也开除了他的公职。2001年2月,他被转移到抚顺市劳动教养院,“即臭名昭著的抚顺吴家堡教养院,在这里我遭受了更加残酷的迫害。”他提到自己的头部、脸部、手都被打得肿的无法识别,手指和脚趾被用牙签扎了很多孔,后腰被打伤,小便带血。

姚彦会提到吴家堡教养院折磨人的方式极多,“最严重的一次是连续八天不让睡觉,进行毒打和上绳。上绳就是用绳子勒住双腿和双手,头朝下以一个痛苦的姿势卡在墙角。一开始一、二个小时松开绳子一次,后来加长到五、六个小时一次。”他在最后一次的上绳刑罚折磨下,双腿完全失去知觉,瘫痪了。

2002年2月,他因绝食抗议,已经奄奄一息了。抚顺市劳动教养院最后看到人要死了,通知家属,把姚彦会领走了。

2003年6月,他再次被非法绑架,被关押了2个月。

2004年1月19日,他在河北省石家庄外出时,再被石家庄市新华区公安分局绑架。他被戴上手铐,遭到毒打折磨。“牙签刺、烟头烫。”他说,“我被转到了葫芦岛市教养院继续关押。被烟头烫伤的脚趾已经溃烂化脓,并在医院里将脚趾甲完全拔了出来。”

在经过四个多月的绝食抗议,姚彦会已被迫害得不成人形后,才被放回家。

姚彦会说,每次被折磨的濒临死亡边缘,但出来后,通过不断学法、炼功,身体得到恢复,“我先是可以走路,之后逐渐可以慢跑,最后还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再次见证了修炼的奇迹。”

然而,在中共暗无天日的打压下,姚彦会无法继续待在家里,不得不流离失所。后来,修炼的岳母也被抓走,他们一家在南方又被警察盯上,万般无奈之下,2019年,姚彦会带着妻儿辗转来到美国。

无怨无悔 和平反迫害

如今,回首4.25和平上访,他表示,“那是一个和平、理性、守序的上访活动,同时是一个伟大、壮观,并将永远被历史铭记的事件。”

他为自己的选择感到“无怨无悔”,虽然数次经历生死考验,但他一直坚信“真、善、忍”。他表示,很多人跟他一样,在看了《转法轮》后,“就像从黑暗中看到光明,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这种生命觉醒的信念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

“记得我在葫芦岛教养院因不放弃信仰而被长时间毒打和折磨后,一名犯人在私下里,眼睛闪着泪光,郑重地对我说:‘我知道了,法轮功是真的。’”他说。

“由于中共的迫害,我们顶着镇压和迫害的压力,通过传单、横幅、信件、电话、短信、视频等方式不断地向海内外的民众讲述着法轮功是什么?中共是什么?它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有很多人不相信或者漠不关心,认为与他无关,其实看一看自己的周围。我们谁能不在其中呢?”

最后,姚彦会说:“人生就是在一次次地做出选择,我们纪念4.25,不是感慨和怀旧,而是在唤醒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的人,会清醒、理性地选择自己的路。”

他希望人们力所能及地传播真相,以良善战胜邪恶,以光明驱走黑暗。

责任编辑:李缘 #

相关新闻
南湾举行元宵花灯会  传递平安团圆节日文化
饮水思源慎终追远 齐鲁会馆举办春季祭祖团拜
考试人数再创新高 南湾举办华测颁奖典礼
中国公民参与国际诈骗案 多州老年人成目标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护 Apple AirTag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