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跟踪骚扰大纪元记者是恐怖主义行动

4月27日下午4时30分,香港《大纪元时报》记者梁珍(左)与发言人吴雪儿(右)到旺角警署就近日梁珍两次被滋扰事件报案。(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2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香港大纪元印刷厂被暴徒刑事毁坏才两个星期,4月24、26日,又接连发生了大纪元记者梁珍被跟踪、上门​​骚扰的事情。资深媒体人何良懋表示,事件是对香港新闻工作者的恐怖主义行动,应公开谴责。

威胁记者人身安全 事态严重

何良懋认为:“印刷厂被暴徒破坏到现在还没有破案,现在又发生了记者被不明人士跟踪的事情,我觉得这件事情就更加严重。直接被人到你家,知道你住在哪个单位,也跟你有对话,确定你是住在这里,所以记者的人身安全风险是极高的。”他分析,梁珍26日去采访的时候,从地铁站一出来就有一位男士跟踪。如果是搞错的,当梁珍用手机拍摄他的时候,他可以面对梁珍,说搞错了。但是他背对着梁珍迅速逃跑,很明显他也是跟踪梁珍的人,而不是搞错或相互之间的误会。

他因此判断:“就是说梁珍的人身安全,从家里到日常的采访工作,都是被人盯上了,她已经是被有关方面监视的目标,这件事是很危险的。对香港来说,这就是对新闻工作者的恐怖主义行动。”     

警政、司法破坏港人知情权

何良懋说:“大纪元的印刷厂多次遭到暴徒破坏,警方调查没有任何头绪;还有香港法轮功的一些街站被破坏,虽然说抓到8个恶徒,但是警方会如何处理呢?是否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还是说会像7.21元朗捉到那些白衣人,搞了差不多两年,还在装模做样调查?关于举证这些7.21的暴徒,给人的感觉也完全是走过场,是为交差敷衍的。对于在香港用新闻采访工作的途径去为民众守护知情权、去保护言论自由,去体现香港新闻自由的人士受到恐吓, 警方做了什么呢?警方有具体行动去为香港人的资讯自由做了确实的工作吗?甚至觉得是倒过来,警方协助、或有意无意地打压记者。”

“报导7.21的港台记者蔡玉玲,也被以 “查册”的罪名将她逮捕定罪。法官也不理会新闻工作者在做有关公众利益的事情,就判她罪名成立。我觉得香港从警政、司法、行政,都是走向针对香港新闻界,破坏甚至损害香港市民的知情权。”    

何良懋认为,立法机关被所谓“完善”,就是香港立法机关的功能被完结了,不能够再发挥正常监察和衡政府的功能。

香港新闻自由度跌至历史最低

何良懋认为:“梁珍两度被不明人士骚扰,从踩点到跟踪,都是一个重大的警号。香港自由记者的人身安全受到高度的威胁,政府已经失去了应该保护民众、应该保护新闻界,应该协助公众去伸张资讯自由、言论自由的这个功能。甚至行政机关、以至到执法系统,任由这些暴力的因素不断滋生。所以香港新闻自由的表现,跌破香港有史以来最低的程度。”

中共的新闻自由度在世界不到180个国家中排到177位,而香港则跌到80名。他断言香港的排名“还会继续下跌”。

对于香港新闻自由的前景,何良懋并不乐观,他表示,梁珍(被跟踪)事件相当令人不安:“现在看到梁珍这个事情,还有打压法轮功、打压大纪元;进一步就会打压官方不愿意其生存、或者是一些对政府采取正常报导,甚至将中共一些违反民众利益的事情报导出来的传媒,包括苹果日报;再下一步,香港的网媒也都会被政府用一些所谓‘依法治港’的方式逐步收拾。”

恐吓香港新闻业 应公开谴责

作为大外宣的香港凤凰卫视,最近也易主被收编了。何良懋指出:“刘长乐是来自中共军方系统的,用香港式的方法运作。但是中共现在要100%的控制在党手中,所有传媒要姓党,所以现在由大陆里面党媒系统的人来接管香港凤凰卫视。”他担心这是香港将来其他传媒的模式,而独立采访、独立报导的做法,则会成为绝响。    

鉴于香港目前的情况,何良懋建议:“正如梁珍在香港受到这些不明人士的骚扰、跟踪,对于正常采访工作的干扰,都是等于对香港新闻行业的恐吓。应该公开谴责这些行为,要求政府严加调查,要将事情透明地的、尽快的公布,要使民众有所警惕。”

 

责任编辑: 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