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跟蹤騷擾大紀元記者是恐怖主義行動

4月27日下午4時30分,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左)與發言人吳雪兒(右)到旺角警署就近日梁珍兩次被滋擾事件報案。(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香港大紀元印刷廠被暴徒刑事毀壞才兩個星期,4月24、26日,又接連發生了大紀元記者梁珍被跟蹤、上門​​騷擾的事情。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表示,事件是對香港新聞工作者的恐怖主義行動,應公開譴責。

威脅記者人身安全 事態嚴重

何良懋認為:「印刷廠被暴徒破壞到現在還沒有破案,現在又發生了記者被不明人士跟蹤的事情,我覺得這件事情就更加嚴重。直接被人到你家,知道你住在哪個單位,也跟你有對話,確定你是住在這裡,所以記者的人身安全風險是極高的。」他分析,梁珍26日去採訪的時候,從地鐵站一出來就有一位男士跟蹤。如果是搞錯的,當梁珍用手機拍攝他的時候,他可以面對梁珍,說搞錯了。但是他背對著梁珍迅速逃跑,很明顯他也是跟蹤梁珍的人,而不是搞錯或相互之間的誤會。

他因此判斷:「就是說梁珍的人身安全,從家裡到日常的採訪工作,都是被人盯上了,她已經是被有關方面監視的目標,這件事是很危險的。對香港來說,這就是對新聞工作者的恐怖主義行動。」     

警政、司法破壞港人知情權

何良懋說:「大紀元的印刷廠多次遭到暴徒破壞,警方調查沒有任何頭緒;還有香港法輪功的一些街站被破壞,雖然說抓到8個惡徒,但是警方會如何處理呢?是否會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還是說會像7.21元朗捉到那些白衣人,搞了差不多兩年,還在裝模做樣調查?關於舉證這些7.21的暴徒,給人的感覺也完全是走過場,是為交差敷衍的。對於在香港用新聞採訪工作的途徑去為民眾守護知情權、去保護言論自由,去體現香港新聞自由的人士受到恐嚇, 警方做了什麼呢?警方有具體行動去為香港人的資訊自由做了確實的工作嗎?甚至覺得是倒過來,警方協助、或有意無意地打壓記者。」

「報導7.21的港台記者蔡玉玲,也被以 「查冊」的罪名將她逮捕定罪。法官也不理會新聞工作者在做有關公眾利益的事情,就判她罪名成立。我覺得香港從警政、司法、行政,都是走向針對香港新聞界,破壞甚至損害香港市民的知情權。」    

何良懋認為,立法機關被所謂「完善」,就是香港立法機關的功能被完結了,不能夠再發揮正常監察和衡政府的功能。

香港新聞自由度跌至歷史最低

何良懋認為:「梁珍兩度被不明人士騷擾,從踩點到跟蹤,都是一個重大的警號。香港自由記者的人身安全受到高度的威脅,政府已經失去了應該保護民眾、應該保護新聞界,應該協助公眾去伸張資訊自由、言論自由的這個功能。甚至行政機關、以至到執法系統,任由這些暴力的因素不斷滋生。所以香港新聞自由的表現,跌破香港有史以來最低的程度。」

中共的新聞自由度在世界不到180個國家中排到177位,而香港則跌到80名。他斷言香港的排名「還會繼續下跌」。

對於香港新聞自由的前景,何良懋並不樂觀,他表示,梁珍(被跟蹤)事件相當令人不安:「現在看到梁珍這個事情,還有打壓法輪功、打壓大紀元;進一步就會打壓官方不願意其生存、或者是一些對政府採取正常報導,甚至將中共一些違反民眾利益的事情報導出來的傳媒,包括蘋果日報;再下一步,香港的網媒也都會被政府用一些所謂『依法治港’的方式逐步收拾。」

恐嚇香港新聞業 應公開譴責

作為大外宣的香港鳳凰衛視,最近也易主被收編了。何良懋指出:「劉長樂是來自中共軍方系統的,用香港式的方法運作。但是中共現在要100%的控制在黨手中,所有傳媒要姓黨,所以現在由大陸裡面黨媒系統的人來接管香港鳳凰衛視。」他擔心這是香港將來其他傳媒的模式,而獨立採訪、獨立報導的做法,則會成為絕響。    

鑑於香港目前的情況,何良懋建議:「正如梁珍在香港受到這些不明人士的騷擾、跟蹤,對於正常採訪工作的干擾,都是等於對香港新聞行業的恐嚇。應該公開譴責這些行為,要求政府嚴加調查,要將事情透明地的、盡快的公布,要使民眾有所警惕。」

 

責任編輯: 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