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常玮平被羁押 妻控告看守所施酷刑

人气 293

【大纪元2021年04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4月29日,人权律师常玮平的妻子陈紫鹃与人权律师包龙军、任全牛一同前往陕西,就常玮平遭受酷刑和非法取证等提起控诉,三人还一同前往位于秦岭山区里的宝鸡市凤县看守所,为常玮平存钱。

陈紫鹃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此次去陕西省公安厅和省检察院,就此前常玮平受到的酷刑,以及在第二次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宝鸡市警方非法取证,两项内容进行控告。“我们三人在省公安厅门前拍照片,保安立即上来强制让我们删除,还一直跟着我们。工作人员态度很傲慢,只接材料,不给收据,没人理会我们,他们只是走形式,相互推诿。”

“省检察院一位冯姓(音)女子竟然称检察院不管监查部门案件,他们只管事后监督。刑讯逼供不属其监督事项,归监察委管。”陈紫鹃说,“可是我拍到他们墙上挂的检察院的管辖范围明确说了在侦案件归他们管。”

一名知情律师对记者表示,“目前,(宝鸡当局)仍是无理阻挠,称有碍侦查,不让律师会见。而且此次(常玮平)关押的地方是陕西省宝鸡市下边一个特别偏远的县城,没有高速没有高铁,都是弯弯曲曲的山路,使得律师和家属会见特别不方便。”

记者致电凤县看守所,显示电话已接通,但对方无回应即挂断。负责侦办此案的向姓国保的手机也无法接通。

4月30日,三人又前往凤县看守所。“昨天上午我和两位律师一起去了凤县看守所,存了钱。走出看守所,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半年没见他人了,大家很担心他的安危。”陈紫鹃说。

同时,她还公开要求陕西当局为常玮平换看守所,因为凤县看守处位于大山里,开车路上尽是崎岖险径,给家属和律师会见造成很大的困难。

常玮平是80后人权律师,自2013年执业后长期参与人权和公益案件。曾为法轮功、家庭教会等案件作无罪辩护,代理多项反性别歧视、艾滋歧视、性侵女童等公益案件,因而遭受当局打压,2018年10月被停业3个月。

2019年底,常玮平参加了“12·26厦门聚会”,次年1月被宝鸡市公安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受到严重酷刑。

参与该聚会的十几名人权律师及人权活动人士遭非法传唤和短暂扣押。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分别被烟台警方带走。

2020年1月23日,常玮平突然被取保,回家后,他将自己在被关押期间遭受的酷刑制作成二百多个小视频发在YouTube上曝光,引起外界关注。

2020年10月22日,常玮平在凤翔县老家再次被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带走。陈紫鹃证实,接到宝鸡张姓国保电话,被告知常玮平被抓是“因违反法律规定被指定监视居住”。

2021年4月7日,宝鸡市检察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逮捕常玮平,关押于凤县看守所。

常玮平案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欧洲律师协会致函中共主席习近平,呼吁释放常玮平,国际特赦组织也致信给宝鸡市公安局局长贺东,要求释放常玮平。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常玮平律师:709,忆友朋
戴振亚被抓4月不准会见 律师控警方违法
人权律师常玮平遭拘禁 曾录视频揭酷刑
维权律师常玮平双亲公安局前举牌喊冤被抓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严防资金外逃 中共严打虚拟货币
【唐浩视界】中共暗示新疫情?黑客攻美能源动脉
《铁证如山系列片》第1集:目击者举证
【珍言真语】袁弓夷:国际反共形势不断推进
【首播】专访程晓农:气候变化是伪命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