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上篇 萌芽(2)

【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北台湾萌芽 建立全台第一个炼功点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金色种子
《金色种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248
【字号】    

【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接前文

建立全台第一个炼功点

回到台湾后,郑文煌到医院复诊,发现原本布满胆囊的结石竟全都神奇消失。“那个石头怎么不见了?”医师不可置信的看着X光片子说。郑文煌很高兴的告诉医生这趟大陆行。百思不得其解的医生也只能嘱咐郑文煌:“如果有什么不适,记得回医院检查。”

对郑文煌而言,这趟广州行,身体所亲历的巨大变化,仍远不如心灵所受到的激荡。

一九二三年出生在中国大陆的郑文煌,年纪轻轻就加入国军跟随国民政府抗战,经历了抗日战争,历次国共内战、古宁头战役等。一九四九年随着国民政府来台,不久即从军中退役,改做房屋漏水修补工程的生意。原本脾气不好的郑文煌,对子女的教育仍不改军人作风,让子女们敬而远之,而他也不以为意。

这次在广州期间,一位大陆学员拍拍郑文煌的肩膀跟他说:“老弟啊,你都没修心性!”他一下醒悟没修去自己的坏脾气,经常动怒,然后骂妻子、骂子女,实在不应该!他说:“心性没提高,功不长,身体当然无法净化,当然得病啊。”

回台后,郑文煌开始注重心性修炼,他的改变,妻子感受最深:“以前都是我服侍他。他回到家,要帮他脱袜子、倒茶。广州回来后,他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反而是他泡茶给我喝,完全相反了!”

他的女儿郑惠文回忆说,从广州回来之后,爸爸开始有了笑容,冷若冰霜的扑克脸融化了,不但变得会替别人着想,跟妈妈还会开起玩笑,简直脱胎换骨。她说:“爸爸以前很难亲近,我们小时候看到他就是赶快闪人,亲子关系是疏远的。后来发现不一样喔,家里就变得融洽了。”

“世间像我这样被病痛折磨的人太多了……”何来琴想着;又看着自己家庭的变化;再加上北京学员经常来信鼓励:“你们一定要出去,把法传出去。”于是他夫妻俩决定行动,让更多人能从中受益。

但是该怎么做呢?他们仿效大陆学员的做法──到外面建“炼功点”。于是夫妻俩就在住家附近寻找合适地点。

一番寻觅之后,他们来到台北阳明山公园花钟附近,觉得这里环境不错,空气清新,还可以俯瞰整个台北市,视野好。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这天清晨六点半,何来琴与先生在花钟附近挂上女儿手写的“法轮大法好”横幅,打开录音机播放炼功音乐,开始炼功。台湾第一个法轮大法“炼功点”就这样成立了。

从山上到山下

在阳明山公园花钟附近的幽僻处,何来琴夫妇俩柔美流畅的动作,伴随悠扬的炼功音乐,第一天清晨就吸引不少游客驻足询问。而他们也依照李老师的要求:“不能收钱、不能收礼,完全义务教功。”

短短的期间内就有几十人陆续加入炼功的行列,有来自附近天母地区,也有来自松山、新店等大台北地区的民众。何来琴回忆:“来学的人也觉得很奇妙,他们很少上阳明山,可冥冥之中就觉得要来这里。”一名被炼功音乐吸引的民众,当他走进炼功点,随着比划法轮功第一套功法的动作“弥勒伸腰”时,一直以来无法伸直的双手,竟然伸直了,这着实让一旁的妻子大感讶异,因为这位先生肺部开刀后,平常穿衣都需妻子协助,而他还边炼功边说:“炼功真的很舒服!”

就如同何来琴夫妇所曾经历过的身体神奇变化,这样的事例在炼功点也屡屡出现。

现任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副理事长黄春梅,也是无意中加入阳明山的炼功行列。

1995年4月台湾首个法轮大法“炼功点”成立,阳明山前山公园炼功点,很短时间内就有很多人加入。(博大出版社提供)

自婚后就跟随先生从台南至台北定居,近二十年的全职家庭主妇生活,让黄春梅特别期待假日的家庭活动。一九九五年双十节,好不容易等到繁忙的先生有了假期,不料他却依然与客户相约打高尔夫球,负气的黄春梅因此独自到天母住家附近的阳明山走走。

走着走着,在山路的拐弯处,黄春梅看见三、四个妇人在炼功,她说:“我放下了伞,跟着她们的动作就比划起来了。”内向的她觉得功法十分优美,当时她就想学,然而害羞却让她不敢开口。

黄春梅说往常在公园看到人练功,不时的也会兴起想学的念头,但总是因为内向的性格,让她始终未曾得学。

而这次回到家后,黄春梅却异于以往的后悔自己没有行动。隔天,在相同的时间她又到了相同的地方,却没看见有人炼功。她狐疑的想:“我记错了时间吗?”于是,她决定在不同的时间再来看看。找了几天后,她终于又发现了炼功的人。这回她鼓起勇气向炼功的妇人开口了。于是妇人告知她何来琴夫妻炼功点的讯息。

那个周日,张清火开着车载着妻子上阳明山参加晨炼,到了阳明山却看不到有人炼功,因为怕迟到很着急,心急如焚。黄春梅看到旁边有一个卖菜的,她就过去问那个卖菜的:“听说这里有人在炼法轮功,是在哪里?”那个卖菜的手往台阶上一指说,在那上面。她沿着台阶上去,那时郑文煌正在跟学员讲话:“这个功法不只是要炼功,还要学法,修心性。”也正好是郑文煌跟学员在讲话,黄春梅就没有迟到,可以来得及跟大家一起炼功。

一段时日以来,他们夫妻就对打坐深感兴趣,也曾拜访寺庙想学打坐,却无缘入门。就这样,黄春梅夫妇也加入了炼功的行列,每逢假日的清晨就一起上阳明山的炼功点炼功。

集体炼功时,大家都是依照炼功音乐里李老师的口令而动,当时的三C产品并不发达,播放炼功音乐的收音机又大又重,一个礼拜就得更换电池。黄春梅夫妇俩眼看着郑文煌提着笨重的收音机,还免费义务的教大家炼功,心里过意不去,“我们就跟郑文煌说,我们买了收音机了,以后我们来提吧”

不久,黄春梅夫妇建议在天母公园建炼功点,郑文煌察看了天母公园环境后,同意建点。就这样,一九九五年年底,在天母公园成立了台北第二个炼功点。之后,郑文煌就两边跑,有时在阳明山,有时在天母公园炼功。当有新人来学功,有时郑文煌也会让黄春梅去教。虽然当时台湾还没有“辅导员”的概念,但是黄春梅也逐渐的负责起辅导新学员的工作,日后也成为天母炼功点的辅导员。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五年年底,天母公园成立了台北第二个晨炼的炼功点。(博大出版社提供)

开办“九天学法炼功班”

一九九五年年底,阳明山上小小的炼功点挤满了三十多人,外加每日众多来探询学习的人潮,这些现象虽然让郑文煌夫妇十分高兴,但是也让他们意识到一个新的问题。因为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功法,强调除了炼五套功法外,还必须“修心性”。而要如何才能修好自己,提高心性呢?那就必须学法。《转法轮》即是指导学员如何修炼的最主要一本书。但是当时他们仅有一本《转法轮》、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以及一套李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学员们轮流传阅的速度实在过于缓慢。眼看着新加入的学员无法深入了解、真正修炼,他们夫妇俩内心不免着急。于是他们写信向大陆学员求助。

金色种子,转法轮,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一九九五年,台湾当时仅有一本《转法轮》及 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博大出版社提供)

恰巧,原上海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聂淑文随先生来高雄定居,在北京研究会的联络下,聂淑文带来了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影带,并协助郑文煌夫妇在家中成立“九天学法炼功班”。

所谓“九天学法炼功班”,是开始学习法轮大法最完整的一种方式。在九天中,每天观看一卷李洪志老师在大陆讲法的录影带,九天共九卷,看完影带后再由学员教授五套功法,每天课程约两至三个小时。

一九九六年一月,尽管《转法轮》一书当时在大陆各省奇缺,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还是寄了一百本《转法轮》到台湾。这样一来,大家就不用在轮流借阅中枯等。

郑文煌家里的客厅成了九天班的地点,他们夫妻俩又十分体贴,任何时段、不管人数多寡都配合学功人的便利时间开班。郑惠文回忆,“当时家里好像是道场,人来人往,经常都是满的,从客厅一直坐到饭厅、坐到房间门口。”

 

金色种子
一九九六年初郑文煌夫妻在天母家中成立“九天学法炼功班”。(博大出版社提供)

原本个性内向的何来琴,招呼着陌生的人,教功、讲解,看在女儿郑惠文眼中,极少接触社会的母亲,已从一个怯于面对大众,脱胎成为一个有“自信”的人。郑惠文认为母亲的那份自信起源于“她在做一件对的事情,对人有益的事情”。郑惠文解释道:“那是一个‘善念’,她觉得:‘因为我自身受益了,我就要把这样的东西传递给别人。’”

而父亲郑文煌呢?除了脾气从暴躁转为平和之外,更看淡了物质、名望与金钱利益。生意上要不回来的债务,就慨然将那些支票、本票全都撕掉。由于法轮功强调义务教功,即便是九天学法炼功班,一样是免费的。曾有人学炼后,身体疾病全消,感恩之际,拿来了一叠的“酬谢金”,即便当时郑文煌的经济条件并不很好,他仍然遵照李老师的要求而坚持拒收。

眼看着严父变慈父,原本一年到头几乎都躺卧病榻的母亲变得生龙活虎,家里气氛融洽,充满了欢笑,郑惠文与哥哥、弟弟也因此相继修炼法轮功。

南传桃园

当时就读大学夜间部的郑惠文经常把妈妈的故事告诉别人,几乎是逢人就讲,包包里还放着她自己设计的法轮功简介,许多高中同学、专科同学、大学同学以及老师,也因而相约到她家里学炼、上九天法轮功学习班。

后来郑惠文去了一家公司工读,依然有机会就讲妈妈的故事,同事、主管不少人也参加了九天班,其中包括一位患有严重坐骨神经疾病的同事刘皇影。

一九九六年,三十四岁的刘皇影,走到人生谷底。每日拖着疲惫的身躯下班,夜里躺在床上,任何一个翻身、移动,就迎来彻骨的疼痛。那时的他,每走十步必须蹲下休息,才能再走。

在病征初显时,刘皇影上医院检查,照了X光与核磁共振,结果是坐骨神经痛,脊椎第五节的腰椎盘突出并旋转。医生建议开刀,但成功率仅百分之五十。面对失败就可能终身瘫痪得坐轮椅的风险,让刘皇影怯于手术之途。

之后,历经两年多“散家产”式的求医经历,刘皇影形容自己当时急病乱投医,却只带给自己更多的失望。“我大哥说高雄有一个针灸多厉害,二话不说,机票买了就飞下去了。”找中医、试过民俗疗法,也在弟弟的介绍下向一位气功师学功,“一套功法,每人需付一万元,外加吃药,而药费每月要三万元。”学了一年多却收效甚微。

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三日,是刘皇影此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是他的生日,也是他去上九天班的第一天。后来他一口气连上了五次“九天班”,他说不是没听懂讲法内容,而是倍感珍贵,“知道这个是好东西!”

在第三次上九天班的某一天,负责营建水电工程的刘皇影在工地接到一通电话,他急忙的跑去处理,当跑上楼梯的转折时,他突然意识到:“唉唷,我怎么会跑了!”学功大约两三个月后,久治不愈的他已经大致康复了。

这样的经历也带动了他的妻子、兄弟姊妹跟着一起炼功。

一九九六年三月,刘皇影举家搬到桃园,并建立了桃园第一个炼功点,也开办了“九天班”,桃园、新竹许多人都是从他这里学炼了法轮功的。

接下文)@

金色种子
刘皇影(右一)修炼法轮功后,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参加北京国际交流会到天坛公园与学员一起炼功。(博大出版社提供)
金色种子,法轮功,法轮大法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二日,参加北京国际交流会的各国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戒台寺晨炼。(明慧网)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标题〈从阳明山扩及北台湾〉,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种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没有压制迫害法轮功,如果法轮功在中国能像在台湾一样自由发展,那么,中国可能将有数亿遵从“真、善、忍”的好人,就不会有独裁暴力、贪婪枉法,那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祥和的两岸,多么和平繁荣的世界!
  • 金色种子,法轮功
    博大出版社出版新书《金色种子》,详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传授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台湾如何开始?第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台湾人有何机缘?谁是第一批萌芽的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洪传的故事神奇,读来津津有味。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办了第一场的法轮功学习班,法轮大法正式对外广传。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广州举办的学习班,则是最后一场完整的讲法传功班,之后,李老师便只讲法而不教功。这短短两年多期间,台湾也有人参加了李老师的亲自传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触到法轮大法的台湾人是一对夫妇:郑文煌与妻子何来琴。
  • “曾经有一个传说,音乐的源起来自于万物的和谐。在音乐的旅程中,可以让我们找到一条路,走回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配合着片头字幕,画面从星空到黎明,朝阳乍现再回到夜空,伴随音乐的节节昇扬、开展,让心灵沉浸一个远离尘嚣的音乐世界!
  • 一部《辛德勒的名单》让所有观众记住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罪恶。对现代人来说,电影既是娱乐文化的最高端产品,也是演绎厚重历史事件的最好艺术形式,与历史书籍相比,一部好的电影,往往更能让历史事件和人物以鲜活的形象深深印在人们心中。
  • 梁婷婷曾在保利集团广东保南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兼财务经理,同时她还开赌场,跟一些高官、朋友一起炒地皮,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看完《转法轮》这本书之后,她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态度和行为准则,那么她又是怎么做的呢?1999年7月20日之后,中共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那么梁婷婷又经历了什么样的苦难呢?下面让我们跟随主持人宇欣和姜光宇一起去看看。
  • 梁婷婷曾经是广州军区的少校,在保利集团广东保南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兼任财务经理,见证母亲身患绝症喜获新生的神奇,深受震撼,她彻底放下了无神论,开始从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观,让我们来听一听她的故事。
  • “从小到大求学一帆风顺,目空一切,心高气傲,是国立成功大学社团联合会会长,曾经代表成大参加全国大专院校优秀青年表扬。”康舟诊所院长精神科医师周明辉回顾年轻时尚未得法的自己,他说:“即使如此出风头,处处争强,然而内心深处经常是空虚的、不快乐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