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朋友》老板:让鲜花传递爱意

人气 55

【大纪元2021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梅橙县报导)(Flower and Friend)花店位于太平洋海岸公路圣克莱门特市北海滩地区路旁,花店另一侧是Metrolink铁路的圣克莱门特车站,这也是Metrolink火车最接近大海、风景优美的路段。店主基思·琼斯(Keith Jones)和朋友1979年创建了花店,最早在拉古纳海滩经营,后来搬到了圣克莱门特市海滩旁。

在圣克莱门特市海滩旁的“花和朋友”(Flower and Friend)花店。(李梅/大纪元)
“花和朋友”花店店主琼斯做好的花束 。(李梅/大纪元)
“花和朋友”花店旁边的Metrolink铁路的圣克莱门特车站。(李梅/大纪元)

琼斯今年60多岁了,他半开玩笑地说:“我8岁就‘看见’自己从卡车上搬花……我大概15岁在洛杉矶时就和一位越战退伍军人学习怎么照顾花了。开始时没有经验,学习了很长时间,然后它就成为了职业,这是我服务于社区的方式。”回顾过去几十年,琼斯说开花店并不是他选择的工作,“在业余时间里,我们组建过乐队,我很喜欢音乐”。人们可在网上找到他们的CD《关于时间》(It’s about Time……),里面的歌曲是琼斯创作和演唱的。

疫情期间人们买花心态不一

去年5月,加州州长纽森下令关闭了橙县海滩,而加州其它县的海滩,比如不远处属于圣地亚哥县的海滩就没有关。琼斯说:“这儿海滩被关闭了,但我没有关店。你知道,农业是属于‘基本产业’范围的,花卉也属于农业嘛。”

疫情期间,“很多人确实是待在家里了,但还是有人来买花”。琼斯说:“人们心里带着爱来买花送给家人和朋友,当然也有带着恐惧来的。” 去年,他还上传了一首《失落的世界》(Lost World)的MTV,画面中一些冠状病毒在空中漂浮着,琼斯边弹着吉他边唱着:“在失落的世界里,(人们)没有时间恐惧,让爱充满(你的)内心。”

琼斯做的花束与众不同

和花卉打交道五十多年了,琼斯很喜欢花,喜欢很多种类的花。他说:“我是一个热爱自然的人,不喜欢洛杉矶那样的大城市,但像圣克莱门特市这样的地方,人们之间很友善,大家都很努力工作,环境很舒服。”“其实做这份工作也很辛苦,从早忙到晚,花卉需要仔细地照顾,每周要去买两次新花,花超过一周后就老了,不适合做花束了。” 琼斯说,他从早上来店里直到下午5点多,几乎就没有时间坐下来歇一会儿,需要整理、照顾花和给客人做花束。这儿与好事多等大商店卖花不同,他们是早上一上货后,就等着顾客路过时拿一束。

“花和朋友”花店店主琼斯(Keith Jones) ,每次换水要切掉旧的根部。(李梅/大纪元)
“花和朋友”花店店主琼斯做好的花束。(李梅/大纪元)

居民沃格尼(Brian Wargnie)来花店为妻子买花:“她做了手术今天出院,所以买花欢迎她回家。” 他表示一般有节日或庆祝活动时都会来买花;居民杰西卡(Jessica)是给女友买花,她赞叹花束做得非常漂亮。

两位刚在“花和朋友”花店买花的居民。(李梅/大纪元)

琼斯会根据顾客买花的目的、预算、想要的花卉品种和颜色,搭配出不同感觉的花束。他先用塑料纸、再用牛皮纸把花包好,然后还贴上花店的标签和系上丝带,“我会做得让它们看上去与众不同,而且我的花开得时间会比较长”。琼斯做的花束看上去有从低到高的立体感,也有的是一个大大的半球形的,花束主色调也不同,各种花搭配后有不同的感觉和香味。

沙恩(Keith Shane)是这儿的常客,他带来一个花瓶,琼斯把花配好后放在瓶里,然后他把花瓶放置在车座上并被系上安全带。“我妻子在家工作很辛苦,她是律师,我给她买束花让她开心。” 沙恩说他每个月都会来买花,“他在这卖了很多年了,做得非常好,我们一直在这买花,支持本地的小企业。”

花店有些比较特别的品种,琼斯说那些是在南美种植的,然后进口到圣地亚哥。当然照顾花也有些技巧,比如他会给花束的根部加上水,所以即使在路上几小时花也不缺水。另外,花也需要“食物”,他会让人们带一袋主要由糖分和消毒剂组成的小袋粉末,可以让花盛开又杀菌。

海边的空气很舒服,琼斯也不愿意戴口罩,“我不害怕病毒。人们应该对自己做的事负责,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那我承担责任。” 琼斯表示:“干这一行是因为很自由,我不喜欢依赖政府和让政府控制生活中的各方面。”

那么怎么看现在政府大量发放救济金,以及投资大项目来拉动经济上升? 琼斯说:“政府没有挣钱,政府只是印钞票,最后的结果就是让钞票不值钱了。”◇

责任编辑:李欣

相关新闻
情人节逢大年二十九 纽约花店老板赚到笑开怀
加州经济重启首日 花店因母亲节订单不断
本市花店疫情期间网售增
支持法轮功学员讲真相 花店老板生意红火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要改对美策略?孙大午视频引热议
【新闻看点】北京疫情爆发 全国叫停体育赛事
【财商天下】中共推高钢价 趁火打劫?
【横河观点】奥运中另类抗议 美溯源报告有新意
【珍言真语】黄晓敏:中共强制运动员服禁药
【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我的寻道之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