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文革2.0 大陆再批爱因斯坦

石山

【大纪元2021年06月22日讯】《有冇搞错》。6月22日。

中国网络科技界最近掀起一股热潮,左派人心振奋。原因是燕山大学一位教授、博士导师李子丰的一个挑战爱因斯坦相对论的项目,被河北教育厅推荐入选2021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这下,中国出人物了。

教育厅官方网站上介绍,李教授的这个项目研究,内容是“哲学和物理学的最基础问题,纠正物理学中的谬误,探索解答古老问题。项目特色,属于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颠覆性创新的、非共识的理论物理项目。”

根据大陆媒体的报导,该项目称,提出了意识是物质的一种高级有序组织形式;纠正和完善了物质命名方法;完善了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指出了狭义相对论的错误以及狭义相对论不容易否定的原因;论证了光的本性、光的传播规律和超光速现象;建立了运动物体观测论;用物体与微粒子的动量交换假说解释了万有引力定律;用电质子假说解释了电荷的本质、电荷相互作用原理与库仑定律等。

该项目简介还介绍,其科学价值是解决了物理学与哲学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确定了意识的来源,否定了鬼神论。避免了物质命名的逻辑谬误。确立了正确的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为正确地认识世界和有效改造世界奠定了基础。

该项目明确称,已推翻误导物理学界和人类认识世界基本方法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科学的健康发展扫清了一个巨大障碍。

同时,确认了光的粒子性,光的传播规律和解释了超光速观测现象。为高速物体的测量奠定了基础。为揭示万有引力的实质和作用规律指出了一条正确方向。为研究电荷的本质和库仑定律指出了研究方向。为天体物理学研究提供了一个坐标系选择方法。揭示了温度的本质和地温分布规律等。

我不是物理学家,也不是哲学家,所以对上述这些说法并不了解,最多只是一知半解,不知其所以然,所以不敢提出异议。有网友说,哲学可以批判,但哲学的批判,没有能力代替科学本身对自己的批判,还要以实验为基础。这个意思是说,对科学的批判和超越,还是应该以科学方法来进行,不应该用哲学来代替。

这位网友的话,和我的看法接近。

事实上,李教授的论文名为“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发展牛顿物理学”。李子丰教授宣称,这项研究“属于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颠覆性创新的、非共识的理论物理项目”。

所以李教授是基於哲学来反对爱因斯坦,而不是基于科学挑战爱因斯坦。

他在论文中称,绝对时空观是不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而狭义相对论则是建立在错误基础上的,是“穿着科学外衣的一种宗教”。

同时,李子丰还重新定义了牛顿的万有引力,“用物体与微粒子的动量交换假说解释了万有引力定律”,并顺便抨击了英国现代知名物理学家霍金,称“霍金的物理和天体物理理论基本没有对的”。

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哲学必然是在科学之后的,因为哲学是基于科学新发现新发展上形成的,科学本身是唯物的,而哲学确实唯心的,因为科学研究物质和世界,而哲学研究人的认识论。

所以,李教授用哲学去否定科学,这本身方向就有问题了。事实上,李教授对中国大陆媒体表示,这个被河北教育厅推荐获奖的项目,其实“还没有立项”。

今天我们主要不是讨论科学哲学问题,而是想讨论,一个还没有立项就已经被推荐获奖的项目,它的出现说明什么问题。

其实,中国已经不是第一次挑战甚至批判爱因斯坦了。

1968年3月,在中国科学院里,成立了“‘批判自然科学理论中资产阶级反动观点’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并且获得中国科学院革命委员会的积极支持。这个学习班的主要批判目标是相对论,因此又称为“批判相对论学习班”。毛泽东的女婿孔令华是学习班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

文革中批判爱因斯坦,最早也是从哲学角度,因为爱因斯坦的理论和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有冲突的地方,所以受到批判。但随着文革的发展,这种批判变成了政治批判。

爱因斯坦相对论被指控为“地地道道的主观主义和诡辩论,也就是唯心主义的相对主义”。相对论的核心假设之一,光速不变假设,也遭到严厉批判:该假设意味着“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终极社会,垄断资本主义生产力不可超越,西方科学是人类科学的极限”。爱因斯坦本人的国籍也成了攻击对象:“他一生三易国籍,四换主子,有奶便是娘,见钱就下跪。有一点却始终不渝,那就是自觉地充当资产阶级恶毒攻击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喉舌’。”

我记得在1980年代,我们大学的一位教授,用这个例子对中共政治运动进行了批判,他认为,当一个国家和社会进入一种泛政治化的局面时,就已经脱离了理性的范围,因为政治不是理性的。这种情况下,社会上的任何讨论都被政治化,只要抓到政治上的制高点,就可以统帅任何问题了。

这时候,批判爱因斯坦,不用对他的物理学理论进行挑战,不用实验和观察数据,只需要用一种“主义”就可以了。他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所以他一定是错误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不可能错的。这当然是一种不科学和反科学的结果。

批判爱因斯坦,在文革中发生并不奇怪,因为那时候是非理性情绪大爆发的时代。但实际上,对爱因斯坦的批判早在五十年代就开始了,主要就是围绕着“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哲学”进行的。

从美国留学返回中国大陆的物理学家中,有两位都是爱因斯坦的学生,其中一位束星北,是中国科技天才人物,从美国回中国后被批成右派,后来在山东监视劳动,成了精神病;另一位是周培源。周培源是北大校长,担任过中国科协主席。

在1969年文革中批判爱因斯坦的会上,周培源替爱因斯坦讲了不少好话,比如说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大学如何衣着朴素、如何关心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如何在战后参与世界和平运动等等。作为中国顶尖的科学家,周培源替爱因斯坦说的好话,不是从科学上说的,而是从政治上说的。这也很有意思吧。

另一位中国物理学大伽钱学森,就聪明得多,他先是鼓励了左派知识分子挑战爱因斯坦的勇气,然后说批判爱因斯坦,还是应该回到科学方法,用科学实验来证明爱因斯坦是错的,所以批判爱因斯坦的文章,应该迟一点再大大发表。这样,本来党报准备大肆宣传的批判爱因斯坦的文章,最后只是在中科院的单行本中发表。后来,陈伯达下台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陈伯达是文革的推手之一,他本人不是科学家,而是文人。所以中科院组织的批判爱因斯坦的文章,当然都只能用马克思主义,而不是科学理论或者实验本身作为根据。

燕山大学石油专业教授李子丰的批判爱因斯坦的项目,(根据他自己的说法)是“属于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颠覆性创新的、非共识的理论物理项目”。翻译成我们一般人的大白话,就是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然后推断出来的爱因斯坦理论的错误,而且是理论物理,就是想出来的,不靠实验证实。

爱因斯坦理论不是科学顶点,完全可以质疑挑战,这个没有问题,甚至用哲学或者神学的认识论去质疑、挑战和批判,也没有问题。李教授这个项目唯一的问题,是官方的态度和立场,它反映出中国大陆的一个走向,就是正在向文革的那条路走过去。因为这是不能反向运动的,就是说,你不能用爱因斯坦的理论来批判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哲学基础。

在这种不对称的社会体制下,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极端化。

文革中批判爱因斯坦的主要是中科院的青年物理学家,这批人后来仔细研究,希望从科学上找到爱因斯坦的漏洞,结果这批人也被批判了。被没有基本物理科学知识的领导批判成为“搞纯学术批判”,那些领导指示,“对于爱因斯坦这样的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首先要从政治上批倒批臭”,到后来,这批年青人被批评是“在批判爱因斯坦的旗帜下拜倒在爱因斯坦脚下”。

是不是让我们想起现在中国网络上的小粉红啦。《环球时报》的胡锡进,最近遭到大陆网上的粉红色风暴,被攻击得很厉害,其实一点都不意外。看看文革时的历史,就知道这是必然的。

现在中国大陆,真的是很有些像是文革那个时候的感觉了。

河北省教育厅之所以给李教授的项目报奖,当然是因为这个项目的政治正确,是马克思主义的,虽然还没有立项,但方向是正确的。

在顶尖科学界如此,其它如社会科学,政治科学的分析更不用说了,还有文艺的,历史的,经济的等等领域,大陆现在的自由空间还有多少可想而知。所谓见微知著,管中窥豹,大家也就可以了解一些中国大陆目前的社会状况了。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王堇#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躺平”对中共是个大威胁
【有冇搞错】改变了世界的八九六四
【有冇搞错】王沪宁失势和内部毛派被抓
【有冇搞错】又一招“黑虎掏心”?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死亡隧道存3谜 江浙沪发196警报
【十字路口】郑州隧道变坟场 中共十罪危害世界
【财商天下】快速降负债 恒大走出危局?
【时事军事】中印边境续对峙 共军暴露军事劣势
【横河观点】习邓都避洪灾?美打击中共猎狐
【小宇宙传说】时空穿越 他从1952来到2006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