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福奇邮件门应该引发全面调查

这不是NIAID的老板第一次控制舆论和打压异见者

人气 1114

【大纪元2021年06月0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LLOYD BILLINGSLEY撰文/原泉编译)“我只想代表我们的员工和合作者对你表达感谢,感谢你公开站出来声明,科学证据支持COVID-19病毒来源于从蝙蝠到人类的自然传播,而不是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泄露。”

以上是英国动物学家彼特‧达斯札克( Peter Daszak)于2020年4月18日写给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的一封电子邮件。这是《华盛顿邮报》,最近根据《信息自由法》(FOIA)申请获得的福奇众多电子邮件中的一个。即使进行了删减,这些邮件还是揭露了令人震惊的真相。

达斯札克是“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生态健康联盟”曾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获得370万美元的资助,用于在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以下简称武毒所)研究蝙蝠冠状病毒。

福奇坚持认为,导致COVID-19的冠状病毒不可能是在实验室里人为操纵产生的,达斯札克就此发出感谢信。他将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或者是武毒所从事的危险的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的结果,称为“阴谋论”,功能增益研究使病毒更加致命和具有传播性。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化学生物学教授、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 (Waksman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 实验室主任理查德‧埃布赖特 (Richard H. Ebright) 指责达斯札克与武毒所存在利益冲突。埃布赖特告诉记者,“世界卫生组织和《柳叶刀》的评论不能被认为是可信的调查。”

在2020年4月19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达斯札克告诉福奇,“在我看来,你的评论勇敢而可信,将有助于消除围绕病毒起源的荒诞说法。”福奇在4月19日回复了达斯札克的电邮,写道:“非常感谢你的来信。”福奇的电子邮件显然与他告诉公众的内容不一致。

福奇在2020年4月3日对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表示:“如果我们早知道病毒在中国就具有很强的传染性,我想其它国家可能会更迅速地采取行动,阻止从中国到他们国家的旅行。”

2020年4月18日,福奇对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我们将共渡难关,感谢你的来信,尽管这个世界上有一些疯子,但一切都好。”

福奇在2020年2月5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口罩实际上是为感染者准备的,防止他们将病毒传染给未感染者,而不是保护未感染者不被传染。”2020年2月7日,福奇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很多人戴着本不需要的口罩。”

福奇在2020年4月16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标明“阴谋论势头增强”,并链接到福克斯新闻的一篇报导,该报导称大流行起源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第二天,在白宫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福奇说:“一群高素质的病毒进化学家”的研究证实,这“与某种病毒从动物身上传给人类的过程是完全一致的。”

2021年3月28日,福奇以类似的方式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节目中,告诉主持人玛格丽特‧布伦南(Margaret Brennan)说:“没有证据表明病毒是在实验室中人为制造的。”2021年5月,福奇告诉记者,他“并不确信”COVID-19病毒来自大自然。这位拜登的顾问随后又改口说,病毒“极有可能”是“首先在自然界产生,然后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碰巧的是,目前的大流行并不是福奇第一次试图控制舆论,并攻击那些挑战政府权威的人。

福奇1966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但他没有分子生物学或生物化学方面的高学历。1984年,福奇成为NIAID的所长,他认为艾滋病是由一种叫做HIV的病毒引起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分子和细胞生物学教授彼特‧杜斯伯格(Peter H. Duesberg)没有发现任何科学证据支持这一说法。

正如杜斯伯格在《发明艾滋病病毒》(Inventing the AIDS Virus)一书中解释的那样,HIV是“许多无害的过客病毒(passenger viruses )之一,在急性感染期间不会引起临床症状”,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挑战HIV-AIDS假说的科学家包括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凯利‧穆利斯(Kary Mullis);哈佛大学前微生物学教授查尔斯‧托马斯 (Charles Thomas);以及生物学家、科学史学家罗伯特‧鲁特-伯恩斯坦(Robert Root-Bernstein),他是《反思艾滋病》一书的作者。

由于无法从科学上驳斥杜斯伯格,福奇竭力“封杀”这位杰出的医学家。1988年,PBS的“新闻一小时”节目派摄制组去采访杜斯伯格,但随后取消了采访,取而代之的是播放福奇攻击杜斯伯格的片段。

1989年,福奇在一篇社论中抱怨杜斯伯格的观点得到了太多的宣传。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早安美国》节目邀请杜斯伯格飞往纽约,进行采访。当天晚上,这位伯克利大学教授得到消息,采访被取消了。当观众收看该节目时,看到的是福奇。

1993年,福奇试图让美国广播公司《第一天》(Day One)节目取消对杜斯伯格的采访,但未获成功。1994年,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杂志节目《夜线》的主持人特德‧科佩尔(Ted Koppel)同意给杜斯伯格一个讲解的机会,但当节目最终播出时,出现的又是福奇。

正如杜斯伯格所争辩的那样,福奇是“艾滋病思想控制”的政府喉舌。这位NIAID的老板现在是政府控制大流行思想的喉舌,辩称“没有证据”证明导致COVID-19的病毒是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实际上,证据一直在不断增加,并指向了武毒所。

除了NIH的资助,武毒所还接收了来自加拿大一个实验室的大量致命病原体。病毒学家邱香果博士从加拿大非法转移到中国的病原体包括:埃博拉马科纳株、梅菱噶株、基奎特株、科特迪瓦株、本迪布焦株、苏丹博尼法斯株、苏丹古卢株、MA-Ebov、GP-Ebov、GP苏丹、亨拉、Nipah马来西亚和Nipah孟加拉。这些都将有助于功能增益的研究。

(注:邱香果博士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工作,2019年7月5日被加拿大情报部门以“违反相关条款”(policy breach)为由,对其进行调查。)

福奇的电子邮件应该启动对这位NIAID老板的全面调查,他是收入最高的联邦雇员。调查人员还应该披露(美国国家免疫与呼吸疾病研究中心主任、CDC的)南希‧梅松尼尔(Nancy Messonnier)博士的通信,她在2020年关于大流行的简报与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立场非常一致,而且她现在已经从CDC辞职了,她宣誓的证词也许会引发相当的兴趣。

彼得‧杜斯伯格仍健在,是安东尼‧福奇博士、国家卫生研究院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位很好的证人。这位资深病毒学家还可以对武汉出现的病毒进行专家分析,该病毒给全世界造成了如此多的死亡和破坏。

原文:Fauci’s Devasting Emails Demand Full-Blown Investiga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劳埃德‧比林斯利(Lloyd Billingsley)是《是的,我是骗子:美利坚合众骗子》(Yes I Con: United Fakes of America)、《把他们绑起来:文学调查》(Barack’em Up: A Literary Investigation)、《好莱坞党》(Hollywood Party)等书的作者。他的文章曾在《头版杂志》(Frontpage Magazine)、《城市日报》(City Journal)、《华尔街日报》、《美国大事件》(American Greatness)等多家刊物上发表。比林斯利担任独立研究所的政策研究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拜登拟赔黑奴 福奇秘签中共协议?
接种疫苗后是否需戴口罩 保罗与福奇爆争执
【名家专栏】选择福奇是对抗疫情的下下策
【横河观点】福奇资助武毒所惹疑 石正丽谎言被揭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新闻看点】中共助推拜登决断 美或不取消关税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马克时空】克里米亚基地大爆炸 乌军逆袭还是俄军自爆?
【未解之谜】南极是地下世界入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