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作家:公校的系统性问题与种族或金钱无关

人气 68

【大纪元2021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编译)美国华裔企业家、资深撰稿人海伦·罗利(Helen Raleigh)20日在“联邦党人”网站发表题为“公立学校的系统性问题不是种族主义或金钱 而是教师工会”的观点文章。

最近社会上对批判种族理论(Critical Racial Theory , CRT)的讨论很热烈,从中国移民到美国的罗利也发表了不少观点文章,是亚裔移民中反对CRT的有力声音。她曾著有《孔子从未说过》和展示中共如何像病毒一样在世界范围内积极传播其影响力的《强烈反弹:中共的挑衅适得其反》等书。

以下是她最新分析公校教育文章的摘译:

大多数家长看到孩子在班级排名居中可能觉得:这有啥大不了的。但这成了蒂芙尼(Tiffany)——巴尔的摩一所公立高中Augusta Fells Savage Institute of Visual Arts一名高中生的妈妈——心里过不去的坎儿。她儿子的GPA是0.13,这不是打字错误。

福克斯新闻在巴尔的摩的一篇报导说,蒂芙尼的儿子在四年内只通过了三门课,并且“迟到或缺勤359天”。但学校仍把他升到下一年级。

蒂芙尼的儿子在全班120名学生中排名第62,也就是说,在他后面还有58名同学的GPA为0.13或更低。2019年,他所在学校的434名学生中有2名通过了数学测试,2名通过了英语测试。

巴尔的摩市其它公立高中(BCPS)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大约41%的高中生在2020-2021学年的GPA低于1.0。只有21%的高中学生的GPA为3.0,相当于B(良好)。

问题不在于资金

毫无疑问,疫情后长时间停课严重影响了学生学习。尽管如此,疫情前巴尔的摩仍有大约四分之一的高中生GPA为1.0或更低。BCPS的学生共78,000名,其中约76%是黑人,14%是拉丁裔。师生比为1:15。

巴尔的摩民主党市长布兰登斯科特(Brandon Scott)将公校系统的灾难性表现归咎于缺乏资金。但是,蒂芙尼儿子的学校每年收到逾530万美元,平摊到每位学生的费用超过12,000美元。

至于BCPS,监督美国政府各机构预算开支的非营利性组织OpenTheBooks的Adam Andrzejewski发现,该地区的预算为14亿美元。这大约是每位学生18,000美元,比全国平均水平1万2612美元高出40%以上。此外Andrzejewski指出,BCPS的10亿美元预算已到位,作为疫情救助的一部分,国会在2020年为该地区的金库增加了8,500万美元。

那么,钱都去哪儿了呢?Andrzejewski的研究表明,BCPS当年在工资单上花费了近6.5亿美元。例如,即使学校在学年的大部分时间关闭、走廊上空无一人,它仍为24个大厅监视器支付了69万8,639美元。去年,BCPS的20位顶级管理人员总共赚了550万美元,其中首席执行官33万9,028美元。

信不信由你,BCPS有一个“成就与责任”办公室,有六名员工,尽管看起来他们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对BCPS的低绩效负责。去年,所有六人的薪水都达到了六位数,其中包括“首席成就与问责官”特蕾莎·琼斯,她的年薪为19万2,827美元。

BCPS还设有专门的“公平办公室”,其既定目标是“改变年轻人的成效,使种族不再是学业成功的预测因素”。其导演特蕾西·杜兰特去年的收入为14万3,800美元。该办公室的资源页面提供了大量推荐读物,包括“致白人组织领导人:沉默就是暴力。这就是你现在应该做的”和“成为黑人的白人盟友的12种方法”之类的文章。

问题不是种族主义

BCPS管理人员和教育工作者拥有丰富的资源来帮助学生在学业上取得成功。那么,为什么几乎一半以少数族裔为主的学生的GPA低于1.0?教师工会和批判种族理论(CRT)的倡导者喜欢指责系统性种族主义。他们把任何导致不同种族群体之间结果不平等的事都推到种族主义头上。他们已经将数学、科学、 正确的英语语法和标准化测试视为“有文化偏见”和种族主义。

有一股力量在全国推动“非殖民化”课程,在“种族平等”的名义下消除标准化考试和天才班项目,质疑特殊高中入学考试。这批激进主义者早晚会定GPA是种族主义并呼吁取消GPA。

然而,真正种族主义的观点是:认定黑人和西语裔儿童无法理解莎士比亚,不需要知道2+2=4,或者认定这些儿童与白人同龄人之间的考试成绩差距永远无法弥合。实际上,来自贫困和弱势家庭的黑人和西语裔儿童已经证明他们可以读好书。看看纽约市,特许学校的学生(主要是黑人和西语裔孩子)一直优于同龄人在工会控制的公立学校的表现。

例如, 2019年“3到8年级的特许学生中有63%通过了州数学考试……而传统公立学校的这一比例为46%。57%的特许学生精通英语,而普通公立学校的这一比例为47%。”

纽约市公立特许学校网络之一Success Academy的数学和英语熟练率超过90%。这些成绩令人印象深刻,推翻了教师工会和CRT活动家关于课程和考试是“种族主义”的说法。

真正的问题

BCPS公立学校的真正系统性问题既不是资金也不是种族主义,而是教师工会。他们反对任何可能挑战他们现状的事情,从基于绩效的薪酬到问责制或竞争。他们散布有关特许学校的错误信息,并阻止父母选择最适合孩子的学校。现在他们想取消标准化考试,不想让公众知道学生不及格的情况有多严重。

但是家长知道。疫情是一个转折点。由于远程学习,家长有机会亲眼目睹孩子的教育内容和质量。家长们已经开始要求问责。

发现儿子的GPA为0.13的蒂芙尼说,“我拒绝让他成为一个统计数字,好像他什么也不是。我不会让这件事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

这个国家不能看着蒂芙尼的眼睛,继续假装说公立学校因种族主义和缺乏资金而让她的儿子失败了。◇

责任编辑:李悦

相关新闻
哈佛歧视亚裔案  纽约多团体吁复审
西点军校也教种族批判理论 议员:恐有损军力
CRT引混乱 医学博士遇“难题”
5千左派教师要教CRT 学者批逻辑矛盾引混乱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海航董事长及总裁被抓 孟晚舟将回国
【新闻大家谈】廖天琪:德大选后对华关系有变?
【重播】美日印澳首脑白宫会谈 应对中共挑战
【秦鹏直播】孟晚舟签DPA协议 解析双方交易
【财商天下】股价反弹 恒大恐被国有化
【未解之谜】不可思议的跨国灵魂互换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