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作家:公校的系統性問題與種族或金錢無關

人氣 68

【大紀元2021年07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編譯)美國華裔企業家、資深撰稿人海倫·羅利(Helen Raleigh)20日在「聯邦黨人」網站發表題為「公立學校的系統性問題不是種族主義或金錢 而是教師工會」的觀點文章。

最近社會上對批判種族理論(Critical Racial Theory , CRT)的討論很熱烈,從中國移民到美國的羅利也發表了不少觀點文章,是亞裔移民中反對CRT的有力聲音。她曾著有《孔子從未說過》和展示中共如何像病毒一樣在世界範圍內積極傳播其影響力的《強烈反彈:中共的挑釁適得其反》等書。

以下是她最新分析公校教育文章的摘譯:

大多數家長看到孩子在班級排名居中可能覺得:這有啥大不了的。但這成了蒂芙尼(Tiffany)——巴爾的摩一所公立高中Augusta Fells Savage Institute of Visual Arts一名高中生的媽媽——心裡過不去的坎兒。她兒子的GPA是0.13,這不是打字錯誤。

福克斯新聞在巴爾的摩的一篇報導說,蒂芙尼的兒子在四年內只通過了三門課,並且「遲到或缺勤359天」。但學校仍把他升到下一年級。

蒂芙尼的兒子在全班120名學生中排名第62,也就是說,在他後面還有58名同學的GPA為0.13或更低。2019年,他所在學校的434名學生中有2名通過了數學測試,2名通過了英語測試。

巴爾的摩市其它公立高中(BCPS)的表現也好不到哪裡去——大約41%的高中生在2020-2021學年的GPA低於1.0。只有21%的高中學生的GPA為3.0,相當於B(良好)。

問題不在於資金

毫無疑問,疫情後長時間停課嚴重影響了學生學習。儘管如此,疫情前巴爾的摩仍有大約四分之一的高中生GPA為1.0或更低。BCPS的學生共78,000名,其中約76%是黑人,14%是拉丁裔。師生比為1:15。

巴爾的摩民主黨市長布蘭登斯科特(Brandon Scott)將公校系統的災難性表現歸咎於缺乏資金。但是,蒂芙尼兒子的學校每年收到逾530萬美元,平攤到每位學生的費用超過12,000美元。

至於BCPS,監督美國政府各機構預算開支的非營利性組織OpenTheBooks的Adam Andrzejewski發現,該地區的預算為14億美元。這大約是每位學生18,000美元,比全國平均水平1萬2612美元高出40%以上。此外Andrzejewski指出,BCPS的10億美元預算已到位,作為疫情救助的一部分,國會在2020年為該地區的金庫增加了8,500萬美元。

那麼,錢都去哪兒了呢?Andrzejewski的研究表明,BCPS當年在工資單上花費了近6.5億美元。例如,即使學校在學年的大部分時間關閉、走廊上空無一人,它仍為24個大廳監視器支付了69萬8,639美元。去年,BCPS的20位頂級管理人員總共賺了550萬美元,其中首席執行官33萬9,028美元。

信不信由你,BCPS有一個「成就與責任」辦公室,有六名員工,儘管看起來他們中的任何人都沒有對BCPS的低績效負責。去年,所有六人的薪水都達到了六位數,其中包括「首席成就與問責官」特蕾莎·瓊斯,她的年薪為19萬2,827美元。

BCPS還設有專門的「公平辦公室」,其既定目標是「改變年輕人的成效,使種族不再是學業成功的預測因素」。其導演特蕾西·杜蘭特去年的收入為14萬3,800美元。該辦公室的資源頁面提供了大量推薦讀物,包括「致白人組織領導人:沉默就是暴力。這就是你現在應該做的」和「成為黑人的白人盟友的12種方法」之類的文章。

問題不是種族主義

BCPS管理人員和教育工作者擁有豐富的資源來幫助學生在學業上取得成功。那麼,為什麼幾乎一半以少數族裔為主的學生的GPA低於1.0?教師工會和批判種族理論(CRT)的倡導者喜歡指責系統性種族主義。他們把任何導致不同種族群體之間結果不平等的事都推到種族主義頭上。他們已經將數學、科學、 正確的英語語法和標準化測試視為「有文化偏見」和種族主義。

有一股力量在全國推動「非殖民化」課程,在「種族平等」的名義下消除標準化考試和天才班項目,質疑特殊高中入學考試。這批激進主義者早晚會定GPA是種族主義並呼籲取消GPA。

然而,真正種族主義的觀點是:認定黑人和西語裔兒童無法理解莎士比亞,不需要知道2+2=4,或者認定這些兒童與白人同齡人之間的考試成績差距永遠無法彌合。實際上,來自貧困和弱勢家庭的黑人和西語裔兒童已經證明他們可以讀好書。看看紐約市,特許學校的學生(主要是黑人和西語裔孩子)一直優於同齡人在工會控制的公立學校的表現。

例如, 2019年「3到8年級的特許學生中有63%通過了州數學考試……而傳統公立學校的這一比例為46%。57%的特許學生精通英語,而普通公立學校的這一比例為47%。」

紐約市公立特許學校網絡之一Success Academy的數學和英語熟練率超過90%。這些成績令人印象深刻,推翻了教師工會和CRT活動家關於課程和考試是「種族主義」的說法。

真正的問題

BCPS公立學校的真正系統性問題既不是資金也不是種族主義,而是教師工會。他們反對任何可能挑戰他們現狀的事情,從基於績效的薪酬到問責制或競爭。他們散布有關特許學校的錯誤信息,並阻止父母選擇最適合孩子的學校。現在他們想取消標準化考試,不想讓公眾知道學生不及格的情況有多嚴重。

但是家長知道。疫情是一個轉折點。由於遠程學習,家長有機會親眼目睹孩子的教育內容和質量。家長們已經開始要求問責。

發現兒子的GPA為0.13的蒂芙尼說,「我拒絕讓他成為一個統計數字,好像他什麼也不是。我不會讓這件事在我的眼皮底下發生。」

這個國家不能看著蒂芙尼的眼睛,繼續假裝說公立學校因種族主義和缺乏資金而讓她的兒子失敗了。◇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哈佛歧視亞裔案  紐約多團體籲複審
西點軍校也教種族批判理論 議員:恐有損軍力
CRT引混亂 醫學博士遇「難題」
5千左派教師要教CRT 學者批邏輯矛盾引混亂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傳山東殯儀支援河南 變種病毒虐南京
【時事縱橫】鄭州祭頭七驚當局 美中打響金融戰
【十字路口】美副卿訪華 王毅劃3紅線自曝危機?
【秦鵬直播】鮮花堆滿地鐵口 鄭州人掀翻遮羞牆
【首播】專訪程曉農:中共如何盜竊美國技術
【財商天下】一份紅頭文件 教育股遭遇滅頂之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