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天价维稳费”说明了什么?

人气 3491

【大纪元2021年07月22日讯】最近出狱的辽宁访民刘丽,在其案卷材料中,看到当地街道办事处出具的《关于刘丽稳控费用情况说明》。其中写道,2009年至2020年共花掉稳控费208万余元。相关的费用支出明细,与实际情况相差很大,存在严重问题。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八一红菱街道访民刘丽,为工伤的父亲刘树义的劳工权益上访了十多年,问题至今没有解决,刘丽却不断遭到迫害,并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1年7个月,今年7月4日,刘丽刑满出狱。

当初,刘丽被羁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时,妹妹刘怡向法官要求当她的代理人。刘怡在阅卷时,看到这份街道办事处出具的《关于刘丽稳控费用情况说明》,立即拍照存底。

近日,这份涉“天价维稳费”的“情况说明”在网上曝光后,帖子很快被网管删除。刘怡在微博转发后,有关部门不断给她打电话,要找她“谈话”。估计是要对刘怡“维稳”了。

那么,这个“天价维稳费”说明了什么呢?我以为,至少说明四点:

一、中共把人民当敌人

去年5月,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说,中国有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对于这6亿中国人民来说,208万元是一笔天文数字的钱。

中共声称,在刘丽和她父亲身上花了208万元。但是,刘丽的妹妹刘怡说:“我爸的案件12年了,到现在没有解决,在地区都不给你解决,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最后说不归他们管。”

中共花了208万元维稳费,却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那么,这么多钱都花到哪里去了?上述“情况说明”称,“其中用于刘丽及刘丽父亲刘树义的医疗费、帮扶救助费大约32万人民币,占到整个费用的百分之十五,其它都是财政拨款的维稳费用。”

关于32万元后面还要谈到,这里先不讲。扣除32万元,还有176万元。176万元花在哪里了?全部用于“维稳”了。如何“维稳”?就是不许刘丽申冤,不许刘丽上访,抓刘丽,遣返刘丽,对刘丽实施刑事拘留等。

近些年来,“天价维稳费”一直是受国内外广泛关注的话题。

2019年,广东《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官方发行的俗称“图解‘国家账本’”的数据发现,2019年的公共安全支出预算占全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5.9%。如果按这个比例以及235,244亿元的基数计算,中国的公共安全支出的预算高达13,879亿元,比军费还高,2019年中国军费开支是11,900亿元。而所谓的“公共安全支出”,主要是维稳费。

军费主要用于抵御外敌的,维稳费主要是用来对付老百姓的。维稳费比军费还高,说明中共实际上是把老百姓当敌人对待的。

刘丽是一个最普通的老百姓,就因为替父伸冤,最后被判刑、关进监狱。中共将被判刑的人归类为“敌我矛盾”。中共“维稳”刘丽的结果是,刘丽提出的问题没解决,刘丽却被打成中共的“敌人”。

中共所谓的“维稳”,不是正视矛盾,用科学的方法分析矛盾,妥善解决矛盾,而是千方百计掩盖矛盾,不断积累矛盾,最后激化矛盾。在这种思路下,积累的问题愈来愈多,涉及的领域愈来愈广,维稳的范围越来越大,维稳的成本越来越高。

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是:敌人越来越多,维稳费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二、中共把人民当傻子

上面提到208万元中,32万元被说成是“用于刘丽及刘丽父亲刘树义的医疗费、帮扶救助费”。

但是,刘丽和她的妹妹刘怡指出:“其中扶贫救助款,街道和村里的合起来23万多元,刘家1分钱没收到。”这23万元到哪里去了?

刘怡在上述“情况说明”中还发现,她父亲2019年10月30日在北京同仁医院的治疗费用49,870元。然而,刘树义2018年11月6日就去世了。怎么会有这笔费用?这笔费用是谁列出来的?最后进了谁的腰包?

上述“情况说明”中列出的费用中,还有刘丽到北戴河之后中共花的维稳费。但是,刘丽从来没有去过北戴河,哪来到北戴河“维稳”刘丽的费用?这笔钱是谁列出来的?最后进了谁的腰包?

别的都不说,仅上述三笔账,都是糊涂账。但是,它却是经过了辽宁沈阳苏家屯区八一红菱街道办事处官员、公安局的预审警官、检察院的检察官、法院的法官,至少四个中共机关的官员审查、把关。这些官员全部,无一例外,都在瞪着眼睛说瞎话。

这是严重的失职渎职,是知法犯法、执法犯法,欺上骗下,玩弄法律,利用职权,践踏人权,把老百姓当傻子。

刘丽姐妹到八一街道办事处找一位负责信访的原副书记反映情况,要求将208万维稳费的信息公开。原副书记说,这个做不到,即使查出来了,也不会给你们看。

在涉及人、财、物等与中国人民利益密切相关的问题上,中共一向的做法是暗箱操作,对老百姓能蒙就蒙,能骗就骗,能糊弄就糊弄,能忽悠就忽悠。

这208万维稳费,中共不可能对外公开。对于各级政府官员所在地区、部门乃至全国的维稳费,中共也不可能公开。

三、“天价维稳费”养了许多不干正事的人

中共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也就是说,宪法规定了公民有上访的权力。从中央到地方都有信访部门。国务院下面有国家信访局,各省、地、县等都设有信访局。

如果按照宪法规定,老百姓依法申诉、检举、控告后,有关国家机关按照宪法的规定“查清事实,负责处理”,问题也就解决了。

但是,中国的现实是,上至中共最高层领导人下至最基层官员,虽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但是,没有一个官员真正把宪法白纸黑字的规定当一回事。老百姓反映的问题,长时间无人理睬,或者理睬了也敷衍了事,导致老百姓不得不长年累月反复上访。

对此,中共不是从根源上解决老百姓为何长年累月上访问题,而是派出大量人员进行截访、息访、维稳,通过各种手段限制或剥夺老百姓的申诉权、检举权、控告权。

每年的中共“两会”期间,或其它重要会议、重要活动期间,全国各地都派出很多官员,从当地一直到北京,层层截访,由此浪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难以计数。

四、“天价维稳费”的根子在中共

中共一直讲:“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的意思是,中共政权是靠“枪杆子”夺取的,中共政权也是靠“枪杆子”维持的。

中国有句老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为什么?兵手里有枪,有枪的人,就会凭借枪来横的。

上访是干什么?伸冤,讲道理。但是,中共手里有枪,没那个闲功夫听一个最底层的老百姓讲道理。于是,上访—无人理睬—继续上访—截访—再上访—再无人理睬—再截访,如此恶性循环不断,导致“中共国”出现一支数量庞大的“上访大军”和同样数量庞大的“截访大军”。

说到底,“中共国”不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国。“中共国”的官,不是由中国人民选举产生,没有得到中国人民的授权,因而是不合法的。虽然不合法,但是,“老子”手里有枪,“老子”打江山,“儿子”坐江山,而且要世世代代坐下去。

中共是代表“枪杆子”的国,是代表“强权”、“极权”的国。在一个以“枪杆子”为依托的强权、极权国家,有权有钱就有理;无钱无权,再有理也没理;老百姓要伸冤、要公平、要正义,比登天还难。

强权、极权如何维持?就靠高压与欺骗。高压靠“打手”,欺骗靠“写手”。中共当政72年,高压与欺骗并行72年,靠纳税人的血汗钱,养了无数“打手”与“写手”,“维稳费”不是“天价”都不可能。

结语

时至2021年,中国大陆发生许多恶性杀人案件。比如,6月7日,上海复旦大学数学学院海归博士姜文华,将学院党委书记王书珍割喉杀死;7月5日,上海市政设计院一名海归人员将所长割喉杀死。

正常国家,通常会采取一切办法,尽量化解矛盾;“中共国”不是正常国家,而是“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一直压到种田的;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总书记”,持续72年的高压和欺骗,已经将社会矛盾积累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

“天价维稳费”,纳税人已承担不起;高压与欺骗,纳税人已忍无可忍。且看中共还能折腾多久?

责任编辑:高义 #

相关新闻
王友群:江泽民是中共最黑恶势力的“黑老大”
王友群:中共内斗空前激烈的九大信号
王友群:财政吃紧?中共仍疯狂挥霍百姓血汗钱
王友群:中共外部环境更恶化的九大表现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广州再现惊魂一幕 南京甩锅闹4笑话
【财商天下】资金外逃 北京慌了?
【首播】专访利特琼:帮助中国人民获得自由
【新闻看点】新疆沙漠遇洪水 唐英杰判9年冤狱
【马克时空】MQ-9无人机可自动起降 印度台湾相继购买
【珍言真语】陈宝莹:接棒社民连主席 面对新挑战 思考新出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