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警惕中共的“两步走”做法

人气 2232

【大纪元2021年07月2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Grant Newsham撰稿/程航编译)在拳击运动中有一种叫做“一、二式”击拳法(快速连续的左右开攻猛击)。你可能不难察觉或躲闪“第一”拳,但如果你忘了后面还跟着“第二”拳,你可能会被脸朝下地打倒在地。

中共的手法与此差不多。人们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如果击败“解放军”(PLA)和中共快速制造的轮船、飞机以及带来的威胁——甚至给美国人也带来威胁。

解决了以上问题,你闪开了中共的第一拳,可以松口气,至少人们是这样想的。

然而实际上,中共在经济上发出的“第二”拳才是它的目标。

对此,中共甚至有个说法,叫“军民融合”——将商业和经济等民事活动(第二拳)与军事活动(第一拳)相结合,作为国家力量的相辅相成的要素。

第二拳

中共的经济力量与政治力量相当——这滋养了其军事力量。

这是如何做到的?中共用赚来的钱支持其国防建设——并且中共不必被迫在“枪炮与黄油”之间做出选择。它可以两者兼得。

所谓的“一带一路”项目(BRI)在中共争取经济、政治(和军事)主导地位的努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带一路”的主要特点是中共为印太大部分地区以及拉丁美洲、非洲、中亚和欧洲的基础设施和商业项目,提供资金。

在“一带一路”中,中共既有金融方面的考虑,也有战略考虑。如果项目可以赚到一些钱,并让闲置的中国劳动力派上用场,这很好;如果中共能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获得准入、政治影响力和被依附,这将是无价的,财务结果并不重要。

为此,许多“一带一路”项目——例如港口和机场——都有“双重用途”,既适用商业、也适用军事用途。看看中共在全球哪些地方开发了港口和机场通道,其军事“用途”显而易见。中共官员和军官经常谈到这点——并不为此隐晦。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中共在所罗门群岛(Solomon Islands)和基里巴斯(Kiribati)成功利用对“一带一路”的投资承诺,获得了战略优势。2019年由于北京以不透明的方式作出的承诺,这两国都不再承认台湾的国际地位。现在有传言说,中共正在基里巴斯翻新一个美国旧机场,在所罗门群岛建立军事设施。这对北京而言是不惜任何代价的项目,也已经引起了华盛顿和堪培拉的关注。

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经常被指具有掠夺性——或称“债务陷阱外交”。这些交易通常是不透明的,对中共有利、定价过高、超出了公平或对方的经济承受力,并且充斥着对地方官员和政客的贿赂。

如果去问当地人,他们经常会说:“我们还能做什么?”几年前一位中太平洋国家的总统无意间说道:“我们这样做不是出于自愿,而是出于必要。”

早在“一带一路”正式被提出前,中共就开始做铺垫,中共的商业活动几乎无处不在,延伸到印太地区的远端——甚至覆盖到街角商铺。比如,汤加(Tonga)80%的零售业都是由近期抵达的中国人在经营。

中共从经济、到政治、再到战略的扩张会让对方产生依赖,同时也产生了不小的怨恨,但已经晚了,中共的第二拳已经发出来了。

这里还有一种综合效应,因为邻国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对中共形成了一种看法。中共的这种经济影响力不仅加强了其国防建设,还助长了一种观念,即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强国——注定要主宰世界的国家(而美国则在衰落)。这促使一些国家想要拉近与中共的关系——要么让自己与未来的赢家联系在一起,要么是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与此同时,对手们感到担忧,或被吓到。

是感受还是妄想?

在印太地区和其它地方,许多国家都被获得中国市场和资金的必要性所诱导。即使是对中共持谨慎态度的国家也说服自己——或者至少他们的企业和政治层相信——他们的繁荣取决于通过投资、援助、旅游等满足中共的需求,或吸引中国资金。

这种看法有点属于妄想。人们只需回想30年前的状况,那时的中国市场并不重要,世界照样繁荣。

中共确实正在成功地利用其经济实力,扩大其覆盖和影响力,增强军事实力并扩大潜在的军事力量。但它能继续不断地壮大下去吗?它也面临一些严峻挑战。

最大的挑战之一是中国货币——“元”或人民币(RMB),不能自由兑换。中共在海外做任何事情或从海外购买任何东西都必须有可兑换的货币,例如支付海外建设项目,或购买公司(一些具有国防或两用性的技术),或购买港口和机场等财产,以及购买政治影响力以控制外国领土。

中共需要可兑换的货币来推动其扩张。没有人接受人民币。不用担心,北京的大部分海外活动都是由美国、西方和日本的金融机构和公司资助的;这些公司每年向中共注入大量(比如几千亿美元)可兑换货币。

这使得中共不仅可以扩大其影响力,而且可以掩盖许多内部问题,使其看起来比实际更成功。作为来自中共的奖励,外国投资者还向本国政府施加压力,不要“若怒”中共。

但是你已经看到北京的脆弱性:鉴于美国对中共的军事优势正在减弱,美元(以及让人民币与美元脱钩的威胁)是华盛顿用来对抗中共政权的最后一击,也是主要的“反击”。

北京渴望消除美国的这种优势,正尝试以多种方法来实现这一目标,包括(提倡)数字货币、“抬高”人民币和“压低”美元的做法。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币成为一种理想货币,削弱人们对美元的信心。

华盛顿对COVID的反应——花费天文数字使美元贬值(大量印制和发行美元)——很好地帮助了北京废除美元的企图。

前瞻未来

北京的“一、二”拳法,行得通吗?它能否越来越多地主导全球的行业和市场,同时扩大其政治和军事影响力?

也许吧。但中共国内的弱点掩盖了其经济增长和扩张下的残酷现实。北京面临着坏帐、通货膨胀、(国内外)对其经济和金融体系失去信心、缺乏外汇等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将被潜在的国际制裁所加剧。还有一个事实是,中国的“市场”受中共反复无常的政令所支配。在过去5000年里,没有人曾找到新的经济发展规律,中共也没找到。

再想想中共体制中最成功的人——包括中共的最高层——几十年来一直试图将他们的财富从中国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这表明那些从该系统中受益最多的人对其可靠性,也有很大怀疑,即便那不是生存问题。

比如,只需在几周内取消对人民币的出口管制,你就会看到这些钱会从中国涌向“避风港”。

也有关于外国与中国市场“脱钩”的讨论——以及一些非常初步的尝试,尤其是为了减轻在供应链上对中国市场的依赖。

但就目前而言,西方和日本的商业和金融方面——以及他们资助的政客——似乎对退出中国市场不感兴趣。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日本经济团体以及波音和耐克等大公司的声明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全力以赴”关注中国,而对中共不透明的财务管理、类似黑手党的监管执法和人权暴行,视而不见。

如前所述,值得称道的是,中国人愿意“走出去”,像过去的“洋基商人”(Yankee trader)那样从事艰苦的商业活动——如今的美国企业(及大多数其它企业)似乎对某些地区(市场)不感兴趣;那里的生活并不容易,回报也没有保证或不够大。

为了改变当前的轨迹,美国及其盟友需要为中共的经济产品提供真正的替代选择,并加大对中共投资或来自中国投资的禁令。公司股东们(和他们的律师)应该开始问他们的CEO,为什么他们要投资一个旨在摧毁国际竞争的、被操纵的市场?这些问话最好尽早完成。

在印太地区及其它地区有一种共同说法——“美国提供了安全,中国提供了商业机会。我们不想在当中做出选择。”

到了某个时候,如果中共继续打出足够多的“一、二”拳,美国就会坐在垫子上了。然后中共将为每个人,做安全和商业决策——到时,(或许)没有人能再次举起拳击手套。

原文:China’s One-Two Punch发表在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格兰特‧纽沙姆(Grant Newsham)是退休的美国海军军官,也是前美国外交官和商业主管,曾在亚太地区生活和工作多年。他曾担任太平洋海军陆战队的后备情报负责人,并两次担任美国海军陆战队武官和美国驻东京大使馆官员。他是美国安全政策中心的高级研究员。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制止中共大规模窃取基因数据
【名家专栏】对抗中共 美国需数字美元吗?
【名家专栏】美须利用法律对抗中共数据盗窃
【名家专栏】中共与BLM具有相似的议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围剿特斯拉?马斯克被骗内幕
【舞蹈三剑客】印度舞大挑战 只排练4小时
【时事军事】Y-20U加油机也扰台 中共想太多了
郑文杰:伦敦唐人街袭击事件早有预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