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专家解析河南洪灾中几个人为原因

人气 9190

【大纪元2021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河南洪灾导致郑州等地区相继被淹,县区一片泽国。旅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水利专家认为,泄洪一般是找空旷、偏僻的地方,因此在郑州发生洪灾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据王维洛介绍,河南分属中国的四大流域。像新乡、焦作的洪水,它是流进海河的;商洛地区、洛阳的洪水是流进黄河;郑州的洪水是流进淮河的;南阳那边的洪水是流进长江里。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缓和了这个河南的洪水,因为是向不同的河流里面去泄洪。但是总体来说,对于今年这次大的洪水,本身它(当地政府)就没有准备好。”他说。

7月20日,常庄水库先后发生13处管涌,紧急泄洪。王维洛认为,常庄水库以及经过郑州市的七条河流上游所有的水库同时泄洪,令经过市中心的流量远远超过贾鲁河的通过能力,是这次郑州洪水的最主要原因。

他表示,一般情况是找下游的空旷地方,比较大的那些地方泄洪的,绝对不会在城市的某一段泄洪,会找一些最穷的最偏僻的、最弱的地方。而郑州发大水是因为它几个水库、水系没有规划好。

五年来,郑州投资500亿打造“海绵城市”项目,以解决城市内涝等问题。王维洛说,“郑州把几个水库的河道都引到城市中间,来当作水景房,因为中国的房地产水景房卖得贵。你把河道拉得越长,把旁边的这十条河都往郑州里面引,都引进去汇合在市中心里头,等到这上面的十几座水库同时放水的话,郑州就受不了这么大的水,所以它才发生洪灾。”

针对当局说是千年不遇的大水,他强调,这次郑州大水就是泄洪。“在郑州城里那个河堤是水泥的,是比较漂亮的河岸,很难溃堤,所以就冒出来就越过河堤了,上了马路就淹了,它的那个词就叫做‘城市内涝’了。只是到了农村以后,旁边两岸有河堤了,它才会决堤,这样就把农村的居住地和农田给淹了。”

“所谓‘千年不遇’的大雨,其实人们能记住的也时间很短,人们对很多事情他是很快就忘记。就像文化大革命过去了,人们就把它忘记了。那时候那个雨比它下得大得多很多。”他说。

集中泄洪 加剧下游灾情

此次河南洪灾也让人们反思,历史上大禹治水是靠疏导河流,而中共是以堵塞为主的大坝治水。在河南洪灾中,由于持续暴雨,诸多大中型水库纷纷告警、超汛限水位,为防止溃坝,出现汛期集中泄洪

日前郑州的洪水退去后,但黄河北岸作为分洪区的新乡、焦作等地,洪水猛涨,卫辉、濬县等地几乎全城淹没。

据河南省水文水资源局发布的消息,7月22日8时,河南省有66座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昭平台、鸭河口、赵湾、小南海、五岳、石漫滩、河口村等多个大中型水库泄洪。

7月29日,河南超汛限大中水库降至31座,卫河水系已启用7个蓄滞洪区分滞洪水。

王维洛指出,中国以前是个水文明的国家,是依靠灌溉的农业国。比如,中国古人一直在黄河边上生活,中华民族就这么延伸下来了,中华民族也把黄河称作母亲河。而中共并没有把黄河治理好。

“中共在黄河上建坝以后才对黄河治理,它有什么功绩可言呢?如果不建坝的话,拿那么多钱去用在其它的治理上面,同样可以达到效果。”他说。

“它现在玩的就是,因为你们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选了这条路,它说这是一条最好的路,那你就没有办法来试怎么治理黄河。”

他举例说,1957年开始建的三门峡大坝,建了一年半以后就废了,它现在就是不承认它败了。其实这个大坝就是废了的,只是为了面子,所以还没炸,所以它现在也是在祸害中国,以后的措施都是在这上面修修补补。

暴雨预报的准确率只有30%?

据了解,防洪应对决策是基于天气预报做出的。但大陆第一财经引述某大陆工程师称,目前,暴雨预报的准确率平均只有30%左右。

王维洛认为,“在这个天气(预报)上面是能够报准的,只是他是不是把这个事情当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办?如果他真的很花心思的话,可能预报的准确率会提高一点。”

他举例说,7月1日那天,天安门地区降雨预报准确到分钟。29日的演出提前到28日,也是根据天气预报。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他是炮弹把雨打掉的,还有像杭州的G20,青岛开什么国际会议,都保证了有一个好的天气。

中共百年党庆活动时,预报降雨精确到分钟。(网页截图)

他指出,如果像他现在这么说,只有百分之三十的预报的准确性的话,那么中国所有的大坝什么东西,那都是灾害,而且是危害的很大的。

“因为三峡工程上马的时候,所有的前提都是他们的天气预报是最准确的。水库的调度都是必须要按照他的预报来的,如果你预报是反的话,水库调度出错,它就是灾难。”他说。

南水北调加重郑州洪灾

王维洛认为,南水北调工程被中共宣传得很厉害,能够调多少的水,而且正好是南水北调加重了郑州的洪水灾难。

他说,“我们知道中国的河流都是从西向东流的,河南的整个地形也是西边高,豫西是山区,东边是平原,它都是西边往东流的。特别是卫河,卫河也是就平行着黄河流的。但是南水北调(的水)是从南向北流的,就要和中国所有的河流都进行交叉了。这一段的河流一共有八百多条,南水北调的干渠要和八百多条自然河流相交。”

“但是为了保证这个南水北调的水质,它(中共)就说不能和自然河流相加,因为自然河流的水质太差,不能影响进京的水质。那不能相交,那就得立交(通过渡槽的形式或者涵洞的形式使二者交叉通过),就像做立交桥一样,跨过去,或者是从下面钻过去。”

“像常庄水库的贾鲁河,是从南水北调干渠上面跨过来,它的输水河道抬高了,那河道抬高了以后,你想想对洪水下来的时候是什么效果?在自然界有没有河水是立交的?”

王维洛表示,南水北调根本性地改变长江、黄河两大河流系统的水文和生态功能,“它就是乱套了,等于人家说这个河流是一个人的血脉的话,就是这个经络或者说血管它是乱掉的。”

他表示,像穿黄工程就是在南水北调的干渠,在郑州西北角,从地下穿过黄河,然后在黄河的北岸又上来了。所以卫河洪水的洪灾,是绝对不能影响南水北调干渠的水的质量,(洪)水不能进去的,所以必须泄洪的,必须扒堤的,因为卫河和它是相交的。

中共相关文件也佐证了上述分析。7月20日,郑州上游的常庄水库发生管涌,紧急泄洪。据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下发“内部明电”显示,为确保南水北调安全,索河退水闸开始大流量泄洪,索河下游群众紧急转移。

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下发“内部明电”。(网页图片)

王维洛认为,南水北调对生态环境的破坏远远大于三峡工程,因为它连续破了中国的四条大的河流,把长江、淮河、黄河和海河都一起毁掉了。

此外,河南水灾期间,习近平到西藏访问,引发外界猜疑。王维洛表示,大家其实要关心一下这件事,他是为另一个比三峡工程更大的工程去做准备的,这个水电站将是三峡工程的三倍,就是喜马拉雅山大拐弯处的墨脱大坝,坝址就是在林芝市。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泄洪后12小时公布 专家:郑州洪水是人祸
水利专家王维洛:河南洪灾主因是“南水北调”
卫辉全城被淹 专家:泄洪在前 决堤在后
【一线采访】厦门多家医院停诊 民间恐慌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世界为何对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财商天下】财政赤字惊人增长 中共防公共风险
【时事军事】日本三款导弹 对准中共海军
【马克时空】澳洲改买美核潜艇 维吉尼亚级核潜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