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第一监狱奴役犯人 强迫劳动月薪只40元

人气 1209

【大纪元2021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王钰音(化名)是一名政治犯,曾在沈阳第一监狱服刑。近日,他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自己在狱中的亲身见闻,包括狱方实施的奴役、酷刑、虐杀、贪腐四个方面。他说,“里面的犯人,都希望有渠道把这些事讲出去。沈阳一监那些事是有代表性的。”

王钰音先生因为在网上发表言论,批判社会不公,被以“侮辱罪”(侮辱中国共产党)判刑。因为言论触及到习近平,他被法院用最短的时间从重从快判刑了。推特上和脸书上的账号也被删了。

他向记者出示了自己的释放证明书,以及疫苗接种凭证等证件。

王钰音的释放证等资料。(受访者提供)

他告诉记者,在监狱里所谓“隔离”都是走过场,说是一天三次测体温,测一回就完事了。“压根儿就没‘隔离’。一直都在监狱里面,以前是咋样,临走的那几天还是什么样的,只不过让你提前(在《隔离承诺书》上)签个名,全都是伪造的,没有的事儿。”

“但是(核酸)检测报告他都有,刚有疫苗的时候,犯人就要求打。我打得比较晚,因为开始我不同意打嘛,后来他们强迫,要求每个人没有特殊情况必须打,有这个条款。”

奴役

他表示,在看守所吃得不好,平时都是一些米饭,清水煮菜,也吃不饱,时间长了人都消瘦消瘦的。要想过得好,就得花钱去“高消费”。在监狱里也吃得不好,还有劳动,都得干活。

王钰音说,“(监狱)那里干活一个月最高给40元,那是干活好的。干活不好的,给你10块、20块的。工作有劳动量,劳动时间还长呢,早上六点半出工,晚上七点半才回来。有时候七点回来,还得坐板,坐在凳子上看‘新闻联播’,只要回来早的话。”

“如果完不成任务,狱警就天天骂你,找办法折磨你。还找借口打人,比如说违规、走路姿势不对啊,行为不端正啊什么的。”

监狱里面设有工厂。监狱里分两个部分,一个是犯人的生活区,就是居住的地方;一个是劳动区,就是生产的地方,都有车间。“你看那监狱不大,一共才三千多人,一年创收就得达到好几个亿。”他说。

据介绍,沈阳第一监狱主要是做服装的,服装公司的老板是天津德泰有限公司,它做外贸,向全世界出口服装。“我们主要做女装,各种各样的款式都有。因为做服装经常有德泰公司的技术师傅(来指导),警务台有大音响经常喊天津德泰公司某某师傅到哪哪来一下!所以我就记得比较清晰。”

“监狱里有很多犯人,都让我出来举报他们(德泰公司),听说国际上是不允许奴工产品的。他把衣服卖到美国、加拿大,在全世界都销售,公司挺大的。听说那公司一年能挣个几十亿。就光那一个监狱就挣几个亿,而且它覆盖的监狱还挺多,整个辽宁省大多数监狱都在给德泰公司加工服装。”

据天津德泰有限公司官网上介绍,该公司多年以来合作的面料厂与服装厂在逐渐增多,到现在为止一直保持良好稳定合作关系的工厂多达二百余家。但网页上并没有列出任何一家合作工厂的名称。

记者致电该公司,核实其与监狱方合作情况,对方称自己是新来的不太清楚,称领导半小时以后回来。半小时后记者再次拨打电话,对方接听电话后态度恶劣,追问是谁提供情况的,遂挂断电话。截至发稿,记者发送的邮件也没有收到回复。

1998年6月18日,国际劳工组织在日内瓦正式通过《关于工作中基本原则和权利宣言》,明确指出“消除一切形式的强迫或强制劳动”。

外界关注,中国作为参加国之一,不但没有履行该规定,还给予劳教系统和监狱企业大量的优惠政策,来刺激、鼓励该类产业的增长和吸引外资合作。

酷刑

王钰音介绍,监狱里面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大概转过来四五十人,各种身份都有,有的是教授、教师,还有某建筑设计院的。“我了解的他们法轮功学员判的最重的是十二年,短的有三年的,两年的,六年的、八年的。”

他特别提到,法轮功学员年年都要经历“转化”(放弃信仰)迫害。“去年十一的时候把他们都集中在一个屋里,整个窗帘全都给你拉上,就是不给你透光,关在里面,听说吃的也不好,顿顿吃窝窝头,屋里摆的全是电棍。他打没打我不知道。”

他说,“有的人‘转化’,就给他放出来;有的人就不转化就送到那个高戒备监区,天天坐板,坐一个月。”

据介绍,沈阳一监是中国三个最有名的高戒备监区之一。“他整个监狱就属于高戒备性质。我听狱警讲说咱们中国一共就三个高戒备监狱。东北的沈阳有一个,上海有一个,新疆还有一个正在建设。这是几年前我了解的情况。”

“高戒备监区主要关那些所谓犯错误的犯人,就是干部看不上的,对你不好的,就那样子。给你送到那里面去。从早上就坐凳子了,早上五点钟点坐到晚上九点钟,一动不动,除非上厕所活动一下。”

据明慧网报导,2010年,沈阳第一监狱开始着手投入3000万元建造“高戒备”监区。盘锦法轮功学员李尚诗、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刘占海,都在高戒备监区被酷刑折磨致死。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郭春占脏器衰竭出狱不到两年死亡。

高戒备监区使用过的酷刑有:熬鹰,上大挂(将手脚劈开吊起),抻地环(四肢抻开固定在地上),坐老虎凳,用牙签支开眼睛不让睡觉,往眼睛里喷辣椒水,用棉签戳耳朵、戳鼻孔,把油笔芯折弯后从鼻口一侧插进去从另一侧窜出来,用开水烫,同时用几个电棍高强度地电击全身……

王钰音在监狱结识了几个难友,刑期都很长。他说,“我认识一个法轮功朋友,叫闫旭光,他判了12年,我出来的时候,他告诉我还有八年时间。他身体不好,有结核病,经常犯病。我回来的时候,他还在医院呢,在监狱内部小医院。”

记者查询明慧网,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闫旭光,在朝阳看守所关押期间患上传染病,看守所不但没放人,还被枉判11年。

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闫旭光,2016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朝阳看守所。(明慧网)

“他是在外边发法轮功资料(被抓的)。有一回他被狱警用电棍电,快把他电死了。我听说他给狱警写了几个字:法轮大法好。因为这个事电他。”王钰音说。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中国制造”背后的血泪故事(上)
追查国际对中共奴工产品的最新调查报告
迫害法轮功的石家庄市公安局两副局长被查
在自由国家 警察保护法轮功修炼者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郑州大洪水89官被问责 疑点未解
【马克时空】俄乌冲突vs台海危机 普京vs习近平
【车评】微型的豪华 2022 Lexus UX 250h Luxury AWD
【军事热点】美国F-35战机在西太最大规模集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