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司机不算正式员工 疫情下纳税人为其买单

人气 134

【大纪元2021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凤临综合报导)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下,以Uber、Lyft为代表的网约车司机,透过“疫情失业救济”(Pandemic Unemployment Assistance)款项,能够申领到每两星期发一次的丰厚的失业金

但数月之后,随着处理等待队列大排长龙开始,这部分工人慢慢失去了失业金款项,加州受影响的“零工经济”员工,数以百万计。他们开始回到原来的工作,每星期工作,例如40个小时,不少人还靠着医疗保险和粮食卡度日。

Lyft司机艾哈迈德.埃布拉伊姆.莫斯(Ahmad Ibrahim Moss),对比2020年夏季开始申领失业金的日子与现在的辛苦工作,感觉差距很大。

类似这样为Uber、Uber Eats、Lyft或者是DoorDash、Instacart开车的零工们,在加州通过的第22号提案(Proposition 22)规定之下,都属于承包商,而不是这些公司的正式雇员,公司只负担部分医疗保险的津贴,以及保证他们能挣到的钱,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加州共有220万个这样的“零工”,在疫情期间透过“疫情失业救济”申请失业援助,还有更多的人,通过加州社会安全网络领取福利,如粮食券、Medi-Cal等。根据PolicyLink的研究,根据第22号提案的规定,也只有10%的“零工”,能从网约车公司拿到医疗津贴。

由于这些零工不算是公司员工,这些“零工经济”下的公司,也无需为他们缴纳失业保险税。

这些零工们在疫情期间领取的社会福利,都得由加州的纳税人来买单。对“零工经济”下建立起来的公司持批评的人士认为,这是让市民、小商业主们,来为这些员工买单,但却保护了这些大型“零工经济”下公司的利益,即它们的商业盈利模式。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劳工研究及教育中心主席肯.雅各布斯(Ken Jacobs)认为,当公司仅仅支付给员工基本费用之时,这些成本就得由纳税人来买单,对那些低薪的工作来说,是以公共成本为代价的。

近年来,雅各布斯试图对零工转嫁给纳税人的成本进行定量研究。在他与共识迈克尔.瑞奇(Michael Reich)共同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认为如果Uber和Lyft的司机在2014至2019年间是雇员,那么这2家公司至少要为加州失业保险基金缴纳4.13亿美元。而目前,加州由于疫情期间失业金大量发放,已经向联邦举债230亿美元。

医疗保险方面,情况也比较类似。根据PolicyLink近期的研究,网约车司机工会(Rideshare Drivers United)的会员有29%的零工医保靠Medi-Cal,另有16%的司机则没有医疗保险。Medi-Cal的费用由加州州府、联邦的预算联合承担,但地方政府,主要透过公立医院,为全国的Medicaid预算平均贡献15%的份额。按旧金山大约五万名网约车司机来计算,有多达14,500名司机,依靠的是政府资助的医疗保险。

此外还有另外的暗藏的成本,按照旧金山75%有Medi-Cal医保的人,都同时有粮食券来推算,大约有多达10,875名网约车司机有粮食券。除开疫情期间额外的食物援助,这些粮食券相当于旧金山每人均摊186美元。还有一些司机还向地方非营利组织、免费诊所和食物银行获得援助,这些项目都是由政府补贴,由纳税人掏钱的。

网约车公司则争辩称,80%的网约车司机,每星期工作不到20小时,所以公司不应该将他们与雇员相提并论,而这些司机也仅仅是将开车作为副业,挣点零花钱。

而网约车零工们的代表杰夫.维特(Geoff Vetter)则回应称,对那些失去工作和收入的司机来说,灵活的工作时间是生命线,对于那些在历史性衰退下,需要找到新的挣钱维生方式的人来说,也是如此。维特还说,多数网约车司机的其它工作,都可提供诸如医疗保险的福利。◇

注:新冠状病毒,也称武汉肺炎病毒,大纪元认为叫“中共病毒”更准确。因该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因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并造成全球大流行。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陈柏州

相关新闻
加州法官:Uber和Lyft须将司机列为员工
加州22号提案通过 Uber司机有喜有忧
疫情后网约车价格无优势 更多旧金山人选出租车
网约车司机周三全美发起罢工 盼获合法权益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 】重返人权理事会 美将与中共对决
【古韵流芳】聪慧过人极贵之相 梁皇后自勉自律
【百年真相】“歌仙”之死 陈歌辛农场受难
【拍案惊奇】中共是台独鼻祖 升级三空军基地
【马克时空】U-2侦察机超越RQ-4全球鹰 更胜无人机
【未解之谜】透视千里之外 日本“千里眼之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