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国家队队医出书 揭运动员服禁药内幕

人气 3320

【大纪元2022年01月11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易凡、王佳宜采访报导)前中共国家体育运动队队医薛荫娴于2017年携带68本工作日志逃离中国,她的儿子杨伟东已将这些日志整理成书并即将出版,内容披露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的内幕。杨伟东即将出版的书名为《中国毒品》,他表示出版时间点定在北京冬奥会即将召开之际,就是想提醒国际社会,中共不仅侵犯人权,更是违反奥林匹克精神。

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是应“体制要求”

据自由亚洲电台1月6日对杨伟东进行的专访,薛荫娴在日志中写道,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始于1978年。当年10月11日,时任中共国家体委副主任陈先主持召开了一次国家体委训练局医务处的会议,她本人也参加。当时她在此医务处担任篮球队的队医。陈先在会议上说,现在国外都在使用兴奋剂,“我们为什么不能使用?”从此之后,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的历史就开始了。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当时的中国刚刚结束“文革”不久,物质严重匮乏,连买食物都要凭票,运动员的身体怎么可能很快变得强健并在国际上竞技呢?那就只依能靠兴奋剂了。

1981年后,中国女排接连在国际上获得冠军。实际上大约从1980年开始,中国女排的队医罗维丝就开始研究吃兴奋剂的作用了。她1982年在中国的《体育科学》杂志上刊登了两篇关于运动员吃铁片(硫酸亚铁)的文章。一个普通人一天对铁元素的摄入量是10至15微克,而那些运动员每天的摄入量是600至800微克。吃了以后,身体消化不了,这些铁元素就沉积在体内,多年后才会出现问题。

中国运动员首先使用禁药的是乒乓球队、举重队、田径队和游泳队。在后来的试验阶段,所有运动员都吃禁药了,包括中国女排当时著名扣球手郎平。“她在80年代的时候才20来岁,怎么有能力去反抗体制要求你吃兴奋剂的安排?”罗维丝在当时发表的文章中就点了郎平的名字,说她吃兴奋剂。

这些运动员吃了兴奋剂后,产生了副作用,出现莫名其妙的头疼,全身疼痛,并且造成一些本来不会出现的运动伤害。

从1978年到1985年,薛荫娴在中共国家体委训练局医务处担任医务监督组组长。该医务处每周都有各个队的业务学习,各队遇到的问题都要向薛荫娴汇报,她在日志里记述了这些问题。即将出版的这本书,把日志中的很多内容都公开了。

1987年11月的体操杂志上,薛荫娴以中国体操队医务组全体医生的名义发了一篇文章,叫《体操运动员跟腱断裂的病因分析》。该文章详述中国体操队运动员李东华在连续服用激素一个月后出现了问题,在做一个后空翻落地时,李东华两只脚的跟腱断裂了。这就是吃兴奋剂的一个副作用,效果就是血管壁会变得很脆弱,稍有外力的碰撞,跟腱就断裂了。

2008年,110米栏世界首位大满贯选手、中国运动员刘翔跟腱断裂,薛荫娴看了其治疗的整个描述之后就说,这跟李东华跟腱断裂的成因是一样的。

骇人实例:为获奖而先受孕再打胎

杨伟东还讲述了一个自己比较了解的例子。1995年,一位多次获得乒乓球世界冠军的中国运动员邓亚萍,在参加世界锦标赛之前人工受孕。怀孕之后,她体内的雄性激素都有所增长,然后在比赛后她再去打胎。杨伟东说,其实这也是一个做法,用人工受孕增加激素的办法。

由于爆料过于震惊,大纪元记者为此向专业人士请教。

旅居新西兰的一位原中国单车运动员余先生表示,有这种说法,这并不奇怪。因为怀孕确实能增加人体内激素的量。但是一打胎之后,身体的负荷就又下来了,实际上这是非常残忍的,相当于用一种非常残忍的方法去挖掘人体的潜能。他说,单车运动以及类似的耐力比赛中常见的换血方法也很残忍,所以他并不惊讶。

日本东京大学医学博士杨思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他并没听说过这种方法,但是女性怀孕之后,血液当中会产生很多化合物,这些物质或许可以掩盖那些兴奋剂的成分,这有可能。

他分析说,因为兴奋剂也是有机化合物,同类的化合物,仪器是检测不出来的。如果怀孕之后产生的化合物,与服用的兴奋剂很接近的话,那就可以掩盖兴奋剂。检测者会认为是怀孕造成的,医学上叫“假阳性”。假阳性是很常见的。

杨思还说,兴奋剂也有很多种类。只要有专门的生物学家研究女性怀孕后会产生什么物质,然后再选择同类别的兴奋剂服用,这种可能性是有的。

拒为李宁打兴奋剂 全家遭中共打压数十年

薛荫娴今年已84岁高龄,是中共建政后的第一代运动医学专家,1980年代担任中共国家队队医。自从1970年代末,中共掀起国家倡导的兴奋剂热潮后,薛荫娴成为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前夕,薛荫娴拒绝给李宁等体育明星打兴奋剂,从此全家遭受中共数十年的打压。

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夕,薛荫娴拒绝给李宁等体育明星打兴奋剂,从此全家遭受中共数十年的打压。图为薛荫娴随中共国家队出征1988年汉城奥运会。(薛荫娴提供)

2007年,杨伟东的父亲遭到中共国家体育总局来人上门围攻,于同年12月去世。2015年,杨伟东因到中共国家体育总局抗议而被拘捕。薛荫娴2016年生重病却无法得到医治。在多方人士的帮助下,杨伟东与母亲和妻子2017年抵达德国并选择流亡之路。

薛荫娴在数十年间写有68本工作日志,其中记载着大量中共体育界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

杨伟东此前曾对大纪元记者说,除了那些已经被查出来的使用兴奋剂的案例外,乒乓球队、女子排球队、体操队、羽毛球队等,只要是属于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主抓的11个队都吃兴奋剂。中共国家体委训练局提出的所谓“科学训练”,实质就是“兴奋剂训练”。

然而,认清中共体制的邪恶并不容易。杨伟东在本次受访中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的父亲直到去世都没有认识到这是体制的问题,还认为是上级领导的问题,认为换一个领导或许会好。而他的母亲敢于提出批评和反抗,也只是出于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她当时的想法是,运动员吃了兴奋剂之后,会给这些年轻的孩子在二十年后对身体造成伤害。”

大纪元记者无法联系到文中提到的运动员,几次致电中共国家体育总局网站公示的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遭中共制度性残酷迫害 杨伟东全家流亡
中共体坛前队医:20年间万余选手使用禁药
横河:兴奋剂——金牌背后的荣耀和黑暗
前国家运动员再揭中共体育界兴奋剂丑闻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想多干几年 这么难 习麻烦不断
【秦鹏直播】10万人大会稳经济 缺一人难成戏
【远见快评】新疆集中营文件曝光 5大核心信息
【探索时分】美国向乌克兰提供鱼叉反舰导弹?
【财商天下】印太经济框架启动 中美或有一战?
【直播预告】布林肯周四概述美国对华战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