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國家隊隊醫出書 揭運動員服禁藥內幕

人氣 3167

【大紀元2022年01月11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易凡、王佳宜採訪報導)前中共國家體育運動隊隊醫薛蔭嫻於2017年攜帶68本工作日誌逃離中國,她的兒子楊偉東已將這些日誌整理成書並即將出版,內容披露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的內幕。楊偉東即將出版的書名為《中國毒品》,他表示出版時間點定在北京冬奧會即將召開之際,就是想提醒國際社會,中共不僅侵犯人權,更是違反奧林匹克精神。

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是應「體制要求」

據自由亞洲電台1月6日對楊偉東進行的專訪,薛蔭嫻在日誌中寫道,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始於1978年。當年10月11日,時任中共國家體委副主任陳先主持召開了一次國家體委訓練局醫務處的會議,她本人也參加。當時她在此醫務處擔任籃球隊的隊醫。陳先在會議上說,現在國外都在使用興奮劑,「我們為什麼不能使用?」從此之後,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的歷史就開始了。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當時的中國剛剛結束「文革」不久,物質嚴重匱乏,連買食物都要憑票,運動員的身體怎麼可能很快變得強健並在國際上競技呢?那就只依能靠興奮劑了。

1981年後,中國女排接連在國際上獲得冠軍。實際上大約從1980年開始,中國女排的隊醫羅維絲就開始研究吃興奮劑的作用了。她1982年在中國的《體育科學》雜誌上刊登了兩篇關於運動員吃鐵片(硫酸亞鐵)的文章。一個普通人一天對鐵元素的攝入量是10至15微克,而那些運動員每天的攝入量是600至800微克。吃了以後,身體消化不了,這些鐵元素就沉積在體內,多年後才會出現問題。

中國運動員首先使用禁藥的是乒乓球隊、舉重隊、田徑隊和游泳隊。在後來的試驗階段,所有運動員都吃禁藥了,包括中國女排當時著名扣球手郎平。「她在80年代的時候才20來歲,怎麼有能力去反抗體制要求你吃興奮劑的安排?」羅維絲在當時發表的文章中就點了郎平的名字,說她吃興奮劑。

這些運動員吃了興奮劑後,產生了副作用,出現莫名其妙的頭疼,全身疼痛,並且造成一些本來不會出現的運動傷害。

從1978年到1985年,薛蔭嫻在中共國家體委訓練局醫務處擔任醫務監督組組長。該醫務處每週都有各個隊的業務學習,各隊遇到的問題都要向薛蔭嫻匯報,她在日誌裡記述了這些問題。即將出版的這本書,把日誌中的很多內容都公開了。

1987年11月的體操雜誌上,薛蔭嫻以中國體操隊醫務組全體醫生的名義發了一篇文章,叫《體操運動員跟腱斷裂的病因分析》。該文章詳述中國體操隊運動員李東華在連續服用激素一個月後出現了問題,在做一個後空翻落地時,李東華兩隻腳的跟腱斷裂了。這就是吃興奮劑的一個副作用,效果就是血管壁會變得很脆弱,稍有外力的碰撞,跟腱就斷裂了。

2008年,110米欄世界首位大滿貫選手、中國運動員劉翔跟腱斷裂,薛蔭嫻看了其治療的整個描述之後就說,這跟李東華跟腱斷裂的成因是一樣的。

駭人實例:為獲獎而先受孕再打胎

楊偉東還講述了一個自己比較了解的例子。1995年,一位多次獲得乒乓球世界冠軍的中國運動員鄧亞萍,在參加世界錦標賽之前人工受孕。懷孕之後,她體內的雄性激素都有所增長,然後在比賽後她再去打胎。楊偉東說,其實這也是一個做法,用人工受孕增加激素的辦法。

由於爆料過於震驚,大紀元記者為此向專業人士請教。

旅居新西蘭的一位原中國單車運動員余先生表示,有這種說法,這並不奇怪。因為懷孕確實能增加人體內激素的量。但是一打胎之後,身體的負荷就又下來了,實際上這是非常殘忍的,相當於用一種非常殘忍的方法去挖掘人體的潛能。他說,單車運動以及類似的耐力比賽中常見的換血方法也很殘忍,所以他並不驚訝。

日本東京大學醫學博士楊思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並沒聽說過這種方法,但是女性懷孕之後,血液當中會產生很多化合物,這些物質或許可以掩蓋那些興奮劑的成分,這有可能。

他分析說,因為興奮劑也是有機化合物,同類的化合物,儀器是檢測不出來的。如果懷孕之後產生的化合物,與服用的興奮劑很接近的話,那就可以掩蓋興奮劑。檢測者會認為是懷孕造成的,醫學上叫「假陽性」。假陽性是很常見的。

楊思還說,興奮劑也有很多種類。只要有專門的生物學家研究女性懷孕後會產生什麼物質,然後再選擇同類別的興奮劑服用,這種可能性是有的。

拒為李寧打興奮劑 全家遭中共打壓數十年

薛蔭嫻今年已84歲高齡,是中共建政後的第一代運動醫學專家,1980年代擔任中共國家隊隊醫。自從1970年代末,中共掀起國家倡導的興奮劑熱潮後,薛蔭嫻成為體制內罕見的公開反對者。在1988年的漢城奧運會前夕,薛蔭嫻拒絕給李寧等體育明星打興奮劑,從此全家遭受中共數十年的打壓。

1988年漢城奧運會前夕,薛蔭嫻拒絕給李寧等體育明星打興奮劑,從此全家遭受中共數十年的打壓。圖為薛蔭嫻隨中共國家隊出征1988年漢城奧運會。(薛蔭嫻提供)

2007年,楊偉東的父親遭到中共國家體育總局來人上門圍攻,於同年12月去世。2015年,楊偉東因到中共國家體育總局抗議而被拘捕。薛蔭嫻2016年生重病卻無法得到醫治。在多方人士的幫助下,楊偉東與母親和妻子2017年抵達德國並選擇流亡之路。

薛蔭嫻在數十年間寫有68本工作日誌,其中記載著大量中共體育界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的證據。

楊偉東此前曾對大紀元記者說,除了那些已經被查出來的使用興奮劑的案例外,乒乓球隊、女子排球隊、體操隊、羽毛球隊等,只要是屬於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主抓的11個隊都吃興奮劑。中共國家體委訓練局提出的所謂「科學訓練」,實質就是「興奮劑訓練」。

然而,認清中共體制的邪惡並不容易。楊偉東在本次受訪中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他的父親直到去世都沒有認識到這是體制的問題,還認為是上級領導的問題,認為換一個領導或許會好。而他的母親敢於提出批評和反抗,也只是出於一個醫生的職業道德。「她當時的想法是,運動員吃了興奮劑之後,會給這些年輕的孩子在二十年後對身體造成傷害。」

大紀元記者無法聯繫到文中提到的運動員,幾次致電中共國家體育總局網站公示的電話都沒有人接聽。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遭中共制度性殘酷迫害 楊偉東全家流亡
中共體壇前隊醫:20年間萬餘選手使用禁藥
橫河:興奮劑——金牌背後的榮耀和黑暗
前國家運動員再揭中共體育界興奮劑醜聞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台海周圍F-35數量驚人 中共豈敢妄動
【橫河觀點】孫力軍為誰推磨 中紀委不談的話題
吳呂南:李貞駒如何走上中共間諜之路
【舞蹈三劍客】神韻七團全球巡迴演出 精采幕後
寒山碧:北京冬奧 西方國家與中共互防
中國古典舞技術技巧之「紫金冠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