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泡泡”里的北京冬奥

图为资深媒体人何良懋(灵犀/大纪元)
人气: 1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尽管中共对举办冬奥有“坚定不移”的决心,并推出严厉的“防疫泡泡”措施,未来一至两周,北京疫情的变化情况仍将对各国奥委会和参赛运动员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资深媒体人何良懋认为,用“泡泡”清零其实是掩耳盗铃。

病毒攻向北京 清零机会为零

北京冬奥不到一个月, 中共一直说要把病毒清零, 但病毒不但清不了,现在变种病毒还从西安、河南北上,攻进了离北京只有半个小时车程的天津。

1月9日,天津已经有40例阳性感染者;1月11日,河南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18例。何良懋认为,“奥运清零”的机会应该是等于零。很明显,病毒现在是南北夹攻,向北京进发。

1. 病毒清零跟冬奥有关

何良懋分析,病毒清零并不是为了奥运,不过碰巧在清零的期间刚好举办奥运。由于新型变种病毒虽然传染率高但致死率很低,西方社会应对的方法是与病毒共存。可能中共认为可用人民战争的方式去对付病毒,这个做法就很像1958年的大跃进。

2. 谎言掩盖不了真相

新冠病毒已经令美国接近85万人死亡,全世界死亡人数已经超过500万,但中共仍然坚持只有4000多人死亡。何良懋表示中共一直在掩盖疫情真相。

美国知名刊物福布斯《Forbes》在1月3日发表了由新泽西州史蒂文斯理工学院金融课程主任卡尔霍恩(George Calhoun) 根据《经济学人》的模型撰写的分析报告,对中国的清零政策的有效性,尤其是中国官方报告的感染率和死亡率提出了质疑。比较中国和美国疫情的结果,是无法用统计医学、以至到社会学的角度来解释中国的死亡数字为什么这么低的。

文章提到,该文章发表的时候,美国有超过82.5万人死于新冠肺炎(现在接近85万),中国全国死亡人数只是4600多。美国人口不到4亿,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有14亿人。中国官方报告的武汉肺炎死亡率是每10万人有0.321人死亡;而美国是每10万人有248人死亡。美国的平均死亡率比中国高出800倍。

该学者引述《经济学人》的病毒模拟数据结果,根据超额死亡率的计算,中国的死亡人数绝对不是官方现在公布的4600多人,而是170万人。约等于美国死亡人数的两倍。就是说中国官方数字把死亡率低估了100多倍。何良懋认为中国报告的死亡率是绝不可信的。

有专家从2021年中国人口统计发现,2020年的全国死亡总数比起疫情之前几年都有很大幅度的上升。推算出2020年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应该是超过100万。

现在不管天津也好,西安也好,所有的感染数字都是官方公布的,因为冬奥举办在即,何良懋认为中共官方压低或改动这些数字,是绝对有可能的。

3. 变种病毒也许已经进京

天津和河南每天都有新增病例,何良懋认为河南的疫情并不比天津乐观。大家知道河南也是中国铁路线和高铁进北京的必经之处,尤其从上海等地来的,都要经过河南。

据资料显示,新型变种病毒Omicron虽然现在才发现确诊病例,但事实上2021年圣诞节以后,已经在天津潜伏甚至传播了最少半个月。这段时间刚好是元旦,还牵扯到学校重新开学,很多天津人可能离开过当地到全国其他地方,特别是去北京的更多。

这种情况下,变种病毒甚至可能已经进入北京。但是因为距离冬奥会不到三个礼拜就要开幕,像2020年初隐瞒疫情的情况会否再次出现?一旦出现,北京冬奥能否继续进行?将会是一个大疑问。

冬奥防疫就是在“泡泡” 里隔离

1. “清零” 是中国特色的防疫

中共政府的防疫措施一向为西方社会所诟病。何良懋认为,中共的“清零”政策本身就很奇怪。

西安还发生了一种“社会免清零”,被嘲讽为难道有“非社会免清零”吗?其实,这种“社会免清零”是在玩语言伪术。具体就是将市区里面有可能受感染或者呈阳性的人,搬到城外去。一个楼房有一例,整栋楼或小区的人都要迁出去。

这种“清零”不符合国际公共卫生的基本要求,其实就是掩耳盗铃,又被嘲讽为“掩耳到零”。

因为不管用什么交通工具搬迁,把这些人密集地安置在一个封闭的空间,比如一个大巴里面,这个过程其实也是一个传染的过程,没事也会变有事了;本来可能是极少数人有事,最后可能会更多人有事了。

1月9日,天津开展实施核酸检测。其实这种排队本身,就是群体聚集,也是一个感染的途径。所以,当局急于要清零,结果却越清越 “不零” 。

2. “泡泡” 其实就是隔离营

奥运期间,与冬奥有关的人员,比如裁判、行政人员、志愿者、厨师、司机、采访记者、教练员、运动员,以致VIP,都要待在一个闭环的冬奥场所或者酒店里面,与外部世界隔绝,防止他们跟普通的北京民众接触。

北京比赛场地和北京市已经采取闭环措施。民众被告知凡是遇到有奥运标志的比赛车辆,不可以触碰,如果发生交通意外牵扯到奥运的车辆,不要敲窗,要等专业人员来处理。所有冬奥会的车辆都要跟其他车辆保持距离,以保证防止冠状病毒的卫生泡泡不被捅破。

何良懋表示,据法新社估计,大概有3000名运动员将进入闭环的场所里面。

也就是说,“泡泡”已经变成了“生人勿近” 的地方。总之,就是把整个冬奥的场所、酒店变成了一个隔离区,变成了像香港竹篙湾那样的隔离营。

强制清零以人民生命为代价

中共政府采取极端的方式防疫,除了封城、封户、迁移、隔离,已经没有其他招数,并且已经造成次生灾难。

何良懋指出,因为中共政府已经将病毒视为一种外部势力,将之政治化。它把这个作为政治任务,是要使命必达,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达成清零的任务。

因为“防疫”,在西安已经发生了多例因为医院拒收,导致孕妇流产或者是胎死腹中的惨剧;也出现了一些长者、长期病患者,或者急症患者,由于得不到药物、手术或者及时救治而死亡的情况,而更多的灾难可能被掩盖了。这种见死不救做法是违反了国际红十字会的人道救援基本原则的。这种类似唐吉柯德对付风车的手法,无补于事。

在西安已经发现,因为抗疫而造成医院拒收引起的死亡,恐怕高于真正染疫死亡的人

无法排除的变数

1. 在“泡泡” 内就可置身于病毒之外?

何良懋认为,中招的风险是不能100%排除的,这个就需要每一个国家的运动员自己去衡量。

首先乘坐飞机这个过程已经是高风险,因为飞机是一个封闭系统,不可能每一次都包机。

第二,就算包机,这个飞机之前搭载过什么人?这个飞机的通风系统怎么样?也是问题。

其三,到了北京,就算分开不同的通道,因为会有无症状感染,所以可能会互相感染了而不自知。

2. 如果病毒攻进了北京,会封锁北京吗?

由于疫情不断变化,所以最后这3周,出现变数的机会不能排除。

何良懋认为,中共“坚定不移”要搞冬奥,估计就算病毒攻进北京,可能也会在数字方面做手脚。中共在这方面是“专家”。它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是没有。

除非情况一发不可收拾,中方才会考虑延迟,或者是采取更多特别的措施。据法广的报导,1月底中方会宣布再进一步的关于冬奥的措施。

现在各国主要是在外交层面抵制北京冬奥。如果北京的表现更恶劣,导致抵制升级,中共也可能会趁机推迟奥运。

3. 加奥委会与运动员应考虑参赛风险

何良懋表示,加拿大外交抵制北京冬奥的做法已经确定。至于疫情的风险,加拿大奥委会在去年12月底也发表了看法,指出北京冬奥存在风险,提醒运动员要注意。

他相信,未来一两个礼拜,加拿大奥委会也会就疫情作出决定,是否建议运动员为了国家奖牌、荣誉,冒着危险进入高风险的运动区去参赛?

何良懋认为,现在不但北京要衡量,各国的奥委会、各国的运动员都要衡量。因为这一次看上去,那个风险比去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风险还要大。

他笑称,虽然普京已经表示会参加北京冬奥开幕式,但如果疫情变得严重,普京会不会亲临北京都值得怀疑。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