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诗省灾情雪上加霜 何良懋:我们需要思考

2021年11月15日,阿伯茨福德市多个农场遭遇洪水袭击。(卑诗省府图片)

人气: 1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1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报导)11月中旬以来,接连大雨、暴雨,造成了卑诗省出现百年洪灾。本周的大雨更令当前的灾情加重。资深媒体人何良懋对这次水灾是这样看的。

何良懋表示,本周二经历了半个月以来第3次暴雨天气。省府已启用紧急预警系统(Alert Ready),通过手机通知特定地区的省民有关恶劣天气的情况。这也可以看出暴雨影响的严重程度。

灾区急需即时救援

何良懋提到,加拿大联邦政府对于这次卑诗省的洪灾也很关注,第一时间已经派出军队帮助救灾。 但问题是加拿大联邦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救援部门去处理救灾,很多时候都要靠民间的力量。

他表示,阿伯茨福德(Abbotsford )市的食物银行(Food Bank 已经在接受外来的捐助。据了解,大温哥华地区的不少教会,也呼吁教徒捐现金给食物银行;教会也有直接拨款给阿伯茨福德市的食物银行。

何良懋希望,如果读者、网友愿意帮助,也可以拨打电话或上阿伯茨福德市食物银行官网捐钱,帮助阿伯茨福德市的灾民。这些捐款全部都可以抵税的。 

天灾是主因 山火留后患

从阿伯茨福德市到希望(Hope)镇,为什么灾情那么严重,何良懋认为:地理环境、加上天气因素、再加上居民住在低洼地带。这三大因素造成了灾情这么严重。 

再加上 今年秋季到冬季的雨水比往年多,雨下完一次又一次。据说第波的暴雨,34天就下了整年的雨量。

1. 天气因素

在短时间里不断地下很大的雨,是导致洪灾最关键的因素。 

2. 人为因素

大约一个世纪前,阿伯茨福德市有条10公里长的公路,大致沿着苏马斯山(Sumas Mountain)脚下的东南边缘,成为广阔的苏马斯湖(Sumas Lake)的边际线。从西北的苏马斯山一直延伸到东南部的维德山(Vader Mountain)的农牧区,都在一个低洼地带,以前是湖底。苏马斯湖于1920-1924年被人工排干,成为了现在的菲沙河谷区肥沃的农田。但是一下雨就会容易造成水浸现象。

3. 地理环境因素

因为很多公路离开大温地区、进入阿伯茨福德市、希望镇,向东一路延伸,都是处于河流密集的区域。包括菲沙河也是在这些地方拐弯的。这些地方就容易淹水。 河流拐弯的地方一般是峡谷,两边是峭壁或者是高山为主。这些公路往往要经过峡谷或者是很陡斜的地方,向东进发,经过内陆再到亚省。一旦暴雨、雨水过多的时候,山上的泥石就会发生塌方,造成泥石流,将道路冲塌了。陡斜的地方被泥石流冲垮了,低洼的地方又被水淹了,就造成了双重打击。

4. 内陆山火加剧灾情 

今年干旱情况很明显,而内陆火灾在过去的几年都烧得很厉害。山火令山上的植被少了,泥土少了植物保护,容易被雨水冲下来,这个都是有影响的。如果是大面积的山火,植物不能及时补种、生长,1-2年内,山火灾烧过的山地容易变成泥石流的高风险地带。 

5. 公路设计或需检讨

何良懋认为,加拿大的公路设计可能都要检讨一下。因为这些公路在内陆地区很多都是依山建造的,现在是否需要评估一下。因为依山建造公路,那个山是自然环境,就会有泥石流的风险。如果是架空的公路,是否就能避开了这些自然的泥水流的冲击?可能加拿大以往修筑公路时很少考虑这个问题。 

灾难接踵而至 我们是否有责

水灾之前是疫情,现在是水灾加新疫情——南非新的变种病毒Omicron到了,使得疫情在冬季好像比去年更麻烦了。 

灾难出现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到底与人、人类社会的问题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何良懋表示,全球很多地方过度开发土地,有很多地方水土流失。比如开公路就要开山劈石,就会砍伐很多树木。环境本来有一个自然平衡的, 因为人工的过度发展就破坏了这个自然平衡,雨水、河水失去了自然的调节作用;加上天象变化,就像今年这样,24小时下超过100毫米的雨,三天就可以下一年的雨量,使整个社区变成泽国。

现在提减少碳排放,大家就开始考虑转向使用电动汽车。其实制造电动汽车的车体、机件、零、部件也是会消耗地球资源的,还有电动汽车报废的时候,它的电池处理,不是同样也会会污染地球? 

所以这就惊醒了地球人,追求现代文明的生活,是不是技术上无止境的心思是要改变的?是不是不应该有太多物欲的要求,不应该追求一些太先进的东西追求速度和方便,就牺牲了一些原始森林,比如亚马逊(Amazon )原始森林、非洲的热带雨林的一些资源。

何良懋认为,我们的生活到了一个需要检讨的时刻警醒了人类不能够无限制的去追求一些所谓文明的舒适生活是要有一个适当、适度的节制。比如修筑公路,不可能不断的见树就砍、见山就劈。要开辟出一些原始林、保护区,保留多一些国家公园 、省级公园因为这些是祖先留下来的,不能在我们现代文明的苛索下,短时间内将它毁掉或者消费掉,来满足我们的物欲。

他指出,从这一次卑诗的水灾可以看到,在我们大温哥华地区开发的一些市镇,或者是一些大城市, 要想一想在卑诗省内陆一些没有开发、初度开放的地方。因为我们沿岸不断开发、不断修公路不断建设大城市,将问题带给了内陆城市。当雨季来临,内陆的很多城市就变成泽国,洪水为灾。我们真的需要适当地思考一下,我们自己在里面是否都有一份责任。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