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詩省災情雪上加霜 何良懋:我們需要思考

2021年11月15日,阿伯茨福德市多個農場遭遇洪水襲擊。(卑詩省府圖片)

人氣: 1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12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報導)11月中旬以來,接連大雨、暴雨,造成了卑詩省出現百年洪災。本週的大雨更令當前的災情加重。資深媒體人何良懋對這次水災是這樣看的。

何良懋表示,本週二經歷了半個月以來第3次暴雨天氣。省府已啟用緊急預警系統(Alert Ready),通過手機通知特定地區的省民有關惡劣天氣的情況。這也可以看出暴雨影響的嚴重程度。

災區急需即時救援

何良懋提到,加拿大聯邦政府對於這次卑詩省的洪災也很關注,第一時間已經派出軍隊幫助救災。 但問題是加拿大聯邦沒有一個很明確的救援部門去處理救災,很多時候都要靠民間的力量。

他表示,阿伯茨福德(Abbotsford )市的食物銀行(Food Bank 已經在接受外來的捐助。據了解,大溫哥華地區的不少教會,也呼籲教徒捐現金給食物銀行;教會也有直接撥款給阿伯茨福德市的食物銀行。

何良懋希望,如果讀者、網友願意幫助,也可以撥打電話或上阿伯茨福德市食物銀行官網捐錢,幫助阿伯茨福德市的災民。這些捐款全部都可以抵稅的。 

天災是主因 山火留後患

從阿伯茨福德市到希望(Hope)鎮,為什麼災情那麼嚴重,何良懋認為:地理環境、加上天氣因素、再加上居民住在低洼地帶。這三大因素造成了災情這麼嚴重。 

再加上 今年秋季到冬季的雨水比往年多,雨下完一次又一次。據說第波的暴雨,34天就下了整年的雨量。

1. 天氣因素

在短時間裡不斷地下很大的雨,是導致洪災最關鍵的因素。 

2. 人為因素

大約一個世紀前,阿伯茨福德市有條10公里長的公路,大致沿著蘇馬斯山(Sumas Mountain)腳下的東南邊緣,成爲廣闊的蘇馬斯湖(Sumas Lake)的邊際線。從西北的蘇馬斯山一直延伸到東南部的維德山(Vader Mountain)的農牧區,都在一個低窪地帶,以前是湖底。蘇馬斯湖於1920-1924年被人工排乾,成為了現在的菲沙河谷區肥沃的農田。但是一下雨就會容易造成水浸現象。

3. 地理環境因素

因為很多公路離開大溫地區、進入阿伯茨福德市、希望鎮,向東一路延伸,都是處於河流密集的區域。包括菲沙河也是在這些地方拐彎的。這些地方就容易淹水。 河流拐彎的地方一般是峽谷,兩邊是峭壁或者是高山為主。這些公路往往要經過峽谷或者是很陡斜的地方,向東進發,經過內陸再到亞省。一旦暴雨、雨水過多的時候,山上的泥石就會發生塌方,造成泥石流,將道路沖塌了。陡斜的地方被泥石流衝垮了,低洼的地方又被水淹了,就造成了雙重打擊。

4. 內陸山火加劇災情 

今年乾旱情況很明顯,而內陸火災在過去的幾年都燒得很厲害。山火令山上的植被少了,泥土少了植物保護,容易被雨水衝下來,這個都是有影響的。如果是大面積的山火,植物不能及時補種、生長,1-2年內,山火災燒過的山地容易變成泥石流的高風險地帶。 

5. 公路設計或需檢討

何良懋認為,加拿大的公路設計可能都要檢討一下。因為這些公路在內陸地區很多都是依山建造的,現在是否需要評估一下。因為依山建造公路,那個山是自然環境,就會有泥石流的風險。如果是架空的公路,是否就能避開了這些自然的泥水流的衝擊?可能加拿大以往修築公路時很少考慮這個問題。 

災難接踵而至 我們是否有責

水災之前是疫情,現在是水災加新疫情——南非新的變種病毒Omicron到了,使得疫情在冬季好像比去年更麻煩了。 

災難出現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到底與人、人類社會的問題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何良懋表示,全球很多地方過度開發土地,有很多地方水土流失。比如開公路就要開山劈石,就會砍伐很多樹木。環境本來有一個自然平衡的, 因為人工的過度發展就破壞了這個自然平衡,雨水、河水失去了自然的調節作用;加上天象變化,就像今年這樣,24小時下超過100毫米的雨,三天就可以下一年的雨量,使整個社區變成澤國。

現在提減少碳排放,大家就開始考慮轉向使用電動汽車。其實製造電動汽車的車體、機件、零、部件也是會消耗地球資源的,還有電動汽車報廢的時候,它的電池處理,不是同樣也會會污染地球? 

所以這就驚醒了地球人,追求現代文明的生活,是不是技術上無止境的心思是要改變的?是不是不應該有太多物慾的要求,不應該追求一些太先進的東西追求速度和方便,就犧牲了一些原始森林,比如亞馬遜(Amazon )原始森林、非洲的熱帶雨林的一些資源。

何良懋認為,我們的生活到了一個需要檢討的時刻警醒了人類不能夠無限制的去追求一些所謂文明的舒適生活是要有一個適當、適度的節制。比如修築公路,不可能不斷的見樹就砍、見山就劈。要開闢出一些原始林、保護區,保留多一些國家公園 、省級公園因為這些是祖先留下來的,不能在我們現代文明的苛索下,短時間內將它毀掉或者消費掉,來滿足我們的物慾。

他指出,從這一次卑詩的水災可以看到,在我們大溫哥華地區開發的一些市鎮,或者是一些大城市, 要想一想在卑詩省內陸一些沒有開發、初度開放的地方。因為我們沿岸不斷開發、不斷修公路不斷建設大城市,將問題帶給了內陸城市。當雨季來臨,內陸的很多城市就變成澤國,洪水為災。我們真的需要適當地思考一下,我們自己在裡面是否都有一份責任。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