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斗争后转入德州医院 COVID患者去世

人气 18

【大纪元2022年01月27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Matt McGregor报导/钟心萍编译)Anne Quiner的丈夫Scott因罹患COVID-19于1月22日在德州的一家医院去世,此前,Anne寻求法律顾问将Scott从明尼苏达州Coon Rapids的Mercy医院转出,该医院计划要停止Scott的呼吸机

“我们行动的太慢了,”Quiner的律师Marjorie Holsten告诉《大纪元时报》,“我们应该早点给他转院。他营养不良、脱水,体重不足30磅。”

Holsten表示,德州的医生报告说,当Scott被送到时,他们对Scott的衰竭状况感到震惊。

Mercy医院的医生告诉Anne,他们计划将Scott的呼吸机取下来,因为他们认为他不会康复,因为他的“肺部因COVID而受损”,而他们如果试图减少镇静剂,则只会让他感到疼痛。

Anne告诉《大纪元时报》,她开始质疑Mercy医院对Scott的医疗计划。Scott于去年11月因COVID-19并发症入院,当时医院拒绝使用替代治疗,同时开始让Scott服用镇静剂和阿片类药物芬太尼。

Anne说,她要求替代疗法以及让Scott继续使用呼吸机的请求遭到了无视。

此外,她表示,由于Scott为接种疫苗,因此她一直受到医院的歧视。她还接到过几个随机电话,说他们“希望Scott死掉;他应该接种疫苗”。

Anne表示,Mercy医院的一些医生对他未接种疫苗的状态表示不屑,正如在Anne纪录的一个电话中听到的那样,一名医生说:“不幸的是,如果我们可以时光倒流,他已经接种了疫苗,那么他就不会在这里。”

Anne在YouTube上上传的这段通话纪录现已被删除,因为YouTube称这违反了社区准则。

Anne说,由于接到的电话和负面的媒体报导,她没有透露Scott被转移到了德州的哪所医院。

Scott于去年10月感染了COVID-19,并于11月在Mercy医院住院。

当医生通知Anne他们将于1月13日将Scott的呼吸机取下来时,Anne联系了明尼苏达州众议员Shane Mekeland,后者随后联系了The Stew Peters Show的主持人Stew Peters。

随后,Anne上了Stew Peters的节目并讲述了Scott的情况,然后,Peters和他的观众给Mercy医院打了数千个电话,这导致医院关闭了电话热线。

“我们的听众向医院和Frederickson & Byron律师事务所(代表Mercy医院)打电话,让他们知道全世界都在关注,”Peters此前告诉《大纪元时报》。

Stew Peters Show组织了一个小组,与一名医生协调,帮助Scott在1月15日转移到了德州的医院。Anne的律师Holsten也提出了一项临时限制令动议,以阻止医院将Scott的呼吸机取下。

随后,Mercy医院聘请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以Holsten和Anne的立场没有“医学科学支持”为由,反对临时限制令。Mercy医院还要求法院发布命令,授权医院将Scott的呼吸机取下。

Holsten表示,法院站在她的一边,并根据如果不发布禁令将导致无法弥补的伤害的标准下达了命令。

Holsten和Anne都表示,当Scott到达德州的医院时,那里的医生对Scott的病情感到“震惊”。

“一位医生说他不知道Scott是如何活着离开那家医院的,”Anne说道,“他看着他(Scott)的图表说,‘我不敢相信他们给他服用的重度镇静药物。’”

包括Mercy医院在内的医院系统Allina Health此前告诉《大纪元时报》,他们“对为我们的患者提供的特殊护理充满信心,这些护理是由我们才华横溢且富有同情心的医疗团队根据实践管理的。由于患者隐私,我们无法评论为特定患者提供的护理”。他们还祝“患者及其家人一切安好”。

Holsten表示,Quiner一家对“在这个困难时期给予的爱和支持表示感谢”。

相关新闻
休斯顿卫理公会近一半Omicron患者接种过疫苗
因反对强制令而被停职 休斯顿医生起诉卫理公会
医院欲关闭呼吸机 重症COVID患者转到德州医院
婴儿95%身体烧伤 2年后与消防队员庆生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民航系统不单纯 涉党内倒习操作?
【新闻大家谈】中共催生与民斥“最后一代”
【秦鹏直播】不让戴口罩 李克强和习杠上了?
【远见快评】美媒曝东航坠毁是人为 东航回应
【马克时空】德国“俄梦”初醒? 援乌防空导弹、自走炮
【财商天下】核检日赚一亿 钱进了谁的口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