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官员向西安孕妇致歉的五个隐秘原因

人气 8170

【大纪元2022年01月09日讯】2021年12月23日起,中国西安以防疫为由封城,1,300万居民被扣在家中,粮食耗尽,有如饥荒,还接连传出民众病危因无法医治致死、孕妇流产等恶劣事件。在社交媒体上,怀孕的西安妇女流血的视频和凄惨的呼唤,点起中国网民怒火,也让国际社会关注中共抗疫模式带来的人道灾难。

在这种情势下,就一宗孕妇就医受阻致流产事件,中共高层和地方官员近日先后向社会“致歉”,做法罕见。这背后涉及怎样的内情?

“中共罕见对西安孕妇致歉”

中共官方1月5日宣称近日西安高新医院发生的一起孕产妇流产事件,是一起“责任事故”。当局惩罚了相关医护人员,包括罢免了医院的负责人,一些地方官员收到中共党内警告,甚至有官员公开向公众“致歉”。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孙春兰1月6日上午在一次会议上表态称,(西安)发生这样的问题“十分痛心、深感愧疚”,云云。

1月6日下午,西安市卫生健康委主任刘顺智也就孕妇流产事件公开道歉。

孙春兰应该是中共高层对封城人为制造的种种问题做出正面回应的第一人。在去年年初武汉封城期间,市民因感染病毒而无法得到医治最后导致死亡,还有染疫求医无门的例子比比皆是,当时中共各级领导对此始终闭嘴。包括也曾在武汉视察的孙春兰。

有美媒用“中共罕见对西安孕妇致歉”的大标题报导此事。外界感到错愕,显然是认为,中共向来自吹“伟大、光荣、正确”,绝不道歉,这回怎么了?

中共官员向西安孕妇致歉的五个隐秘原因

在笔者看来,这次就孕妇流产事件道歉,绝非中共官员良心觉醒,而是政治压力。官员的道歉纯属政治需要,只是原因隐秘,不敢示人。

一是因为这次民愤太大,下不了台;二是保2月举行的北京冬奥的政治需要,防止事情闹大;三是有西安地方官作为中央的替罪羊,只要保住火不烧到党中央就好;四是按中央抗疫领导小组唯一副组长王沪宁的指示,以这一内宣手法,“求理解”,收拢人心,以图掩盖更大罪恶。

但还有第五个原因更为隐秘,是因为孕妇流产事件,已冲击到中共正在力推的多孩生育政策的政治需要。

中共中央政治局于2021年5月31日宣布实施三孩政策,官媒报导称,习近平在会议上说:“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允许一对夫妇生育三个孩子。”

中共转变政策,是因为多年实施一胎化政策造成的老龄化、性别失衡和带动经济下行等问题,已成为威胁政权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随后官方频频出台配套政策“助生”,在全国掀起新的政治运动。但人们因为生活压力等原因,生育意愿低迷。

于是,如果因为有中共最高层的指示,为服从党要求多生的政治需要,各级官员公开向被流产的西安孕妇道歉,就并不奇怪了。

但不要被中共假惺惺的道歉迷惑,如果中共真想“从良”,必须向数十年间,因一胎化政策(即独生子女政策)被强打掉孩子的受害孕妇,进行道歉,并受理国家赔偿。

数十年惨烈的强制堕胎不比西安“流产”事件恐怖?

自1979年开始实行一胎化以来,中共强制流产的残暴做法像毒药一样在全中国管理体制中散播开来。从中央政府一直到村委会,人口控制是首要任务,计划生育目标与干部、生育当事人的工作和事业前途挂钩。

多年来,中国的公民有因为计划生育而被开除公职的,有被重罚致倾家荡产的。许多已怀孕六七个月,甚至九个月的孕妇,因属“计划外怀孕”,被强行注射引产针,导致母子双亡。

举两例在网路上曾引起关注的例子:

2011年,已经怀孕6个月的山东利津县姜家庄村孕妇马继红,被利津街道计生办强行带到利津县中心医院引产致死。

2012年,陕西安康的冯建梅怀孕7个月后,地方官员强迫她引产,她的一名支持者把她和血肉模糊的胎儿的照片发到网上,在全国范围内引发愤怒。

笔者在大陆时也曾听一位在中共的居委会工作数十年的女士说过,有妇女看到自己被打掉的成形胎儿后,直接疯了。

大纪元2005年3月10日曾报导一位当了两年妇女主任的金女士自述。她说在那两年期间,为了执行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她到底逼着多少人做了节育、绝育手术,逼着多少人做了流产手术,也记不清了。她一次次在恶梦中看见那些孤魂野鬼、那些未经出世就被残酷虐杀的小生命处在一种难以想像的痛苦、可怜的境地时,她再也不敢干那个妇女主任的角色了,因为她相信人做了什么事都是要偿还的。

因关注计生人权问题被迫害的知名维权人士陈光诚曾披露:“有的地方医院就直接打催生针,不是打毒针先杀死,而是直接把8、9个月大的孩子催生下来。有的孩子生命力比较强,他会自动把这个东西排出来,发出哭声。这个时候医生、护士就抓着这个孩子的脖子,把它一拧拧断,扔到缸里,就这么杀掉;有的就弄点酒精往它脸上一按,把这个孩子给呛死,当着他父母的面;还有的就直接装进塑料袋,把口扎紧,就让他这么死掉,闷死。非常灭绝人性。这样的做法对他们可能是司空见惯,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太经常了,每天可能都几百次地发生。”

中共一胎化“国策”杀了多少人?

在中共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中,到底杀死了多少胎儿?有多少受害的妇女?

根据中国大陆于2007年、2011年、2013年的官方估计,计划生育政策使得中国大陆少出生4亿多人。

美国鼓励人口生育的研究机构人口政策研究所所长毛思迪(Steven Mosh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并不质疑中共官方数字的准确性。

毛思迪说:“我的确相信,中国共产党通过独生子女政策可能使中国的人口减少了4亿。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没有出生的人包括那些在3个月、6个月或者是9个月的时候被堕掉的婴儿,以及在出生后被杀死的婴儿。它还包括那些因为妇女在堕胎后做绝育手术失去生育能力而避免生出来的人。”

中共为何不向亿万受害孕妇道歉和赔偿?

在无计其数的生命被杀之后,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近年却全面鼓励多孩生育。旅美知名维权人士陈光诚说:“在中共国内的状态下,专制到了这样一种程度,人在他们眼里已经不再是人,就是一个工具,就是像农民养的猪、马、牛、羊、兔子一样。他想让你多生他就让你多生,他不想让你多生他就堵住你的产道。”

许多网民说过类似的话:现在允许生三胎,当年那些被强制堕胎的人是不是应该获得赔偿?

其实早在当局2015年开放二胎生育之际,人们就开始思考以下问题:究竟谁该为这些不良后果承担责任?谁又该出面向以往那亿万计划生育政策受害者赔礼道歉乃至做出赔偿?6年过去,现在中共开放三孩,还是那句话:谁又该出面向那些受害者赔礼道歉乃至做出赔偿?

但中共要偿还的何止这亿万计生受害者,中共历史上欠人民的血债累累,三反、五反,文革、六四、法轮功,历次运动迫害死多少人?只不过,从这次西安孕妇收到道歉,笔者首先想起的是那巨量的未出生就被扼杀的幼小冤魂,他们在红朝乱世的空间中仍在缠绕不去。

悲剧仍会继续……

回到当下,中共官方最新疫情通报显示,河南疫情正在迅速扩大,情形直逼西安。河南多地采取紧急措施,阻断交通,限制民众外出,封闭社区、城区,展开全员核酸检测,气氛骤然紧张。这说明,从前年的武汉到今年的西安,再到稍后的河南,再到……中共的做法根本不会改变,直至社会撑不下去。

然而,在当局进一步加强网路封锁之下,如果未能及时曝光,是否还有孕妇陆续“被流产”?

近年中共频繁提出将保政权安全放在首位。在所谓“新时代”的抗疫运动中,从最早的武汉到如今的西安,中共始终在用行动表明,维稳保政权高于一切,各级官员视乌纱帽高于一切,人命则被视同草芥。

故此,凭中共一个轻轻的道歉,并不能解决极权防疫带来的人权问题。在解决掉中共之前,是根本不能解决中国的其它任何问题的。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西安高校监控恐吓 学生情绪近崩溃
西安男子突发胸痛 被三家医院拒诊后猝死
西安作协主席批评女子哭求卫生巾 引众怒
【健康1+1】西安“社会面清零”?病毒零容忍有效吗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俄乌战场 美俄面临核摊牌?
【横河观点】逆向真理大讨论 人民经济行不通
【财商天下】解救泡菜危机 韩筹建“白菜银行”
【声乐】神韵原创歌剧:王允施计除董卓(预告片)
【百年真相】“谋逆”败露?房峰辉落马之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