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工官僚全面上位 习用人策略倒退40年

人气 22362

【大纪元2022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在二十大上,习近平大力提拔军工官僚,在二十届中央委员会中,具有航空航天、人工智能、核工业技术专长的官员有81名,占比近40%,在十九届中委中,这一比例不到18%。

40年前,邓小平抛弃意识形态之争,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旗帜下,一批具有市场意识的实用主义官僚得到重用。40年后,习近平要求官员要“敢于斗争,学会斗争本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表述,已经从二十大报告中消失,很多观察人士认为,这是向毛时代的一个大倒退。

美中科技竞争

西方研究者在研究中共高层政治时,习惯于将中共官员划分成“政治官僚”(bureaucrat)与“技术官僚”(technocrat),“政治官僚”属于“革命老干部”,多来自农村或军队,但难以满足现代化的专业需求。

中共建政后,虽然有少数科技人员被党政部门吸收,但难以进入中高层,这一状况直到1982年中共十二大之后才有所改变,“革命老干部”逐渐被具有科学和管理专业的技术官僚所取代。

在江泽民、朱镕基时期,中共高层官员以水利、电机等工程出身的人居多,胡锦涛时代官员多具有社会学、政治学、法学文科背景。

但在习近平的第三任期,具有航空航天、人工智能、核工业技术专长的中委官员有81名,占比近40%,在十九届中委中,这一比例不到18%。24位政治局委员中,具有科技背景的官员人数由2人增至8人。与江胡时代的不同之处还有,这些官员得到了火速提拔、缺乏政治历练。

比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马兴瑞曾任航天科技集团总裁,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曾任航天科技集团副总裁,湖南省委书记张庆伟曾任中国商用飞机董事长,中央政治局委员、本月28日起不再兼任辽宁书记的张国清曾是北方工业公司总裁,原北京市长、新上任的上海党委书记陈吉宁是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环境分析博士,曾任清华大学校长。

习近平重用技术官僚,西方媒体一般解读为,习近平欲帮助中国摆脱西方技术封锁。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可能一直在希望跟美国进行科技竞争,或者希望在技术上超越美国,这个肯定是它的一个国策。从当年邓小平提出四个现代化的时候,中共就有这个目标。”

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告诉大纪元,共产主义运动里头比较长的一个传统,就是他们自己掌握政权后,需要有一些技术人才,帮他们去赶超西方国家,特别是核武器、航天方面,做很大投入。不管是苏联、东欧还是中国都一样。

“中国(中共)50年代就开始办哈尔滨军事工业大学,当时很多红色子女、高干子弟都派到那里去,他们一直重视军工和工业方面的培养,包括他们后来到80年代,中国开始走到改革开放之后,用的很多技术官僚,好多人是清华背景,而不是北大文科的背景,他们不从文科聘用人才。”

冯崇义说,“毛时期在干部用人建设上,完全把政治忠诚放在第一位。到了邓小平,他提出一个新口号,就是除了革命化之外,还提出年轻化、知识化和专业化,这些都属于这个技术官僚这个范畴。”

“习近平现在是70岁的人了,他上台是无功受禄,没有政绩,他急于‘建功立业’。所以他用技术官僚去的一些know how(专门技术),想动员现有的资源,要做一个拼搏,但是这种拼搏,是一个自杀性的,核心技术不在中共手上。他用这些人有一些是从自己培养的,有一些是留洋回来,但是他们(的知识)早就陈旧不堪了。你看俄乌战就看出来,和西方相比已远远低于不止一个级别。那么他用自己的这些军工技术人员,哪怕全面动员起来,力量相当有限,但是最可怕的事情,权力使人失去判断,他有可能做这种就是冒险,给世界,也给中国带来灾难。”

清除异己

习近平重用军工官僚,还有另一种说法。《红色赌盘》作者沈栋在推特上表示,习近平曾给中组部长陈希(2013年进中组部)说了选拔干部的两个标准:一个是不属于某个派系(团派、江派),一个是没有贪污。

沈栋说,许多大学的校长被授予高级职位,包括新任命的上海市委书记陈吉宁,他曾是清华大学校长。沈栋认为与陈希有很大关系,陈希之前一直在教育部门工作,这些任命符合习近平的指示。技术专家进入习的视野,因为他们缺乏政治派别色彩,军事机构级别只是副部级,他们只是职能人员,受教育程度较高,腐败程度较低,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高级任命来自教育/科学部门。然后,美国的制裁促使习近平强调科学发展,但是这些任命早在十年前就开始了。

冯崇义表示,习近平讲的不用有派系的官员,其实是用他自己的派系,排斥其他派系,但有一些人派系不明显的,他会怀疑着用。至于说不贪污,这更是胡说八道,无官不贪,这是专制政权的标配。

“习近平现在是往极权主义复辟,走回头路,习近平的真正用人标准,就是用又回到政治忠诚,不仅仅是政治忠诚,而是对个人的忠诚。特别这些常委,都是他原来的手下,或者江湖上说的马仔。”

谢田认为,“我认为这次习近平,选择了这样一个中央政治局和常委(的班底),不一定是从技术官僚这个角度出发,实际上是为了维护习近平的政权、他个人的领导地位,完全是从政治的角度,从维护共产党的政权的角度,去选拔这些人的。

“中共实际上有这个传统,技术官僚被认为是比较容易管理,比较听话、顺从。比方说前几届政治局里边有一个清华帮,清华以前有一个口号是刻苦学习。它培养的一些理工科类科技人员,不那么关注自由、民主、人权,只是想做共产党统治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北大毕业的就不一样了,北大人可能更关注于自由和人权。”

“洋务派”与“军工派”

自从入世以来,中国有大批熟悉美国和世界事务的技术官僚出现,他们具有经济学、管理学、历史和哲学等文科背景,这些学科在历史上被批判为“资产阶级”学说。

二十大之后,与军工派的崛起相反,具有经济学、哲学文科背景、被认为支持改革开放的“团派”被团灭,李克强和王岐山,以及持自由市场立场而闻名的人如财政官员刘鹤、易纲和郭树清,纷纷离职。

同时,习近平还在中国各大学成立马克思主义学院,并清理西方教材,似乎习近平正在复辟毛时代的政治生态。

冯崇义说,“中共认为马列主义这个东西,已经占到最高的地位,不需要去学习西方的人文科学或者政治理论,中共需要的知识,只是西方的理工技术,这是一以贯之的政策。只不过说,现在已经在用人方面,在政治高层把它突出出来。

“80年代开始公派留学生,几乎清一色都是理工科的,文科的人少之又少。我当年是拿中英友好奖学金留英,是全国第一批,后来有六四,变成最后一批了。一共32个人,只有2个是文科的,一个是我,我从南开出来是学历史,还有一个是人民大学学发展经济学的,其余全部都是理工科的,工科最多。”

谢田表示,“实际上中共团派里边,有很多是所谓的洋务派,就是比较主张亲美,对外保持开放,但这一批人实际上这次(20大)被彻底击垮,连胡锦涛都被当众羞辱,这些人都起不到什么作用,谈不上真正的派别。中国现在只有一个派别,就是亲习派或者习的党羽派,或者就是中共的顽固派。

“他(习)是加强与美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对抗,希望把中共意识形态、什么人类共同体推广到全世界,实际上是一个中共知道自己即将灭亡,知道自己被全世界围剿、被技术封锁,反过来干脆就以攻为守,全面出击,通过它已经有的这些金钱外交,或者腐败、垄断这些方式,通过一带一路,来向全世界发起进攻。”

科技自力更生

在二十大报告中,习近平说要“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以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集聚力量进行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坚决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

一大批被提拔的专家,大部分都受过高等教育,拥有丰富的研究或行业经验,许多人都拥有研究生或博士学位,曾在海外学习,并管理过大学或跨国公司。在美国技术封锁的情况下,习近平似乎把科技自立自强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谢田表示,习近平实际上很崇拜毛泽东时代的举国体制、闭关锁国的这种策略。但技术发展首先需要有基础科学作为基础,还需要有一个非常自由、开放、包容的创新环境,而中国共产党严格控制社会,连基本信息都不通畅,更没有这种开放和自由环境。所以中国实际上在基础科学领域,除了数学和统计,有些中国人脑瓜比较好使之外,其它领域几乎没有世界领先的。

谢田说,“技术领域,中情局的那些报告,说什么中国在半导体、量子信息、生物技术、绿色能源,都有什么长足进展,我看并不是这样。

“半导体技术最先进的芯片生产,中国大概只在35、65纳米上面有自己的能力制造,还都是西方给的,最新的芯片已经到7纳米,到3纳米、2纳米,差距很远,中共在国际封锁之下,很难突破。

“至于量子科学,基本上就是中共的一个骗局,实际上全是在玩虚的,就是吹牛,国家级吹牛,什么都没有。真正的量子计算机是美国,只有两家公司在做,谷歌和IBM有这个真正的突破,中国根本没有这个突破。

“生物技术实际上我们也看到,从病毒研究到基因工程改造,完全是从欧美吸收来的科学家,到中国去兼职,把中国带起来了,但实际上真正的硬体设施都在美国。绿色能源,我看不出绿色能源有什么太多技术上的突破,中国就是把整个太阳电池板市场给搞乱了。”

冯崇义认为,共产主义运动在全球,它本身没有创造力,专制制度对各方面的创新,都打压压制。苏联当年有一些航天、核武器尖端技术起来,其实都是跟西方学来或偷过来的。中共更加明显,是苏联从西方那里学到技术,转手给了中共。所以它(共产主义国家)一直依赖西方先进技术,才能够发展军事、发展经济,这种依赖性是制度性、结构性的,如果离开了西方民主世界的先进技术,就会越来越落后。

“毛时代为什么技术差距那么大?(原因是)整个30年的技术封锁、闭关锁国。中国从80年代以来有一些发展,经济上有华侨的支持,后来是欧美直接挂钩,把很多技术转让过来,(中共)以这个市场换技术,所以他才有机会发展。

“如果他(习)现在倒行逆施,重新关国门,那意味着整个中国的技术,跟西方的距离会急剧地拉大,但是受苦受难的不仅仅是中共,还有所有中国人。

“那种落后状况是非常可怕的一种摧残,就是从摧残中国人的心智、民族的智力到科技水平,对民族来讲,是一个自杀的行为。但对它们(中共来说)不可能赢,因为现代科技是发展得越来越快。

“其实这个政策他(习)也不可能真正推行到底,你看他还在分化西方,特别是和欧洲、德国拉得非常紧。这个政策没有改变,他还是要用市场去换技术,包括最近芯片问题。记得在APEC会议上,他(习)特别去见几个台积电的老板。这都是他的战略,他不可能真正地去闭关锁国。”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两大因素重创中共财政 富人忧被“共同富裕”
【一线采访】清零看不到头 企业苦苦挣扎
新书揭示中国人权真相 加跨党派议员推荐
六四天网负责人:李大师警世之作激励人向善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中央和地方抢钱 官员将加入讨薪
【秦鹏观察】任泽平炮轰司马南 突然偃旗息鼓
【中国禁闻】监狱大量人员死亡 南京统筹处理遗体
【晚间新闻】卫健委吹哨人:北京20万遗体待火化
【思想领袖】环保标准将破坏经济和生活方式
【全球新闻】“不是过年是奔丧”大量中共党员死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