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阴性仍被困上海方舱 乌克兰人:我想回国

人气 1823

【大纪元2022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在展览中心改造的上海方舱医院内,一位被隔离的乌克兰人说,她宁肯回乌克兰战区,也不想待在方舱、等待清零。

美国公共广播电视公司(PBS)周四(4月15日)采访到一名在上海方舱隔离的乌克兰人简‧波鲁博特科(Jane Polubotko),她已经在上海居住了八年。

因为上海的COVID-19疫情措施,她现在被隔离在一处方舱医院内,那里住了4,000人,她是唯一的一个外国人,138是她的代号。

“这里的设施条件不是很好。没有淋浴,已经有18天没有洗澡。”她说,这里的灯24小时都开着,没有任何隐私。

她过去三次的测试结果都是阴性,但她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这种不确定性——缺乏沟通——只会增加集体焦虑,不仅仅是我感到沮丧、焦虑和愤怒”,波鲁博特科说,“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被迫待在这里,我们实际上对社会没那么危险。”

对波鲁博特科来说,现在是时候离开中国了,即使她的家乡在乌克兰,正好位于战区。对她来说,战区似乎比看不到尽头的清零等待要好。

“我只想离开这里。我迫不及待地想回乌克兰。”她说。

北京一直为其清零政策辩护,称它可以拯救生命。但清零政策更是一项政治任务,当局不会轻易改变。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黄延中说:“中国(中共)的这项(清零)政策,你不能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证明它的合理性。

“当最高领导人自己对政策进行个人押注时,政策上的转弯可能会破坏他的个人领导力,甚至给他的政权合法性带来问题。”他说。

另一方面,北京称,担心医疗系统被COVID-19病患挤垮所以才要清零,但事实上,清零政策限制了医院提供常规医疗服务的能力。中国社交媒体上有很多病人被拒治疗、延误病症甚至死亡的视频和求助信息,人们质疑,清零政策造成的次生灾难超过疫情本身。

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蒙克研究所(Munk)亚洲与全球事务资深研究员王慧玲(Lynette Ong)表示,上海是中国的富裕地区、老百姓受教育程度较高,严苛的限制措施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引致中共官员们避之不及的政治不稳定。

她说:“一旦人们开始质疑,他们就会公开或隐蔽地表现出某种抵抗,而这本身实际上可能会演变成另一个社会动荡的根源。”

“任何形式的阳性案例或死亡率都意味着官员没有履行职责,这对他们的职业生涯会非常不利,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他们)采取各种措施,非要反其道而行之,有时甚至是愚蠢的举动。”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清零政策下 中国人学会反着听宣传和自救
网传《上海人民的忍耐到了极限》阅读超千万
美欧驻华商界发声 对上海清零强烈不满
上海专家与媒体人批清零政策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世界杯 习近平的“左弧球”
【微视频】世界杯亚洲球队露脸 让中共尴尬
【思想领袖】科学界忽视“疫苗伤害综合症”
【中国禁闻】抗议四起 上海人高喊“共产党下台”
【全球新闻】上海逮捕抗议者 民众大喊“放人”
【环球直击】清华大学抗议清零 蔡英文辞党主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