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一山:《时代革命》——香港最美丽的时光

《时代革命》电影海报(放映主办方提供)
人气: 9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4月22日讯】能够观看香港禁片《时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s),本身已经是“时代革命”的一部分;而《时代革命》这出电影本身,也是“时代革命”的一部分。

片长152分钟,一开头几分钟为外国观众而设,简单交代香港的历史背景。1997年,香港的主权从英国移交到中国手上,纪录片强调所谓的“回归”本应是包含“民主政制”,但民主普选不断押后,2007年落空,2017年再度落空。

2019年初,香港政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法例一旦通过,香港人可以被送上中国大陆审讯,一国两制防火墙崩溃,因而爆发了由2019年6月开始的逾二百万人参与的社会运动……甚至渐渐演变成一场“时代革命”。

完场的那一刻,我有一种绝望、疲倦和无力的感觉,所以很惭愧,无法跟着现场观众唱《愿荣光归香港》,与叫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

对不少香港人来说,观看《时代革命》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因为影片纪录了由2019年6月至2020年7月初《港区国安法》生效这一年多之内发生在香港的“恶梦”,涉及大量血腥镇压和打斗冲突的画面,以及更多不流血但更恐怖的制度崩坏事件。

对很多香港人来说,这是一个仍未愈合、不敢面对的创伤,因为中共对香港的打压,仍然是现在进行式。

要评价一出纪录片的价值,其中一些指标是究竟这出作品记录了多少珍贵又独家的真相、拍摄过程的危险性和难度有几大、对社会的影响等等。《时代革命》完全满足到这些指标,因为它收录了很多从未曝光的独家珍贵画面,包括在抗争前线现场拍摄的影片、大量前线“手足”、“家长”、“哨兵”等人士的访问影片,以及一些政治人物和时事评论员的专访。

狄更斯小说《双城记》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反送中运动中,除了有大量警暴事件之外,同时还有更多展现人性光辉的时刻。无数互不相识、蒙着面的“和理非”和“勇武派”互相信任,大家合力去争取民主公义,绝对是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奇迹。

香港人竟然会不计较付出多少、牺牲什么,单纯为了公义、自由、民主这些抽象的价值观而抛头颅、洒热血,无疑是香港历史上最美丽的时光,《时代革命》将它记录下来。

但令人感到非常痛心的是,绝大部分被访者如今都身陷囹圄或者移居海外,例如戴耀廷和何桂蓝。在2022年的时空之下,我们观看他们在2020年录影的专访片段,感觉到他们当年仍然对香港有一丝希望,但现在的香港已被摧残到一个当年难以想像的地步。部分被访者在片中流露着的天真,令现在的我们感到格外悲哀。

对我来说,《时代革命》大部分时间都散发着绝望,因为我不知道怎样“光复香港”。尽管电影结尾刻意加入了一些尝试散发“希望”的情节,例如有被访者表示“香港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香港人”、“犹太人重建以色列对香港人是非常大的启示,可以在其它地方重建香港”等等,但我仍然感到很绝望和无力。

庆幸,在电影播映后,有大约30分钟的周冠威导演分享会,我在听完这部分之后,才有一种释怀和放松的感觉。这部纪录片在全球引起关注,在香港以外的世界各地上映,成功达到了当初的拍摄目的,让世界了解香港发生什么事,有点像韩国电影《逆权司机》将光州事件的真相传遍世界。

而留在香港、有自我牺牲觉悟的周导演仍然未被拘捕,令我有一点安慰,他的讲话充满正能量和希望,令人万分敬佩。

《时代革命》最伟大的地方是,只要周导演与这部片仍然在地球上存在,就等于不断推进这场仍未完结的“时代革命”,为运动注入生命力,因为每名观众都会有所反思,继而行动,距离“光复香港”的目标越来越接近。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