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深陷“一带一路”危机 全国混乱

人气 4962

【大纪元2022年05月11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万平综合报导)目前,斯里兰卡正深陷1948年独立以来最严重经济金融危机。除疫情和俄乌战争导致这个世界第二大茶叶出口国和主要旅游观光国收入严重受损外,该国还深陷中共“一带一路债务陷阱,在总共510亿美元外债中,约110亿欠中国的。

5月9日,斯里兰卡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在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发生暴力冲突后宣布辞职。斯里兰卡因深陷中共“一带一路债务陷阱,外加疫情和俄乌战争的影响,经济崩溃,全国陷入混乱。

斯里兰卡财长萨布里(Ali Sabry)上星期警告议会,由于疫情、油价飙升以及政府减税等严重冲击,斯里兰卡可以动用的外汇储备只剩下不足5000万美元。他表示未来六个月将需大约30亿美元外援。

萨布里说,历届政府总是以新贷款来偿还旧贷款,从来没有用贷款来投资和用收益来偿还贷款,这就是斯里兰卡债务增加到510亿美元的原因。他警告说,该国将不得不忍受前所未有的经济困难至少两年。

几个星期来,大面积的停电,燃料、药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严重短缺,让斯里兰卡民众苦不堪言。商品价格平均翻了一翻,通货膨胀率前所未有地升至19%。为应付海啸般的经济崩溃,斯里兰卡央行将利率一次性提高700点,借贷利率升至14.5%,存款利率升至13.5%。

面对困境,斯里兰卡民众走上街头,要求总统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领导的“家族政府”下台。从3月31日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出现全国性的抗议活动。为平息民愤,政府宣布除总统和总理外的26名内阁部长全部辞职,41名议员退出执政党。

这一切都对斯里兰卡崩溃的经济于事无补。

在5月9日爆发的大规模暴力冲突中,有大约180人受伤,包括一名国会议员在内的5人死亡。暴力事件发生后,斯里兰卡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宣布辞去总理职务。同时,当局宣布全国无限期宵禁。

民众一直要求占据政坛近20年的拉贾帕克萨家族下台,但按照总理的辞职声明看,他的去职只是为了保住其弟的总统职位。

“一带一路”给斯里兰卡带来灾难

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对外大搞政治和经济的双重扩张,称为“一带一路”项目。该项目通过向发展中国家提供钜额贷款,在该国修建铁路、公路、桥梁、通讯、码头、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同时大量收买贿赂政府官员,输出中共的意识形态和影响力。

美国威廉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AidData研究实验室2020年9月29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到目前为止,中共在165个国家拥有13,427个项目,价值8,430亿美元。

面对短期效益,许多“一带一路”的参与国当初还对中共心怀感激。那些拿了好处的官员也为“一带一路”大开绿灯。

在“一带一路”项目中,斯里兰卡向中共举债高达35亿美元,这些项目包括:

斯里兰卡科伦坡-拉特纳普拉公路项目(由数家中国公司参与修建);
斯里兰卡中部高速公路项目(由中国二十冶集团承建);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国际机场航油改扩建项目(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十四公司);
斯里兰卡南部铁路一期项目(中共提供贷款、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承建);
波隆纳鲁沃区农用工业及农业经济中心建设项目(中国水电十四局承建);
斯里兰卡前战区供水项目(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与斯里兰卡商务促进伙伴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共同承建);
斯里兰卡肾病医院项目(中共援建);
科伦坡增建三座高楼项目(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投资);
斯里兰卡国家医院门诊楼项目(中共援建);
科伦坡港口城项目(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开发);
都喜天丽海滨公寓项目(神州国际中标一、二、三期项目);
斯里兰卡K坝项目(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四工程局作为总承包);
斯里兰卡米尼佩水坝加高项目(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建)。

美国官方“海外私人投资公司”主席、首席执行官沃什伯恩(Ray Washburne)
曾指出,“一带一路”并非帮助那些国家,只是在掠夺他们的资产。中共通过投资他国基础设施,有目的性地使受援国背上债务,然后设法得到他们的“稀土、矿产等,作为借款的抵押物。”

2017年,由于资不抵债,斯里兰卡政府将南部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及周边15,000英亩土地转租给了北京,租期为99年。

关键时刻北京不伸援手

目前,中国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债权国,在该国无力偿还的510亿美元的外债中,有110亿是欠中国的。

面对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斯里兰卡向中共提出25亿美元的紧急援助,但中共只回应提供3100万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早在今年初,斯里兰卡政府就不断公开向中共请求提供纾困资金,并与中共外长王毅会晤商谈,希望能够“借新还旧”或能够向后推延缴款期限,但中方为此并无多做回应,只是向斯里兰卡提议债务再融资选项。

斯里兰卡新闻部长戈达赫瓦(Nalaka Godahewa)表示,但一切讨论,包括3100万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仍在早期阶段。

据彭博社报导,印度马诺哈尔·帕里卡尔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Manohar Parrikar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es)副研究员苏塔纳(Gulbin Sultana)认为,中共不愿帮助斯里兰卡是不想替其它拥有大量债务的国家开先例,斯里兰卡如今处在不利位置,正好是个能达成“债转股”加深控制该国的好时机。

IMF援助谈判面临复杂性

上个月(4月)斯里兰卡请求北京帮忙担保25亿美元信贷未果后,转而与国际货币基金(IMF)谈判。

据彭博社报导,花旗集团环球市场(Citigroup Global Markets)表示,斯里兰卡总理的辞职给政治带来不稳定性,该国与IMF的援助谈判面临复杂性和延迟。

面临破产的斯里兰卡政府自今年初与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机构接触,针援助借贷相关事项进行谈判,然而IMF要求斯里兰卡政府必须提出一项可持续的债务计划才会考虑借款。

IMF负责斯里兰卡项目的野崎正弘(Masahiro Nozaki)表示,IMF和斯里兰卡从5月9日至23日开始新一轮的技术讨论。“由于斯里兰卡的债务被评估为不可持续(不能通过简单的宏观经济调整来偿还),因此批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融资,包括通过快速融资工具(RFI),将需要充分保证恢复债务可持续性。”◇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共控制斯里兰卡基建项目引担忧
斯里兰卡濒临破产 分析:一带一路血本无归
俄乌战争令中共一带一路全球战略加速崩塌
斯里兰卡动乱持续 总理辞职下台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说
【新闻大家谈】俄升级核威胁 美军放风要斩首
【时事人物】破茧成蝶的新铁娘子——特拉斯
【未解之谜】科学还是骗局?诺奖得主的惊人发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