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二十大前习近平打散地方势力?

人气 14273

【大纪元2022年05月05日讯】北京当局藉中共二十大前各省换届,正在加大中央权力控制,继续打散地方势力布局。其中广东和上海两地本土势力历来根基深厚,可作为两个观察的样本。

另外,近期多省常委级高官密集调整,跨省对调、一把手空降、非本土派握实权,成为一些重要省份的特点,但并非全部。中共地方官场因而形成的各种势力交错的局面令人关注。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广东是习打散地方势力的范本

过去五年来,中共广东省委改组,任命外来人员担任省内关键职务,逐步清除本土官员,成为外界研究习近平清洗本地势力的有代表性的案例。

中共广东第十二届省委常委会中,广东阳春人严植婵2017年9月调往安徽,广东紫金人江凌2018年1月调往河南,广东五华人曾志权2018年7月落马,广东潮阳人林少春2019年3月调往内蒙古,广东汕头人郑雁雄2020年7月调香港,在郑雁雄调离后,整个省委常委班子全部外地人。

其中,作为大陆改革开放标志和科技中心的深圳的一把手,已由内蒙古跨省调来的孟凡利接替升任广东省长的王伟中,孟凡利是山东人。

孟凡利的前任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和王伟中,也都是外省调入。其中马兴瑞是广东第一位非本地人当省长。

中共十八大之前,广东地方势力盘踞的一个例证就是省长一职紧攥在手,未曾旁落外地人。因而有“广东帮”之说。

按传统说法,广东本土的地方势力主要分为客家、潮汕、广府三大势力,其中又以1949年后曾任广东省政府主席的中共元帅叶剑英为代表的“客家帮”势力最大。在1980至1990年代后,广东本土的地方势力一度发展到顶峰,广东书记入政治局由此成为惯例。

叶剑英的长子叶选平和次子叶选宁,在中共党政系统和军队中共同拥有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并在广东本土形成势力。叶选平曾担任广东省长,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在该省及其邻近港澳事务中一直有影响力。但在叶选平从广东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后,他们的影响力开始减弱。

特别是随着叶氏两子前几年先后离世,叶家势力走向衰微,这和广东本土官员的衰落势头基本一致。

外地人空降治粤,也被一些观察者认为对应粤语和粤文化被北京压制,或与北京当局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打压有关。

另外,所谓“广东帮”,在经历李长春和张德江把持广东,以及曾庆红、周永康长期培植势力,大批本土官员也一度被认为是江派势力的一部分,并以前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为代表。

除了广东省长,在2014年之前的30年里,所有广州的党委书记也都是当地人,或者已在当地长期任职。在万庆良落马后,河北人任学锋,湖南人张硕辅,湖北人林克庆,先后被空降到广州。

按说,无论是被选中跨省任命还是空降,都应是获得中共最高层的信任。这类被称为“关键少数”的重要中管干部,由中组部呈报给习的各方面资料一定很详细,谈话要很深入,但是即便在中共十九大之后,他们的命运也并不甚好。

比如接替落马的万庆良任广州书记的任学锋虽然一度升上“第三把手”,但旋即被平调重庆,最后传出在四中全会期间“自杀”,官宣为“突发病死”。从北京空降的张硕辅,也因为广州砍榕树事件中需要担责,连带作为“广东帮”残余的广州市长温国辉一并下台。

上海成强龙难敌地头蛇的样本

上海官场比较特殊。

近期成为中共清零防疫路线争议焦点的上海,一场因封城的“官民大战”引发与官场内斗有关的质疑。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和市长龚正都是外地调入。李强是习近平主政浙江时的大秘,公认的习心腹;龚正曾与李强在浙江共事多年,传是习信任的副总理刘鹤的妹夫。但本土的市委常委、秘书长诸葛宇杰在上海疫情爆发后升任市委副书记,当了政法委书记。他同时还是市委办公厅主任、市级机关工作党委书记。

诸葛宇杰是江泽民亲信韩正当年在上海一步步提上来的人马,并且在韩正进京后仍留在李强的身边,作为“大管家”,掌控整个上海市委机关。

其他常委中虽然没有上海人,但是也有的在上海官场经营多年,算得上是上海帮成员。

比如,常务副市长吴清是安徽人,2010年11月就任上海市虹口区委副书记、区长。2016年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会理事长、党委书记,2018年担任上海市副市长,和韩正有较长时间交集。

还有一名市委常委朱芝松,江苏赣榆人,2000年6月至2014年历任上海航天局局长助理,上海航天局副局长、局长、党委副书记,2014年5月,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2015年至2019年历任上海市闵行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区委书记。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从1999年到2011年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并染指中国航天,其重要势力地盘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上海航天局,总部就位于上海市闵行区。2007年开始,在朱芝松掌控上海航天局时期,上海航天在闵行区建起了航天城。

自上海这波奥密克戎疫情爆发以来,由于暴力封城引致当地民怨震天,官场也怨声载道,有官员自杀,也有高官头痛住院。这期间一直伴随着权斗传闻。

对于上海封城防疫状况百出,有说法指,是习近平借抗疫整肃“上海帮”,中共内斗让上海更加乱套。也有不少分析认为,当地官员“躺平”,而李强和龚正要听中央,里外不是人,官场早已流传两人要下台的传言。

从诸葛宇杰能够上位来看,到中共二十大前,上海人事角力还有一场硬仗。接下来上海市委换届的情况,值得关注。

最新一波大规模跨省调动 出现六省直接跨省对调

当局正以由中央控制的地方人事任命,加大中央权力集中化。一个表现是省级领导层近年密集从外地调入轮换。

最近(3至4月)这一波人事调整,跨省调动成为特点,甚至出现六省高官跨省直接对调的情形,如桂鲁对调、川陕对调、沪渝对调。

包括:中共广西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徐海荣北上山东,任山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山东省副省长王心富南下广西,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四川南充市委书记刘强调任陕西省委常委,陕西安康市委书记赵俊民任四川省委常委;重庆市副市长陈金山调任上海市委常委,已兼任临港新片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陈鸣波任重庆市委常委。

近期的其它异地任命,包括:原辽宁葫芦岛市委书记王大南已跨省任青海省委常委;天津副市长王卫东任中共青海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内蒙古区委副书记、包头市委书记调任孟凡利任广东省委副书记兼深圳市委书记;广西百色市委书记何良军任黑龙江省委常委。

原湖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成,调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另外,稍早于去年底,从山西副省长调任黑龙江副省长的王一新,今年3月任黑龙江省委常委。去年底广东省长马兴瑞调任新疆区委书记。陕西省委副书记胡衡华跨省任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市长。

中央空降关键职位仍是主要套路

中央空降是中共人事惯例,在中共二十大前也不例外。

中共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王晓晖已空降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海关总署署长倪岳峰出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梁言顺从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空降,任中共宁夏党委书记;中共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刘伟已任吉林省委副书记。

退役军人事务部长孙绍骋空降任内蒙古书记;原住建部部长王蒙徽任湖北省委书记。

从央行空降地方任职的天津市委常委刘桂平,已兼任常务副市长;原工信部副部长王志军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原中共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姜辉任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赵嘉鸣空降出任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原中纪委国家监委驻审计署纪检组长宋依佳,任重庆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原交通运输部副部长汪洋空降任青海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空降官员和跨省调动,因为官员之间互不熟识,会使官场形成官官相忌的局面,等于斩断长时间共事的利益关系网。但是空降兵的高姿态,也容易引起原有官员的不满,外地官一般难以制服地头蛇,前述的上海官场就是一例。

本土派当家成特例 多年跨省调任机制促成势力交错乱局

也不是没有本土派上位,甚至是当一把手也有个别是本土人,这主要是基于特别的政治需要。

比如,西藏、广西两自治区首府拉萨、南宁主政者近日换人,西藏党委常委、昌都市委书记普布顿珠主政拉萨,广西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农生文主政南宁。普布顿珠与农生文皆是本土官员,分别长期在西藏和广西工作。

中共在少数民族地区,因为统战的需要,一直大量使用成功被赤化的少数民族干部,基本上属于为升官主动洗脑的,这也是一个惯例。西藏和新疆均分别有多名藏族和维吾尔族的常委,而一般自治区主席职位都是由少数民族人士担任。

至目前,全国各省一把手基本都是外地人,但贵州的谌贻琴和江苏的吴政隆例外。

4月28日下午,贵州省委换届,谌贻琴连任省委书记,她是白族人,一直在当地工作,也是省委书记中唯一的女性及少数民族人士。

吴政隆是江苏人,早年在机械工业部和重庆、山西等地任职,2016年才回江苏。

另外,原湖州市委书记王纲已升任浙江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王纲也是本土派。

事实上,各地常委班子成员更为普遍的情况是,由近几年陆续跨省调任或空降到本省的官员升任。比如陕西省副省长郭永红(女)已升任陕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郭是湖北人,且曾长期在湖北任职,三年前调陕西;四川省副省长、绵阳市委书记曹立军已升任四川省委常委、绵阳市委书记,曹立军是湖南人,长期在湖南工作,2020年7月调往四川。

再比如,5月2日换届的黑龙江省,李玉刚、杨博和于洪涛三名新晋常委,李玉刚虽是外地人,但从读书和早年工作都在黑龙江。杨博是内蒙古人,三年前离开内蒙古,跨省任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委书记。于洪涛则是黑龙江本土人。

中共党内历来有不同派系,除了以背靠同一最大靠山归类,如江派,或是以同一系统出身为凭,如团派,更常见的就是以仕途经历地域划分或以籍贯为凭的地方帮派,还有以母校为凭的。故此不管人在哪一省,都可能成为某一帮派的一员,比如令计划当年搞的“西山会”就是勾连了从中央到地方的众多山西同乡。

习近平上台后打击政敌的其中一条罪名就是“团团伙伙”“拉帮结派”。但在现实中,经过多年的反复跨省任命和中央空降,加上本省也有上位者,结果在各地形成了一种势力交错的局面,使中南海最高当政者已很难去区分清敌我。由习的铁杆、中组部长陈希主导的中共人事管理,最终也只是一盘烂账。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六中全会前地方人事卡位战 习嫡系风头减?
岳山:疆粤渝异动 政治局卡位战六层解码
王军涛:重庆机关食堂爆炸案疑涉中共权斗
【中国观察】中共二十大人事底盘放风与危机
最热视频
【微视频】王毅联合国行 讨好“绝大多数国家”
【未解之谜】拥挤的身体 人能拥有多个灵魂吗?
【菁英论坛】人民币会跌多深?中国经济陷困境
【新闻大家谈】强强辩论!习隐身 政变传闻四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