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石油储备肥了中共苦了美国?议员要答案

人气 1113

【大纪元2022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戴芙若综合报导)周四(6月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共和党领导人致信拜登政府,要求就其石油库存释放如何削弱美国国家安全问题作出答复。

在DailyCaller新闻首次获得的一封信中,国会众议院能源小组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弗雷德‧厄普顿(Fred Upton)和资深委员、众议员凯茜‧麦克莫里斯‧罗杰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在写给能源部长詹妮弗‧格兰霍尔姆(Jennifer Granholm)的信中称,拜登政府从战略石油储备释放石油的决定给了美国的主要对手,中国(中共)、俄罗斯和中东产油国,对“地缘政治的影响力”。

罗杰斯和厄普顿指出,虽然美国正在消耗石油储备,但中国(中共)却用廉价的俄罗斯石油来补充储备。

两位共和党领导人写道:“尽管油价飙升,拜登总统呼吁(国际间)协调释放石油储备,但实际上,中国(中共)加大了从俄罗斯和美国购买原油以增加自己的储备。”“据报导,中国(中共)正在与俄罗斯就其战略储备购买更多石油进行谈判,而美国和欧盟则承诺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

“因此,中国(中共)现在可能控制着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库存,原油库存总量估计为9.5亿桶。”他们继续在信中说道。

两位共和党议员列出了一系列关于政府战略石油储备政策的问题,以及补充石油储备的计划,并要求能源部长在两周内答复。

他们要求回答哪些国家是战略石油储备原油的最大买家,以及中共在2021年协调石油储备释放方面缺乏合作,如何降低了这次国际协作努力的影响。

拜登总统下令在2021年11月释放了5,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3月1日释放了3,000万桶,3月31日释放了1.8亿桶,以应对不断上涨的汽油价格。虽然预计大规模石油释放将持续到秋季,但美国所剩的战略石油储备库存已经达到198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能源部必须以不限制我们预防或减少真正能源供应短缺不利影响能力的方式,维持国家的石油储备。”罗杰斯和厄普顿写道。

“即使美国是原油和石油产品的净出口国,战略石油储备必须保持足够的库存和运营能力,以降低潜在的中断(风险),例如近年来墨西哥湾飓风后发生的(石油供应)中断。”他们补充说,“这对美国的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拜登的战略石油储备释放对石油和汽油价格的影响微乎其微,二者均已超过释放前的价格。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周四全国平均油价达到每加仑4.72美元的历史新高。

此外,一位前美国能源部官员在4月份表示,拜登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是非法的,因为这些储备的目的是仅在国内存在供应严重短缺、破坏行为或自然灾害的情况下使用。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德州石油可以“引领潮流”——但会被允许吗?
白宫宣布史上最大石油储备释放计划
欧盟就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达原则协议
沙特和欧佩克拟增加石油产量 油价下降
最热视频
【方菲访谈】谢田:中国金融领域风险有多大?
【新闻看点】中共军舰逼近台海岸线?船长们笑了
【十字路口】曹兴诚捐1亿美元 带动富豪反共潮?
【菁英论坛】佩洛西访台 美国迈向战略清晰
【微视频】中共军演曝光攻台计划
【舞蹈三剑客】墨西哥“舞蹈六剑客”?捍卫战士:独行侠蒲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