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六四屠城如何影响中国和世界

——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专访

人气 1566

【大纪元2022年06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今年6月4日是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纪念日。当年六四学运的亲历者、资深媒体人陈维健,向大纪元谈到中共“六四屠城”,如何影响中国和世界,以及西方对待事件的前后变化,对中国产生的负面影响。

现旅居新西兰的陈维健,曾参与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与民主同道创办《沉钟》杂志;他也因参与1989年六四学运遭审查;1991年,陈维健和艺术家弟弟陈维民在新西兰创办《新报》,历时16年,担任主编。现任《北京之春》主编。

陈维健6月2日对大纪元记者回顾六四时,颇有感触。

他说:“已经三十三年了,当年六四时的小孩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是因为中共把六四的真相掩盖起来,现在的中国人对六四不太知道。但是海外我们还是在年年纪念六四,每一年都没有空缺过。特别是原来在香港,每年都举行大型的六四纪念活动,包括维园的几十万、上百万人的烛光晚会。”

过去,香港民众每年6月4日聚集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年度悼念六四死难者的烛光纪念会。但随着中共的香港国安法2020年实施,多年来举办“六四”集会的支联会已经解散,加上港府以疫情为由拒绝外界预订场地,今年,六四烛光晚会将连续第三年无法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

西方很快削弱对六四屠杀的制裁 助长了中共嚣张镇压人权

因为中共当年镇压六四以后,西方国家很快放弃了对中共的制裁,特别是美国。陈维健说,这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美国总统老布什派人到中国,告诉邓小平,我们不干涉你们的内政,那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们屠杀你们的人民跟我们没关系,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们中美的大门是打开的。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等于说美国国家政权,认可了中共政权的屠杀。在这以后,我们都看到了,西方国家纷纷地又跟中共恢复了关系,而且还是友好关系。十年以后,西方国家在美国的倡议下,就慢慢让中国加入世贸。而且在这以后,小布什提出中美之间的贸易跟人权脱钩。从此以后,中共开始肆无忌惮地镇压人权。”

陈维健说,中国很多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六四以后被中共镇压的,而且镇压的血腥力度非常大,还包括西藏人、新疆维吾尔族人。“这都是西方国家给了中共政权镇压的底气。”

“因为中共把镇压六四,当作他们政治上的一个大的功劳。就是说我们镇压没有问题。(对)西方最多解释一下,不会给我们造成实质的困扰。”

邓小平1979年2月访美的破冰之旅,选择西雅图为压轴地。(ARNOLD SACHS / CONSOLIDATED NEWS PICTURES / AFP)

陈维健说,西方社会一直以为把中共加入进来,让它逐渐地认可普世价值,就可以作为世界文明社会大家庭的一员。但是他们现在终于认识到了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

“中共的经济起飞不但没有给中国带来宽松的社会环境,(它)反而有恃无恐,要改变国际社会的规矩,要把中国的低人权的经济发展和暴力维稳方式,通过一带一路、通过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把它推到全球。”

他举例美国拜登总统最近透露,他当选总统以后,习近平在通话中说,民主已经不行了,专制将统治世界。“还有中共外交官员杨洁篪跟布林肯对话时也在使劲教训布林肯。意思是我们实力比你们大了,我们声音就应该大。”

陈维健说,西方社会通过这三十几年,特别是最近这两年,也算开始看清了中共的面目。

六四屠杀成了中共对内暴力维稳的开端

陈维健表示,中国相当一部分人,包括中共官员和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也认可了中共对六四的镇压,认为中共通过镇压六四让经济得到发展,让大家发了财。那些中共权贵家族更是富可敌国,官场则无官不贪。

陈维健说,这都是因为六四被镇压的影响,“要是如果六四不被镇压的话,有了民主、有了监督程序的话,就不可能产生中共五百个(权贵)家族。也不可能富可敌国。”

他说,过去四十年中国的经济发展,是靠低人权、破坏环境来发展的。所有改革的红利全部都进入了中共权贵家族的口袋。老百姓的生活没有变得更好,而是变得更差。而且还不能有任何怨言。在社交媒体发出很小的一点声音,都被监控,甚至会被抓。

陈维健说,中共暴力维稳的信心就是从六四屠杀来的。

“六四可以说为中国的这三十几年来的暴力维稳开了先河,中共(当年)通过坦克机枪来维稳。这几年中共的维稳,警察、武警都是拿着枪来镇压。六四以后所有的中共官员、各级干部就是一个思维——镇压。你们不听话就是用枪杆子。我们共产党有兵在,枪掌握在我们手,我们什么都不怕。那就是六四给他们最大的反面教训,也是中国社会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还说,中共当年的大屠杀,对今天中国这么多的灾害,也脱不了干系。中国这几十年道德滑坡,人们你害我,我害你,成为一个互害的社会。

没有六四镇压 也就没有李文亮医生被压制

陈维健也表示,现在中共的清零防疫政策,其实跟六四镇压是一样的。“(它)通过封城,以完全不顾最基本人权的方式来控制病毒。这和六四的治理模式,道理是一样的。”

“还包括2019年武汉发生疫情时,李文亮等医生出于医生的良心,把他知道的病毒的情况通过社交媒体披露出去。结果中共公安还是按照六四镇压的战争思维,马上要李文亮去训诫,提交保证书。中央电视台公开说不能传谣、不能信谣。从而导致了这个病毒从武汉蔓延到全国和到全世界。”

陈维健表示,如果说没有六四镇压,类似李文亮医生被压制这种事情都不会发生。而没有西方社会对中共镇压六四的绥靖主义、对中共暴政的姑息,中共后来对人权的迫害和暴力维稳也不会发生。

“所以说六四对世界影响太大,影响了我们整个中国,影响了全世界。现在总算西方国家已经开始看清它(中共)。”陈维健说。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六四学运领袖 探讨反抗中共暴政的出路
“六四”33周年 “勿忘六四”图片展法拉盛展出
王丹:纪念“六四”三十三周年的公开信
台跨境艺术展开幕 六四将重现耻辱柱
最热视频
【微视频】金融骗局:百度京东等网路公司内幕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秦鹏直播】女子穿和服拍照 警吼“寻衅滋事”
【财商天下】危机步步升高 中国落更大陷阱
【未解之谜】都市传说or真相? 揭秘月球与登月计划
【舞蹈】美国飞天大学舞蹈系中国古典舞基本功考试(2022年7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