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低绝亚洲四小龙 香港贫穷率创新高

人气 4350

【大纪元2022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温妮采访报导)香港最低工资已冻结3年,现为亚洲四小龙最低。最低工资委员会近日结束公众咨询,劳方代表呼吁上调最低工资,但资方代表指,经济环境转差,料调高难度较大。港府此前发布报告显示,香港贫穷率已创历史新高。

受疫情冲击,近两年不少国家上调最低工资以协助基层维生,但港府去年初宣布冻结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维持2019年时薪37.5港元(约4.8美元)不变。香港实行“两年一检”制,这意味着依赖最低工资过活的基层劳工将被“冻薪”4年,待明年5月方有机会调整。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香港最低工资处于亚洲四小龙最低水平。台湾时薪为新台币168元(约45港元或约5.7美元)、韩国为9,160韩元(约58港元或约7.32美元),新加坡无最低工资,但以外籍准专业人员和技师申请的S就业准证计,其最低月薪为2500新加坡元(约14,295港元),每周工时若以44小时计,时薪约为81港元(约10美元)。

5月31日,最低工资委员会(低资会)结束检讨法定最低工资水平公众咨询。不少劳方代表呼吁将最低工资上调至时薪40港元(5.1美元)或至50港元(6.4美元);因参与未经批准集会而获刑的工运领袖李卓人,也发意见书呼吁将最低时薪调至最低50港元,并将检讨年限由两年改为一年。

但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在检讨期届满前发表的网志中,以委员会须依法考虑现行条例为由,先行否决坊间建议,并以实行“一年一检”要大量压缩研究、分析及咨询过程为由,否决“一年一检”的可行性。

劳顾会资方代表、工业总会名誉会长郭振华于5月31日亦在电台节目中指,今次咨询研究时的经济环境,较两年前冻结最低工资时更差,故预料调整难度较高,甚至不少商界人士认为不应有调整,部分更因经济增长幅度低,甚或可能需调低最低工资。

李卓人在发给低资会的意见书中批评说,低资会在劳福局引导下,以“数据”把压抑最低工资合理化,完全漠视基层工人透过调升最低工资而改善生活的需要,失去了透过最低工资拉近贫富悬殊和解决在职贫穷的功能。

时政评论员季达6月6日对大纪元表示,香港GDP曾经数十年居亚洲四小龙之首,并且是全球亿万富豪最多的城市之一,如今却在中共极端统治下最低工资低绝亚洲四小龙,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香港衰退之甚令人痛心。

1988年,香港人均GDP率先在亚洲四小龙中突破1万美元大关,分别领先新加坡、台湾和韩国1年、4年和6年。2004年之前,香港连续30年人均GDP排名保持“港、星、台、韩”顺位。但从2004年开始,新加坡超越香港,成为四小龙之首。

另外,香港多年居全球亿万富翁最多城市之列,且位居前三。据福布斯全球亿万富翁最多城市排行榜,2019年,香港以79位亿万富翁排名第二;2020年,再以71位亿万富翁排名第二;2021年,以80位亿万富翁排名第三;2022年,以68位亿万富翁排名第三。

但据港府2021年底发布的《2020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2020年香港贫穷人口高达165.3万,贫穷率23.6%,创历年新高;失业率5.4%,为近17年来最高,有近21万人失业;在职贫穷率达13.6%,2020年新增三成贫穷人口来自在职户,在职贫穷人口高达80.5万。

然而,尽管香港最低工资甚低,但特首林郑月娥在2021—2022年度年薪却高达521.04万港元(约66.4万美元),在全球各国和地区领导人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220万新元(约160万美元,1,255万港元),且远高于美国总统拜登的40万美元(约314万港元)。

此外,候任特首李家超提出的政府架构重组方案近日获行政会议通过,港府将额外增添13名政治委任官员和57个公务员职位,并因此额外增加9500万港元(1,218万美元)薪酬开支,新增副司长月薪超过36万港元(约4.66万美元)。

2021年8月,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在网志中谈及贫富悬殊时承认,香港贫富悬殊已是不争的事实。◇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大量外籍人士离港以及经济衰退 香港房租大跌
香港传行会下周讨论公务员薪酬调整
香港移民潮持续不断 劳动人口一年间减近八万
香港机场客运量降至疫前2% 失国际领先地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