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

曾亲历反送中抗争 温哥华港人:继续向前走

温哥华手足(VAHK)发言人Tab希望加拿大本地人更多的认识香港发生的事情,以及为什么跟他们有关。(大宇/大纪元)
人气: 43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22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7月1日是加拿大的国庆日,然而,这一天也是两年前中共在香港开始实施港版国安法的日子。对于那些曾参加过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抗争者,特别是那些因此而不得不离开香港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伤心痛苦的日子。7.1前夕,温哥华“温哥华手足”发言人Tab,向大纪元记者谈了他一路走来的感受。

对香港的挂念从未间断

“温哥华手足”(Vancouver Activists of Hong Kong)是温哥华一个新成立的香港抗争者组织,发言人Tab曾亲历香港反送中的街头抗争,也因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而离开香港。

谈到反送中3周年的最大感受,Tab感慨地说:“当然是非常挂念香港。”

他表示,他和很多的成员、朋友,包括在这里认识的香港朋友,都非常挂念香港。

Tab说: “(当时)整个环境是令到大家很没有安全感。其实它们(港府)就是想营造这样一种气氛——它想抓你就抓你,它想告你就告你。但是当它不想的时候,又可以OK的,所以那条线其实是很不清楚的。这就形成恐惧,就有一个“寒蝉效应”,令大家不出声、大家不出来,它们就想这样。所以在当时那个环境下,就是觉得留在那里有一种恐惧感,日常生活都觉得好像很压迫、很压抑,所以就决定离开。”

“很多时候是因为情况恶劣到这个地步,所以才要离开的。还有很多人的家人、朋友都还在那边,所以是一件非常不开心的事情。

虽然过去3年了,Tab觉得:“那个伤还是很深。我每天都会想香港的事情”,“这三年一直没有间断过。所以对我本人的影响是很大的。”

太多想不到的事在香港发生了

1. 香港人可以为了公义不怕牺牲

2019年,香港有一百万人、两百万人上街反对送中条例,令世界震惊。

Tab觉得,香港人平时看起来是很爱吃喝玩乐的,价值观比较实际在他们看来,有钱、有车、有地位就是成功的人。但是经过这场运动之后就觉得,哦,原来不是这样的。尤其是好多年青人。

Tab认为,当你把香港人逼到某个点(程度),他们就会反抗。所以,他对有这么多人出来游行不感太意外。令他想像不到的是,大家能够团结那么久,而且很多人都很无私、很勇敢。人们为了做一件对的事情可以牺牲自己,这令他印象深刻。

2. 香港警察竟然残暴镇压抗争者

2022年6月12日,温哥华纪念6.12三周年活动现场。主办方“温哥华手足”(VAHK)重现当时香港街头情景,警察对抗争者打出“速离 否则开枪”的警告。(杨欣文/大纪元)

Tab原以为,以前的贪污、警察与黑社会合作那些最不好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又有了ICAC(廉政公署),当时的香港警察在世界上已经是一支模范纪律部队。从没想过会走回头路,香港警队几个月就被摧毁了。

Tab指,在加拿大,政府、公务员、警察,这些全部都是服务于市民的。但是在中共控制下的香港,它是要统治人,那个概念完全是倒过来的。那些警察更不用说了,完全是不对等的暴力。他们全副武装、训练有素,去对那些拿着一把雨伞、一支胶管、铁枝、一块砖头或者是一支镭射笔的勇武抗争者。香港警察怎么能这样对待香港人,这样对待那些年轻人和那些守护孩子的老人?所以是非常不对的。他表示,基本上你反对它(政府),它就要镇压你,不论老少、孕妇、残疾,完全就像野兽一样。这是他想像不到的。

Tab表示,自从“暗角七警”(香港雨伞运动期间,七名警员殴打平民之事件。)那件事情开始,对警察的印象越来越差。

3. 改变想法 走出来参与反送中

Tab告诉记者,反送中运动之前,他对政治虽然不是冷感的,也有支持雨伞运动,但并不活跃,知道的事情也很有限。主权移交后,经历了20多年中共政府的管治,自己亲眼看到很多事情变得越来越离谱。

直至到2019,中共对一国两制的承诺根本无意履行。特别是在6.12的时候,看到那些黑警暴力镇压示威者,从那个转捩点开始,Tab彻底改变了看法。

之后陆续发生的 7.21 8.3110.1那几个事件,更令Tab觉得,香港已经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香港了,真的是回不了头了。到了 202071港版国安法开始实施后,他就知道香港已经没有希望了。

那个要保护哥哥姐姐的男孩

回顾反送中运动,有很多令Tab难忘的经历。其中有个男孩令他印象深刻。

Tab回忆道: “有一次我见到一个只有12岁的手足。当时我和他聊天, 问他你为什么会出来(抗争)呢?他说在直播里看到哥哥姐姐们被那些黑警打,很不开心,他觉得不对,想出来保护他们(哥哥姐姐)。这一幕令我印象深刻。因为我12岁的时候,是不会接触到这些事情的。”

 Tab觉得,一个这么小年龄的孩子,不应该见到这些事、去想这些事、去应对这些事。让小孩目睹警暴,去担心哥哥姐姐被人打的事,是很令人不安的,而且对一个小孩的成长一定会有影响,因为对自己来说已经有这么大的影响了。Tab不想这个男孩受伤或者发生什么事,就劝他好好读书,以后出来就会有影响力了。

交给社工跟进之后我就没有和这个小孩联络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他在我心里面永远都会存在。我想起香港就会想到他。”Tab补充道。

纵使恐惧  坚持抗争

2022年6月12日,温哥华纪念6.12三周年活动现场。主办方温哥华手足(VAHK)重现当时香港街头烟雾弥漫的场面,令人们犹如身临其境。(杨欣文/大纪元)

在当时的环境下,看到暴力的场面变成常态的时候,Tab有没有感到害怕他坦承:“会的,当然会害怕。我想,你问很多手足,他们都很害怕。怎么会不害怕?尤其是到后来他们(警察)已经不再跟从指引,全部都不跟从那些法规的时候,你当然害怕。你穿黑服,他看着你,你都会害怕。”“你走在街上看到他们在巡逻,你也会害怕。”“你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你知道他们的权力很大。”

Tab表示,不只是人身安全上的害怕,还有那种心理的恐惧。不过他们手足还是会继续抗争,“直到成本大到不可以维持。”

凝聚同路人 自由要不断守护

1. 等待黎明 光复香港

反送中到现在已经三年了,很多人由于各种原因离开了香港,但是更多的人没有办法离开。怎么看香港的前途呢?

Tab相信,政治这些东西可能很久都不会有改变,也可变得很快。有很多突发的事情可能会发生,令整个局势会发生改变。他很期待在有生之年可以光复香港,大家可以回到香港,“煲底见”。所以他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Tab觉得,这一批经历过这个暴政的香港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香港、忘记这段历史。不会像大陆很多年轻人那样被洗脑后不知道六四是什么。而且以前的香港教育方式,使他们懂得如何获取资讯,也培养了他们的批判性思维,他们永远都有香港人的身份认同。但是对新的一辈、就是现在在香港读小学的那些孩子,Tab就会担心他们被洗脑。

Tab表示,民主是要不断参与的,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不捍卫自己应有的自由,就很容易被别人夺走权利,所以是不能偷懒的。他认为G. Michael Hopf有句话道出了自己的观点:“艰难时势造就强者,强者造就美好时代,美好时代造就弱者,弱者造就艰难时势。”(Hard times create strong men, strong men create good times, good times create weak men, and weak men create hard times. By G. Michael Hopf

Tab认为,自由被中共蚕食成这个样子所以一定要参与,一定要不断守护。海外的香港人现在可以做的就是装备自己。要经常提醒自己,向前走,继续做更多的事情,继续做觉得对的事情。而且要坚持住、有骨气,不可以跪下。

2. 温哥华手足(VAHK)在温哥华

Tab表示,自己是在香港出生的,因为九七政权移交的原因随父母移民,在加拿大长大。他毕业后回到香港,从事数字分析工作。环境变得严峻后,他2021年离开了香港。

回到温哥华后,遇到了很多从香港过来的手足。他感到大家对香港的感情都很深。他表示:“就算我在这边长大,在这读过书,我依然是视香港为家的,何况他们呢?他们是“逃难”香港。在这里很多是一个人,要在这里和别人一起租房子,每天见不到父母、见不到他们的兄弟姐妹和一起长大的朋友, 其实是一个很惨的事情。”大家聚在一起有共同的语言,就决定成立“温哥华手足” VAHK)这样一个组织。

“我们的宗旨是凝聚温哥华的同路人,坚持为香港的民主、自由和公义抗争,以及捍卫香港的文化价值”。Tab告诉记者,他觉得,其实组织只是成立了几个月,很多东西都还不成熟,大家要慢慢磨合。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其实是好事,大家可以互相学习。

Tab认为,在这里凝聚同路人,做好自己,不只是影响香港人还要影响本地加拿大人。其实在这里可以做的工作很多。有些人说,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 你只要去做就一定有用,不做就真是没用。就算不可以改变局势,但是你一步一步地走,就可以起这个作用的。

Tab举了一个例子。有好多同路人都因为参与我们的活动,大家互相鼓励同支持,令大家可以放开些、开心些、再多些正的能量。你可以影响一个人、改变他,他也会反过来影响其他人。他们也影响了我,我看到他们现在这样,我很开心,那我就会有一个正向能量去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3.  如水散聚 互相支持

2022年6月12日,温哥华纪念6.12三周年活动现场。图为连侬墙。(杨欣文/大纪元)

纪念6.12是“温哥华手足”举办的第一个大型活动,三千多人到场支持。

Tab表示,VAHK会接受与世界其它城市连线,用同一个口号举办统一活动的做法,大家可以讨论、分享所做的事情。在刚刚建立这个阶段,更多的分享、合作会节省很多资源,更加有效率。

虽然现在香港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香港,但是到处又都是香港,这就他所喜欢的“如水”(be water)的概念。

在反送中的时候讲“兄弟爬山 各自努力”。现在到海外来的香港人,成立了很多香港人的团体。

Tab认为,在西方民主社会,你要改变他们其实是要团结的。要西方政客知道你们是有形的,你们的投票是重要的。作为香港人,要继续参与,要令到周边的人知道香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香港人的诉求,这样就可以带来改变。◇#

责任编辑:林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