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

曾親歷反送中抗爭 溫哥華港人:繼續向前走

溫哥華手足(VAHK)發言人Tab希望加拿大本地人更多的認識香港發生的事情,以及為什麼跟他們有關。(大宇/大紀元)
人氣: 43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22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7月1日是加拿大的國慶日,然而,這一天也是兩年前中共在香港開始實施港版國安法的日子。對於那些曾參加過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抗爭者,特別是那些因此而不得不離開香港的人來説,這是一個令人傷心痛苦的日子。7.1前夕,溫哥華「溫哥華手足」發言人Tab,向大紀元記者談了他一路走來的感受。

對香港的掛念從未間斷

「溫哥華手足」(Vancouver Activists of Hong Kong)是溫哥華一個新成立的香港抗爭者組織,發言人Tab曾親歷香港反送中的街頭抗爭,也因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而離開香港。

談到反送中3周年的最大感受,Tab感慨地說:「當然是非常掛念香港。」

他表示,他和很多的成員、朋友,包括在這裡認識的香港朋友,都非常掛念香港。

Tab說: 「(當時)整個環境是令到大家很沒有安全感。其實它們(港府)就是想營造這樣一種氣氛——它想抓你就抓你,它想告你就告你。但是當它不想的時候,又可以OK的,所以那條線其實是很不清楚的。這就形成恐懼,就有一個「寒蟬效應」,令大家不出聲、大家不出來,它們就想這樣。所以在當時那個環境下,就是覺得留在那裡有一種恐懼感,日常生活都覺得好像很壓迫、很壓抑,所以就決定離開。」

「很多時候是因為情況惡劣到這個地步,所以才要離開的。還有很多人的家人、朋友都還在那邊,所以是一件非常不開心的事情。

雖然過去3年了,Tab覺得:「那個傷還是很深。我每天都會想香港的事情」,「這三年一直沒有間斷過。所以對我本人的影響是很大的。」

太多想不到的事在香港發生了

1. 香港人可以爲了公義不怕犧牲

2019年,香港有一百萬人、兩百萬人上街反對送中條例,令世界震驚。

Tab覺得,香港人平時看起來是很愛吃喝玩樂的,價值觀比較實際在他們看來,有錢、有車、有地位就是成功的人。但是經過這場運動之後就覺得,哦,原來不是這樣的。尤其是好多年青人。

Tab認爲,當你把香港人逼到某個點(程度),他們就會反抗。所以,他對有這麼多人出來遊行不感太意外。令他想像不到的是,大家能夠團結那麼久,而且很多人都很無私、很勇敢。人們為了做一件對的事情可以犧牲自己,這令他印象深刻。

2. 香港警察竟然殘暴鎮壓抗爭者

2022年6月12日,溫哥華紀念6.12三周年活動現場。主辦方「溫哥華手足」(VAHK)重現當時香港街頭情景,警察對抗爭者打出「速離 否則開槍」的警告。(楊欣文/大紀元)

Tab原以為,以前的貪污、警察與黑社會合作那些最不好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又有了ICAC(廉政公署),當時的香港警察在世界上已經是一支模範紀律部隊。從沒想過會走回頭路,香港警隊幾個月就被摧毀了。

Tab指,在加拿大,政府、公務員、警察,這些全部都是服務於市民的。但是在中共控制下的香港,它是要統治人,那個概念完全是倒過來的。那些警察更不用說了,完全是不對等的暴力。他們全副武裝、訓練有素,去對那些拿著一把雨傘、一支膠管、鐵枝、一塊磚頭或者是一支鐳射筆的勇武抗爭者。香港警察怎麼能這樣對待香港人,這樣對待那些年輕人和那些守護孩子的老人?所以是非常不對的。他表示,基本上你反對它(政府),它就要鎮壓你,不論老少、孕婦、殘疾,完全就像野獸一樣。這是他想像不到的。

Tab表示,自從「暗角七警」(香港雨傘運動期間,七名警員毆打平民之事件。)那件事情開始,對警察的印象越來越差。

3. 改變想法 走出來參與反送中

Tab告訴記者,反送中運動之前,他對政治雖然不是冷感的,也有支持雨傘運動,但並不活躍,知道的事情也很有限。主權移交後,經歷了20多年中共政府的管治,自己親眼看到很多事情變得越來越離譜。

直至到2019,中共對一國兩制的承諾根本無意履行。特別是在6.12的時候,看到那些黑警暴力鎮壓示威者,從那個轉捩點開始,Tab徹底改變了看法。

之後陸續發生的 7.21 8.3110.1那幾個事件,更令Tab覺得,香港已經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香港了,真的是回不了頭了。到了 202071港版國安法開始實施後,他就知道香港已經沒有希望了。

那個要保護哥哥姐姐的男孩

回顧反送中運動,有很多令Tab難忘的經歷。其中有個男孩令他印象深刻。

Tab回憶道: 「有一次我見到一個只有12歲的手足。當時我和他聊天, 問他你為什麼會出來(抗爭)呢?他說在直播裡看到哥哥姐姐們被那些黑警打,很不開心,他覺得不對,想出來保護他們(哥哥姐姐)。這一幕令我印象深刻。因為我12歲的時候,是不會接觸到這些事情的。」

 Tab覺得,一個這麼小年齡的孩子,不應該見到這些事、去想這些事、去應對這些事。讓小孩目睹警暴,去擔心哥哥姐姐被人打的事,是很令人不安的,而且對一個小孩的成長一定會有影響,因為對自己來說已經有這麼大的影響了。Tab不想這個男孩受傷或者發生什麼事,就勸他好好讀書,以後出來就會有影響力了。

交給社工跟進之後我就沒有和這個小孩聯絡了。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他在我心裡面永遠都會存在。我想起香港就會想到他。」Tab補充道。

縱使恐懼  堅持抗爭

2022年6月12日,溫哥華紀念6.12三周年活動現場。主辦方溫哥華手足(VAHK)重現當時香港街頭烟霧彌漫的場面,令人們猶如身臨其境。(楊欣文/大紀元)

在當時的環境下,看到暴力的場面變成常態的時候,Tab有沒有感到害怕他坦承:「會的,當然會害怕。我想,你問很多手足,他們都很害怕。怎麼會不害怕?尤其是到後來他們(警察)已經不再跟從指引,全部都不跟從那些法規的時候,你當然害怕。你穿黑服,他看著你,你都會害怕。」「你走在街上看到他們在巡邏,你也會害怕。」「你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你知道他們的權力很大。」

Tab表示,不只是人身安全上的害怕,還有那種心理的恐懼。不過他們手足還是會繼續抗爭,「直到成本大到不可以維持。」

凝聚同路人 自由要不斷守護

1. 等待黎明 光復香港

反送中到現在已經三年了,很多人由於各種原因離開了香港,但是更多的人沒有辦法離開。怎麼看香港的前途呢?

Tab相信,政治這些東西可能很久都不會有改變,也可變得很快。有很多突發的事情可能會發生,令整個局勢會發生改變。他很期待在有生之年可以光復香港,大家可以回到香港,「煲底見」。所以他會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

Tab覺得,這一批經歷過這個暴政的香港人,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香港、忘記這段歷史。不會像大陸很多年輕人那樣被洗腦後不知道六四是什麼。而且以前的香港教育方式,使他們懂得如何獲取資訊,也培養了他們的批判性思維,他們永遠都有香港人的身分認同。但是對新的一輩、就是現在在香港讀小學的那些孩子,Tab就會擔心他們被洗腦。

Tab表示,民主是要不斷參與的,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你不捍衛自己應有的自由,就很容易被別人奪走權利,所以是不能偷懶的。他認爲G. Michael Hopf有句話道出了自己的觀點:「艱難時勢造就強者,強者造就美好時代,美好時代造就弱者,弱者造就艱難時勢。」(Hard times create strong men, strong men create good times, good times create weak men, and weak men create hard times. By G. Michael Hopf

Tab認爲,自由被中共蠶食成這個樣子所以一定要參與,一定要不斷守護。海外的香港人現在可以做的就是裝備自己。要經常提醒自己,向前走,繼續做更多的事情,繼續做覺得對的事情。而且要堅持住、有骨氣,不可以跪下。

2. 溫哥華手足(VAHK)在溫哥華

Tab表示,自己是在香港出生的,因為九七政權移交的原因隨父母移民,在加拿大長大。他畢業後回到香港,從事數字分析工作。環境變得嚴峻後,他2021年離開了香港。

回到溫哥華後,遇到了很多從香港過來的手足。他感到大家對香港的感情都很深。他表示:「就算我在這邊長大,在這讀過書,我依然是視香港為家的,何況他們呢?他們是「逃難」香港。在這裡很多是一個人,要在這裡和別人一起租房子,每天見不到父母、見不到他們的兄弟姐妹和一起長大的朋友, 其實是一個很慘的事情。」大家聚在一起有共同的語言,就決定成立「溫哥華手足」 VAHK)這樣一個組織。

「我們的宗旨是凝聚溫哥華的同路人,堅持為香港的民主、自由和公義抗爭,以及捍衛香港的文化價值」。Tab告訴記者,他覺得,其實組織只是成立了幾個月,很多東西都還不成熟,大家要慢慢磨合。有很多不同的意見其實是好事,大家可以互相學習。

Tab認爲,在這裡凝聚同路人,做好自己,不只是影響香港人還要影響本地加拿大人。其實在這裡可以做的工作很多。有些人說,現在做什麼都沒有用。 你只要去做就一定有用,不做就真是沒用。就算不可以改變局勢,但是你一步一步地走,就可以起這個作用的。

Tab舉了一個例子。有好多同路人都因為參與我們的活動,大家互相鼓勵同支持,令大家可以放開些、開心些、再多些正的能量。你可以影響一個人、改變他,他也會反過來影響其他人。他們也影響了我,我看到他們現在這樣,我很開心,那我就會有一個正向能量去做我認為對的事情。」

3.  如水散聚 互相支持

2022年6月12日,溫哥華紀念6.12三周年活動現場。圖為連儂牆。(楊欣文/大紀元)

紀念6.12是「溫哥華手足」舉辦的第一個大型活動,三千多人到場支持。

Tab表示,VAHK會接受與世界其它城市連線,用同一個口號舉辦統一活動的做法,大家可以討論、分享所做的事情。在剛剛建立這個階段,更多的分享、合作會節省很多資源,更加有效率。

雖然現在香港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香港,但是到處又都是香港,這就他所喜歡的「如水」(be water)的概念。

在反送中的時候講「兄弟爬山 各自努力」。現在到海外來的香港人,成立了很多香港人的團體。

Tab認為,在西方民主社會,你要改變他們其實是要團結的。要西方政客知道你們是有形的,你們的投票是重要的。作爲香港人,要繼續參與,要令到周邊的人知道香港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及香港人的訴求,這樣就可以帶來改變。◇#

責任編輯:林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