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朗利:拉丁美洲的政治现状

【大纪元2022年0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梅橙县报导)美国的政治和经济政策对拉美国家有着重要的影响,但拉美各国因移民来源、宗教信仰、民族风俗的不同而各具特色,在整体上呈现着复杂性和多样性。虽为近邻,有多少美国人会去关注和了解拉美地区的变化呢?

7月21日,加州橙县世界事务委员会(The World Affairs Councils of Orange County)邀请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教授凯尔·朗利(Kyle Longley)介绍拉丁美洲政治现状,与会者反响热烈。

2022年7月21日,在加州橙县世界事务委员会举办的活动上,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教授凯尔·朗利(Kyle Longley)做关于“拉丁美洲政治现状”的演讲。(李梅/大纪元)

朗利著有多部关于拉丁美洲、越战、伊拉克战争及外交事务的书籍,并发表了大量的评论文章。他从1995年起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担任历史教授,2020年他转到加州橙县的查普曼大学,担任战争、外交和社会项目的主任和历史学教授。

世界事务委员会是位于首都华盛顿的一个非营利、无党派的全国性组织,加州橙县世界事务委员会为其分支,也是排名前列的世界事务论坛。该委员会邀请专家、学者和外交事务人员进行各种演讲活动,让社区居民了解世界事务的重要和关键问题,并通过奖学金计划赞助高中和大学生——未来的领导者。

门罗主义和美国的后院

拉丁美洲总共29国家和地区,包括位于北美和中美地区的墨西哥、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等8个国家;南美的阿根廷、巴西、智利、秘鲁、委内瑞拉等13个国家;加勒比海地区的古巴、海地和多米尼加3个国家,以及5个非独立的地区如瓜德罗普、波多黎各和圣马丁等。

朗利谈到:“自美国建国(1776年《独立宣言》发表)以来,我们就在拉美地区发挥着积极的影响。”与北美殖民地主要来自英国的清教徒不同,拉丁美洲地区的早期移民来自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荷兰、德国等欧洲国家,他们建立的各个殖民地国家在政治、经济、外交和文化上也各具特色。

在北美13个殖民地独立之后,美国迅速地发展成为一个横贯美洲大陆的强大国家,并宣誓了对该地区的领导权,“最著名的就是1823年的门罗主义,它告诉欧洲列强远离美洲地区。”朗利说,门罗主义来自第5届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James Monroe)在年度致词中的阐述,警告欧洲列强不要干涉美洲的事务,不要干涉那些刚刚独立的拉美(殖民地)国家。

美国国务院历史文献办公室(Office of the Historian)网站报导,上个世纪60年代是全球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十年,“几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毫发无损”。1959年,前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发动的无产阶级革命给拉美各国带来了一场“民族解放”暴力革命的冲击波,萨尔瓦多、阿根廷、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委内瑞拉等多个国家都爆发了战争。

许多国家从多党制变为一党或军政府的独裁统治;美国在拉美国家的影响力被减弱,而其它国家如苏联、中国的影响力在增加,但这场风暴和之后的民主选举运动并未成功。60年来,拉美国家仍然处于贫穷、动荡、不发达和威权的状态下。

从80年代末开始,民主选举震撼了拉美各国,除了古巴,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尼加拉瓜和秘鲁等国实行了民主选举制度,然后是巴拿马、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追随其后。但缺少民主的基础和相关的政治制度,选举只是一种形式,一连串选举产生的拉丁领导人纷纷转向了政治腐败、暴力或镇压对手的方式,朗利认为政治腐败在那些国家非常严重。

作家Mainwaring and Perez-Linan在《拉丁美洲的民主政体和独裁政体:出现、生存和衰落》一书中说,民主国家必须具备4个条件:政府官员通过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产生;除了非公民和移民外,人们都拥有成人选举权;国家必须保护公民的自由和政治权利;军队、准军事组织和犯罪组织不应对政府的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世界经济论坛组织在2018年的报告中将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尼加拉瓜、玻利维亚和洪都拉斯这些名义上的“民主国家”列为法治最少的国家;并且世界上10个最危险的城市都在拉丁美洲。2021年,World Atlas和Info Copse报导世界上10个最危险和最暴力的城市多在拉美国家。

各具特色的拉美国家

拉丁美洲的人们不愿听到“美国的后院”这个词,认为它含有贬义。虽被称为美国的后院,但并不是美国在世界上最关注的地区。朗利说,美国的关注如同潮起和潮落,不断地亲近和不时地疏离,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政策变化。现在不仅仅是美国在拉美国家具有影响力,还有其它的国家,美国人应更多地关注该地区,并且不应采取“一刀切”的政策。

“许多人仍持有冷战时期的意识”,朗利说,“我们记得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民主体制、资本主义的斗争。”但是今天世界上还有多少个共产主义国家呢?朗利认为很多国家实行的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对权力的争夺和控制,一些拉美国家的领导人在独裁和专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朗利表示,美国人应注意拉美地区的复杂性和微妙性,那里有不同的民族和风俗,比如阿根廷是一个非常欧洲化的国家(大约85%为白人,11%为白人和土着人混血);而巴西则有大量的来自非洲的黑人和黑人混血儿,“所以没有一个(统一)的拉丁美洲”,朗利说,“人们在一些国家安全,在另一些地区不安全。”

拉美国家是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有许多经济上的交往,“比如来自那边的蔬菜、水果和鲜花。当我们是冬季时,那边是夏季。”朗利说,很多拉美国家经济不发达,虽有大量廉价的劳动力,但总体上教育程度不高。一些国家虽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管理不善。比如,委内瑞拉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储量,总储量超过3,000亿桶,占全球原油储量的18%,但它却是一个充满冲突和贫困的国家,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

朗利还提到,当前的(大篷车队,非法移民)浪潮多来自中美洲国家,墨西哥成为进入美国的通道。这和当地的政治和经济相关。此外,毒品交易和犯罪活动在拉美的一些地区也很猖獗,难以解决,这些对美国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责任编辑:李欣

相关新闻
百家姓:美国的命运代表着人类的命运
杨威:中共“国师”泄与美争霸手段(上)
分析:启动新经济框架 美全球结盟遏制中共
【名家专栏】美国须改善拉美外交政策对抗中共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