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海外大撒币 最终给自己挖坑

人气 3654

【大纪元2022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过去十几年,中共通过“一带一路”等基础设施项目向穷国提供数千亿美元贷款批评者称其是债务陷阱,最终将借款者变成经济附庸国。但专家说,今天,这个说法的另一面是,北京自己却“掉入了它为其它国家挖的债务陷阱”。而要爬出自己挖的坑,中共并没有啥好选择。

知名中国政经专家、美国克雷蒙特麦肯纳学院(CMC)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近日在“日经亚洲评论”上发表文章,阐述了上述看法。

中共全球提供贷款建基建 合作国并未受益

中共目前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官方债权人,但因很多贷款不透明,因此实际数据可能比大多数估计的要大得多。

有报告显示,隐性债务和问题项目正在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特点。

美国威廉与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研究中心AidData2021年9月29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揭示了中共在42个发展中国家持有的未偿还贷款超过这些国家本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10%。

研究发现,有3,850亿美元的中国贷款没有包含在各借债国的官方借款中,这相当于中国用于建设公路、铁路和发电厂所发放的海外贷款的近一半。

报告警告说,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因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还款能力降低,让那些在正常时期有问题的隐性债务变得格外担忧。

此外,靠中共提供贷款的很多基础设施项目难产生经济效益,也加重借款国还债能力。

路透社2018年曾爆料中共在太平洋岛国的一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不仅令这些岛国的债务飙升,还存在严重质量问题。

以库克群岛的一些中共主导的项目为例,这些公共项目包括法院及体育场的建设。路透社当时援引库克群岛前司法部长肖特(Mark Short)的话说:“很多建筑都是如此不合规,正开始散架。”

另一个例子就是由中共借款并由中企在厄瓜多尔承建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Coca Codo Sinclair)的大坝。《纽约时报》曾爆料,根据该国政府的数据,由于钢材质量不合格和承包商“中国水电”的焊接不当,大坝投入使用仅2年,其机械设备就已经出现了7,648处裂缝。厄瓜多尔管制办公室的一份报告说,部分建筑可能必须要拆除和重建。

图为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的大坝外部景观。(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斯里兰卡宣布经济彻底崩溃 巴基斯坦赞比亚等国难还债

除了“一带一路”项目本身带来的经济效益差外,目前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俄乌战、高通胀率、资本外逃和粮食短缺等因素的打击下,低收入国家发现越来越难以偿还中国的贷款。

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5月27日警告说,“南方世界”(global South)的下一次重大债务危机将源于中国(中共)在世界各地提供的贷款,这确实是一个严重的危险,因为涉及的参与者太多,人们甚至对此没有全面了解。

“南方世界”主要指那些欠发达国家。

斯里兰卡是支持中共“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最早的国家之一,曾与中共签署了一系列大交易,包括10亿美元的汉班托塔港口建设和14亿美元的科伦坡港口城市计划等。

但这也让斯里兰卡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2017年12月,该国因无力偿还债务不得不向中共交出了汉班托塔港以及港口周围15000英亩的土地,租期长达99年。

斯里兰卡的外债已经达到386亿美元,约占其GDP的47%。其中约有10%是欠中国的。

由于外汇储备锐减、债务激增、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以及商品成本飙升,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6月22日宣布,斯里兰卡的经济处于彻底崩溃之中。

该国几乎没有钱进口汽油、牛奶、瓦斯和卫生纸。2022年早些时候,斯里兰卡无法偿还到期的近70亿美元的债务。在北京未能提供债务免除后,斯里兰卡在4月选择暂停偿还部分外债,等待重组。

中共“一带一路”的另一个旗舰国家巴基斯坦近些年来也深陷经济困境。巴国的第一条地铁线路“橙线”(Orange Line),是中共对巴国的620亿美元投资计划的首批项目之一。

巴基斯坦财政部长米夫塔·伊斯梅尔(Miftah Ismail)6月24日说,一个由中共国有银行组成的财团已经向巴基斯坦提供23亿美元贷款,以使该国避免发生外汇支付危机。

巴基斯坦财政部长米夫塔·伊斯梅尔(Miftah Ismail)2022年6月24日说,一个由中共国有银行组成的财团已经向巴基斯坦提供23亿美元贷款。图为2022年6月9日,伊斯梅尔在伊斯兰堡举行的“2021-22年经济调查”启动仪式上发表讲话。(Farooq NAEEM / AFP)

除了亚洲国家,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已经成为了非洲国家的主要公共贷款人。根据政府官方数据,截至2021年底,赞比亚的外债总额为172.7 亿美元,其中57.8亿美元是对中共的外债。

赞比亚在两年多前成为COVID大流行时代的第一个债务违约国后,正在寻求170亿美元的外债减免。知情人士告诉路透社,进展缓慢的部分原因是中共缺乏处理棘手的债务重组的经验,导致其公共贷款机构之间协调缓慢,阻碍了对赞比亚的债务减免进程。

赞比亚现在的债务负担达到GDP的120%。

裴敏欣认为,随着全球经济状况必将进一步恶化,许多其它发展中国家也会像斯里兰卡等国一样,出现拖欠外国贷款的情况。这些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已经从中国获得了数千亿美元的贷款。现在,这些巨额贷款面临风险,将给习近平带来巨大挑战。

要爬出自己挖的坑 中共没啥好选择

裴敏欣说,中国(中共)几乎没啥好的选择来爬出它自己挖的这个坑。在经济危机中向斯里兰卡这样的无力偿还贷款政府施压将是徒劳的,而且会起到反作用。中国(中共)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会损失钱财,还会毁掉自己的声誉。此外,完全注销债务将破坏中国国有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这些银行提供了这些贷款,中国(中共)政府最终将不得不弥补它们的损失。

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继续黯淡,裴敏欣说,北京应该为自己制造的一场债务危机做好准备。

根据路透社在5月底发布的一篇文章,一位知情人士说,虽然中国央行一直愿意推动赞比亚的债务缓解,但中共财政部一直很谨慎,担心如果中方接受了对赞比亚提供贷款的巨大损失,就会在其它地方“树立一个昂贵的先例”。

路透社说,中国是许多规模较小、风险较大的发展中国家的主要贷款人。但北京一直保持不透明,不仅在贷款条件方面,而且在如何与陷入困境的借款人进行重新谈判方面。

中共在2019年1月曾悄悄勾消喀麦隆的450亿中非法郎(当时合7800万美元)债务,但却不愿让人知道。在《华尔街日报》对此事进行了披露后,中共政府不得不公开说出其与喀麦隆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当时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告诉CNN,中方同意免除喀麦隆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偿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喀麦隆的总债务是5.8万亿中非法郎(100亿美元),其中大约三分之一是对中共的债务。

非洲的债务早已在中国国内存在越来越大的争议。2018年9月,中共在中非合作论坛上承诺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的援助、投资和贷款,当时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了大量愤怒的帖子。批评者质问为何中共在本国有至少3000万人口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年收入不到2300元(约合340美元)的情况下,仍然向非洲大撒钱。不过这些抱怨声没能在网上停留多久,就被中共的网络审查员迅速删掉。

中共对喀麦隆的免债可能会促使埃塞俄比亚、吉布提和赞比亚等高债务国家也期待获得类似的待遇。

因此,除了怕引起中国国内的民愤外,上述因素也促使中共不愿公布减免喀麦隆债务。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北约峰会邀亚太四国 专家:两面围堵中俄正成形
前法媒驻华记者:北京2原因不敢轻易打台湾
【微视频】网传大陆史上公募基金最大丑闻
【有冇搞错】中共攻台时机须待美国内乱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共白皮书骇人 美军兵棋推演曝光
【新闻大家谈】威慑中共 台湾需要全系列武器
【新闻看点】中共军演低调结束 白皮书续打口炮
【思想领袖】哈佐尼:如何抗击“觉醒派”
【财商天下】滥用生长激素 年赚家长过百亿
【神韵早期节目】唐宫侍女(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