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广西孩子被调剂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人气 3434

【大纪元2022年07月06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今天是美东时间7月5日,京港台时间7月6日。

今天焦点:广西全州再现“邵氏孤儿”,孩子们被“调剂”到哪儿去了?香港新特首李家超自称行政、司法、立法总代表,网民笑“怪胎”。

你的孩子被“全县统一抱走”了!广西全州县卫健局一封公函,引发了网络愤慨。社会调剂,这个可笑又让人细思极恐的新词,到底意味着什么?卫健局的局长被免职,又掩盖了什么内幕?

香港新特首李家超日前接受中共央视采访,一语惊人。被网民们嘲笑是个“怪胎”。

广西孩子被调剂 卫健局长停职 真相更震惊

超生的孩子被抱走,其实在中国并不稀奇,但是这一次广西全州县事件发酵的热烈程度,却非常厉害。这不由得让我感慨是不是现在全世界都在“物极必反”,披着左派外衣的欧美特别是美国的文化马克思主义,以及中国的暴力马克思主义,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觉醒,所以正在被民众抛弃当中。

体现在形势上,在美国,我们可以看到最高法院最近雄起,五大重磅决议沉重打击了左派,美国正在回归信仰和法治的传统;同时,拜登政府的支持度也出现了新低。中国这边,皮尤Pew最新调查显示,全世界主要国家19国民调,近7成负面看待中国,而在中国国内,今年以来各种大事一件接一件,民意滔滔,让当局应接不暇,进退失措。

最新的一件,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发生在广西的全州县。这是旅游城市桂林下属的一个县,位于广西东北部,地处交通要塞,素有广西北大门之称,曾先后荣获“全国生猪调出大县”、“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第三届国土资源节约集约模范县”等荣誉称号。

这一次舆论大爆发,源于一对父母寻找自己因为超生被政府抱走的孩子,不断上访,全州卫健局给出的一份公函回复。

这份网络热传的公函上写着: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做出的决定。

告知书冷冰冰、但是非常明确地告知两名当事人:“你们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并表示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有留存任何记录”。落款时间为2022年7月1日,单位是全州县卫健委。

嗯,大家想像一下:你的亲生孩子,在不到1岁时,就被当地的乡长、计生站长等一伙人给强行抱走,从此杳无音信,也不给半点交代。几十年来,你反反复复地要求政府给个说法,但是一直被当作皮球踢来踢去。现在,你以追究拐卖人口的罪名,要求当地公安局立案调查,公安局把案件转给信访局,信访局再把皮球踢给了卫健局。下属官员当年直接抱走你孩子的卫健局呢,现在冷冰冰地告诉你,孩子被调剂走了,没有留存下任何记录。因此对你——孩子的亲生父母的信访,不予受理。

如果这个父母是你,你会是什么感受?

当然,换了其它国家,这样公开的抢夺人口事件,都可能导致官员下台,甚至被迫谢罪剖腹自杀,但是在4天前、2022年的7月1日、中共建党日,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却以公文的方式,一本正经地告诉你,你的孩子就是政府抱走的,咋了?你就别找了,找也不理你。

所以,这样的一纸公文,当然就引发了整个网络怒火。网络发酵的结果,是当地政府不得不出来灭火。7月5日,桂林市委市政府,派出了纪委和组织部等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称初步调查之后,“责成全州县对漠视群众诉求、行政不作为的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停职检查。”

这样的处置结果,依然难以抚平民间的巨大愤怒,有网友痛斥:“这是县衙没收小民儿女,在过往2000多年皇朝里应该都不曾发生过的罪恶!不知奴隶制时的美国奴隶主是否曾经拥有这样的权力?”

7月5日晚8点许,《新京报》给出了最新进展,称被抱走男孩邓小周的五姐邓海荣说,全州县卫健局、安和镇政府和安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他们家,就弟弟被抱走一事进行问询,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承诺将会帮助一同寻找邓小周的下落。邓海荣称,自己的父母年事已高,希望在他们有生之年能够找到邓小周,一家人团聚。

邓海荣还给出了更多的事件细节,说父母邓振生、唐月英育有四子三女共七个孩子,被抱走的弟弟在家中排行老七。1989年9⽉8⽇(农历⼋⽉初九)出生,因为违反了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当时乡政府以及计生站的工作人员要求我们家交超生罚款,一开始家里没有钱,家里面的一些家具、电视、猪等都被相关人员带走抵押。我的父亲前后大概借了几千元,但是一直未能交齐超生罚款。”于是,1990年8月的一天早上,母亲唐月英和弟弟邓小周被安排在全州县一家旅店的2楼,时任全州县安和乡计生站的高某某和几个人将弟弟从母亲唐⽉英怀⾥抱走。

在邓小周被抱走的30多年里,他的父母一直在全州县四处打听他的下落。但是一直没有下落。

看了这一段故事,我的感觉就是,当地政府因为超生要罚款,但是这一家人借钱也凑不齐罚款,于是政府就把孩子给抱走、用人来抵帐,所谓统一调剂,其实就是买卖儿童。

大陆财新网的报导也说,唐月英指控,时任安和乡计划生育工作管理站站长的高丽君,为物色寻找聪明伶俐的婴儿拐卖给特定收买人,先后找了几个超生的孩子,做完体检后看中邓小周,才对其实施暴力抢夺。

这样一来,我们想了解更多真相:全州县政府前前后后,统一调剂的孩子有多少?这些孩子分别被调剂给了谁?政府和政府工作人员,分别收了多少钱?这些孩子现在还活着么?…..此外,还有什么地方做过这种调剂?

大陆媒体顶端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这种“社会调剂”不只发生在广西,湖南省、四川省都有这样的事情。

其中,21世纪初期,湖南邵阳计生部门为收取“社会抚养费”,将这些所谓的“非法”婴幼儿强行抱走,送入邵阳福利院,统一改姓“邵”,因此这些孩子也被称为“邵氏弃儿”。福利院与人贩子互相勾结,收买婴幼儿,并将其变为“弃婴”,送入涉外收养渠道,从中牟利。

关于“邵氏弃儿”,2011年,财新网做了一个深度报导,发现部分后来找到下落,有些则已被收养在海外。而所谓的海外收养,据财新网调查,这种海外收养,需要支付给福利院3,000美元“赞助费”。

去年的时候,我查询过,仅美国夫妇收养的中国孩子,就高达8万多人,很多还是有残疾的。但是,同时我也发现,每一对美国夫妇实际上支出的费用高达上万至3万美元,所以问题来了:其它钱又到哪里去了呢?8万多人,总额高达几十亿美元,都进了谁的腰包?

当然,也许在中国,这种把孩子公然抢走和由政府统一“调剂”的事并不是全国性发生的,但是作为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来说,我见过或者听说这样的事很多。我曾经亲眼看到,我们全村的党员们在村支书的带领下,去住在我们家后面的超生的邻居家抢东西、扒房子……村里有一家人因为不肯离开,结果超生的孩子还被掉落的木头打死了……

今天下午,一个新疆的朋友也跟我说,她大嫂家生老三,被罚款四万、没收了250亩地。

另外,各地计划生育过程中,还时不时地搞定期强化运动,比如曾经发生在山东聊城冠县的、著名的百日无孩运动,也称“杀羊羔事件”等。这个时候,必须对孩子大规模引产,不顾孕妇的死活。而很多足月的孩子生下来其实都是活的,负责计生的医院和政府工作人员会把这些孩子溺死,或者在引产前打毒针或者用高浓度酒精打死。有的时候,侥幸活下来的孩子,就会被医护人员或者计生工作人员给送人。

@作家西原秋,今天也在微博上回忆了这种事情,他说:“看到很多人对广西全州县‘社会调剂’超生子女的信访回复震惊得不要不要的,我便觉得可笑。”

“笑他们少见多怪,笑他们不接地气,笑他们眼高手低,笑他们缺乏广泛共情的基础,笑他们竟然不知道我们的计生政策在近三十年中里的变迁,笑没有真正去读我们的农村。”

“广西这种事儿,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农村,随处可见,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他还回忆说,在他们那里,计生人员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想让你节扎就节扎(男),想让你上环就上环(女)。

我家院坝曾经是计生人员野餐和分赃的基地之一。因为离马路近,方便瓜分完每天的搜刮成果后,搭车拿回家。当时村民们把他们形容成“鬼子进村”(引用原话,不要喷)。

他们强行掠走的东西,囊括一切生活用品和生产物资,可以说是扫荡一空。家里的鸡鸭鹅和牛马羊,还有家里腌制的腊肉,熬制的猪油,以及看中的门框、门板和家具,随时可以拆走。还有锅碗瓢盆和刀具、锄头等,也都不拿白不拿,可以送给自己务农的亲友。

更有甚者,连完整的房屋都不给人家留下。把屋内一切值钱的东西拿走后,还不解恨,还要操起锤子,把人家的窗户砸烂、玻璃打碎,将墙体挖塌。

“我们那里抓住就直接打掉,甭管几个月大,也不管产妇死活。”

“我一个伯母,胎儿七个月大,引产出来,一对双胞胎儿子,当场疯掉,从二楼跳下,光着脚,健步如飞,鲜血淋漓却不知疼痛。至今没有自理能力。我每次回老家探亲,都会给她送一两袋米。”

很多年轻一些的观众朋友可能会想,难道警察或者法院不管吗?实际上,告官是没有用的。我姐姐是法官,她告诉过我,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不允许法院受理这类案件。

这也是我们看到,为什么这一次超生男孩被调剂的父母,各种方法找孩子三十年都没有结果的根本原因,最后他们只能利用现在计划生育政策变化的机会,用拐卖儿童的名义要求追究当年的责任人。

当然,很多人可能高兴,你看这一次,桂林市委市政府处分了全州县卫健委局长和副局长等人啊。但实际上,很多人不了解这背后的真正原因。我们也想分析一下。

我刚刚说了,这种没有人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共中央统一制定的,全国一盘棋,被中共当作“基本国策”,任何人都不允许挑战,否则就是反党反政府。所以,一般地方的官员都是回避。

这一次全州县卫健局的公函,在中共体制内也引发愤怒和处分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居然公开说就是统一调剂了,你能咋地?这其实是泄露了党的机密。他们被处分其实是这个原因。

中共会不会道歉或者改变呢?我们可以看看《环球时报》前主编胡锡进的一篇最新观察:“调剂”超生小孩,全州县三十多年前的旧事为何能成新爆点?

他表达了四点意见,一、这种做法不人道,二、没有怎么听说,三、即使是个别现象,也是不可接受的,四、卫生局的态度无法让人接受。胡编不愧为叼盘侠,就这一篇文字,已经巧妙地将这种责任甩给了下面。他还说,中国不久之前还很穷,回头看基层治理的问题相当多,一些让人难过的事情已经发生,未必全能改变得了,公众对此是有基本了解的。

胡编最后的意思是,这种事情,以后当事官员们多一些同理心处理就好了,没有人性的计划生育政策不要追究了,制定政策的党的责任也不需要追究了,至于赔偿,大家就更别想了。

三大权力一肩挑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7月1日,香港新特首李家超宣誓就职。7月4日,中共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对他进行了专访。李家超宣称要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区负责,一语惊人。我们来看看视频节选。

出身于警察系统、现在只代表行政系统的香港新特首李家超,居然说自己代表了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的责任。

难怪网友嘲笑说:“宪政怪胎哦。特首总揽立法、司法、行政;25年前中央就这么弄的。大陆就这一套麻。不管你宪政、法律上。解不解释得通嘛。”

确实,按照香港地区的“宪法”——《基本法》,香港的政治体制很像美国,三权分立,其中,行政权可以比较白宫总统和各部部长,这就是香港特首和内阁。他们的权力是有限的,要受立法机构香港立法会和司法机构香港大法官的制约,根本无法“代表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的责任”。

所以,问题来了,这个曾任香港警务处副处长、在警队工作30年的香港现任行政长官,居然是个法盲喽?答案:是,也不是。

如果严格按照法律来说,他这样说当然会被斥责,但是中共何曾讲过法律?特别是2019年镇压反送中运动之后,中共更是裸奔了。李家超的说法,实际上是比照中共体制下的市委书记职责罢了。

李家超当上香港新特首,最受外界瞩目的是他早在今年4月,就声明要把23条立法当作自己的工作重点。这其实也是中共正加速摧毁香港法治的体现。

因为,所谓香港23条立法,是指《基本法》中的第23条有规定,称:“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这意味着,中共当局早在当初制定《基本法》的时候,就留下了一个后门,要把中共不喜欢的组织,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予以取缔。

然而,正如大家现在已经普遍知道的,中共才是一个十恶俱全的邪教组织和反人类的组织,它不喜欢的恰恰是实际上正常国家,基于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等原则,在宪法中保障的。事实上,尽管中共在中国国内镇压了很多组织、各种宗教信仰和NGO组织,在香港,这些一直合法存在。

从2002年开始,北京要求香港政府帮23条立法,香港民主派批评条文钳制言论同结社自由,以言入罪。好多专家学者指出这是中央政府插手香港事务,不利于“一国两制”,损害香港以及中国民主制度的实践。随后,香港立法会推出的草案,也激起了香港市民强烈反弹,2003年七一游行,有多达五十万人参加。最终,中共被迫无限期推后。

在后来的梁振英、林郑月娥做香港特首任内,中南海再次施压要求制定23条立法。到了2020年,在发送中运动之后,中共全国人大直接用《基本法》附件三赋予的中央政府预留的权力,兜过香港立法会,用“全国性法律”机制颁布《香港国家安全法》。

现在,警察出身的官员当了行政长官,会不会再次推出新的23条立法呢?

香港法治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了。香港已死。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李克强稳经济?V型复苏很难
【秦鹏直播】河南村镇银行真相 储户钱没被偷走
【秦鹏直播】北约峰会剑指中共 美制裁5家中企
【秦鹏直播】香港回归25周年 习访港如临大敌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外交部被“踢馆” 王毅被打脸
【微视频】三亚封城 上海游客自救带动本地人
【新闻看点】借军演谋连任?习冒险舞双刃剑
【未解之谜】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闻大家谈】三亚8万人被锁 海南省长喊备战
【财商天下】保增长保交楼 地方财政自身难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