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廣西孩子被調劑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人氣 3445

【大紀元2022年07月06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5日,京港台時間7月6日。

今天焦點:廣西全州再現「邵氏孤兒」,孩子們被「調劑」到哪兒去了?香港新特首李家超自稱行政、司法、立法總代表,網民笑「怪胎」。

你的孩子被「全縣統一抱走」了!廣西全州縣衛健局一封公函,引發了網絡憤慨。社會調劑,這個可笑又讓人細思極恐的新詞,到底意味著什麼?衛健局的局長被免職,又掩蓋了什麼內幕?

香港新特首李家超日前接受中共央視採訪,一語驚人。被網民們嘲笑是個「怪胎」。

廣西孩子被調劑 衛健局長停職 真相更震驚

超生的孩子被抱走,其實在中國並不稀奇,但是這一次廣西全州縣事件發酵的熱烈程度,卻非常厲害。這不由得讓我感慨是不是現在全世界都在「物極必反」,披著左派外衣的歐美特別是美國的文化馬克思主義,以及中國的暴力馬克思主義,因為越來越多的人在覺醒,所以正在被民眾拋棄當中。

體現在形勢上,在美國,我們可以看到最高法院最近雄起,五大重磅決議沉重打擊了左派,美國正在回歸信仰和法治的傳統;同時,拜登政府的支持度也出現了新低。中國這邊,皮尤Pew最新調查顯示,全世界主要國家19國民調,近7成負面看待中國,而在中國國內,今年以來各種大事一件接一件,民意滔滔,讓當局應接不暇,進退失措。

最新的一件,就是我們今天要談的,發生在廣西的全州縣。這是旅遊城市桂林下屬的一個縣,位於廣西東北部,地處交通要塞,素有廣西北大門之稱,曾先後榮獲「全國生豬調出大縣」、「全國糧食生產先進縣」、「第三屆國土資源節約集約模範縣」等榮譽稱號。

這一次輿論大爆發,源於一對父母尋找自己因為超生被政府抱走的孩子,不斷上訪,全州衛健局給出的一份公函回覆。

這份網絡熱傳的公函上寫著:根據20世紀90年代全區計劃生育工作嚴峻形勢,嚴格執行「控制人口數量,提高人口素質」的政策,對違反計生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強行超生的子女中,選擇一個進行「社會調劑」,是縣委、縣政府根據當時區、市計劃生育工作會議部署要求和全縣嚴峻的計劃生育工作形勢需要做出的決定。

告知書冷冰冰、但是非常明確地告知兩名當事人:「你們超生的孩子(屬第七孩)」是由全縣統一抱走進行社會調劑,不存在拐賣兒童的行為。」並表示當時被全縣統一進行社會調劑的超生孩子去向,「沒有留存任何記錄」。落款時間為2022年7月1日,單位是全州縣衛健委。

嗯,大家想像一下:你的親生孩子,在不到1歲時,就被當地的鄉長、計生站長等一夥人給強行抱走,從此杳無音信,也不給半點交代。幾十年來,你反反覆覆地要求政府給個說法,但是一直被當作皮球踢來踢去。現在,你以追究拐賣人口的罪名,要求當地公安局立案調查,公安局把案件轉給信訪局,信訪局再把皮球踢給了衛健局。下屬官員當年直接抱走你孩子的衛健局呢,現在冷冰冰地告訴你,孩子被調劑走了,沒有留存下任何記錄。因此對你——孩子的親生父母的信訪,不予受理。

如果這個父母是你,你會是什麼感受?

當然,換了其它國家,這樣公開的搶奪人口事件,都可能導致官員下台,甚至被迫謝罪剖腹自殺,但是在4天前、2022年的7月1日、中共建黨日,全州縣衛生健康局,卻以公文的方式,一本正經地告訴你,你的孩子就是政府抱走的,咋了?你就別找了,找也不理你。

所以,這樣的一紙公文,當然就引發了整個網絡怒火。網絡發酵的結果,是當地政府不得不出來滅火。7月5日,桂林市委市政府,派出了紀委和組織部等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稱初步調查之後,「責成全州縣對漠視群眾訴求、行政不作為的縣衛健局局長和分管副局長等相關人員停職檢查。」

這樣的處置結果,依然難以撫平民間的巨大憤怒,有網友痛斥:「這是縣衙沒收小民兒女,在過往2000多年皇朝裡應該都不曾發生過的罪惡!不知奴隸制時的美國奴隸主是否曾經擁有這樣的權力?」

7月5日晚8點許,《新京報》給出了最新進展,稱被抱走男孩鄧小周的五姐鄧海榮說,全州縣衛健局、安和鎮政府和安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員已經到他們家,就弟弟被抱走一事進行問詢,鎮政府的工作人員承諾將會幫助一同尋找鄧小周的下落。鄧海榮稱,自己的父母年事已高,希望在他們有生之年能夠找到鄧小周,一家人團聚。

鄧海榮還給出了更多的事件細節,說父母鄧振生、唐月英育有四子三女共七個孩子,被抱走的弟弟在家中排行老七。1989年9⽉8⽇(農曆⼋⽉初九)出生,因為違反了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當時鄉政府以及計生站的工作人員要求我們家交超生罰款,一開始家裡沒有錢,家裡面的一些家具、電視、豬等都被相關人員帶走抵押。我的父親前後大概借了幾千元,但是一直未能交齊超生罰款。」於是,1990年8月的一天早上,母親唐月英和弟弟鄧小周被安排在全州縣一家旅店的2樓,時任全州縣安和鄉計生站的高某某和幾個人將弟弟從母親唐⽉英懷⾥抱走。

在鄧小周被抱走的30多年裡,他的父母一直在全州縣四處打聽他的下落。但是一直沒有下落。

看了這一段故事,我的感覺就是,當地政府因為超生要罰款,但是這一家人借錢也湊不齊罰款,於是政府就把孩子給抱走、用人來抵帳,所謂統一調劑,其實就是買賣兒童。

大陸財新網的報導也說,唐月英指控,時任安和鄉計劃生育工作管理站站長的高麗君,為物色尋找聰明伶俐的嬰兒拐賣給特定收買人,先後找了幾個超生的孩子,做完體檢後看中鄧小周,才對其實施暴力搶奪。

這樣一來,我們想了解更多真相:全州縣政府前前後後,統一調劑的孩子有多少?這些孩子分別被調劑給了誰?政府和政府工作人員,分別收了多少錢?這些孩子現在還活著麼?…..此外,還有什麼地方做過這種調劑?

大陸媒體頂端新聞記者調查發現,這種「社會調劑」不只發生在廣西,湖南省、四川省都有這樣的事情。

其中,21世紀初期,湖南邵陽計生部門為收取「社會撫養費」,將這些所謂的「非法」嬰幼兒強行抱走,送入邵陽福利院,統一改姓「邵」,因此這些孩子也被稱為「邵氏棄兒」。福利院與人販子互相勾結,收買嬰幼兒,並將其變為「棄嬰」,送入涉外收養渠道,從中牟利。

關於「邵氏棄兒」,2011年,財新網做了一個深度報導,發現部分後來找到下落,有些則已被收養在海外。而所謂的海外收養,據財新網調查,這種海外收養,需要支付給福利院3,000美元「贊助費」。

去年的時候,我查詢過,僅美國夫婦收養的中國孩子,就高達8萬多人,很多還是有殘疾的。但是,同時我也發現,每一對美國夫婦實際上支出的費用高達上萬至3萬美元,所以問題來了:其它錢又到哪裡去了呢?8萬多人,總額高達幾十億美元,都進了誰的腰包?

當然,也許在中國,這種把孩子公然搶走和由政府統一「調劑」的事並不是全國性發生的,但是作為從小生活在農村的我來說,我見過或者聽說這樣的事很多。我曾經親眼看到,我們全村的黨員們在村支書的帶領下,去住在我們家後面的超生的鄰居家搶東西、扒房子……村裡有一家人因為不肯離開,結果超生的孩子還被掉落的木頭打死了……

今天下午,一個新疆的朋友也跟我說,她大嫂家生老三,被罰款四萬、沒收了250畝地。

另外,各地計劃生育過程中,還時不時地搞定期強化運動,比如曾經發生在山東聊城冠縣的、著名的百日無孩運動,也稱「殺羊羔事件」等。這個時候,必須對孩子大規模引產,不顧孕婦的死活。而很多足月的孩子生下來其實都是活的,負責計生的醫院和政府工作人員會把這些孩子溺死,或者在引產前打毒針或者用高濃度酒精打死。有的時候,僥倖活下來的孩子,就會被醫護人員或者計生工作人員給送人。

@作家西原秋,今天也在微博上回憶了這種事情,他說:「看到很多人對廣西全州縣『社會調劑』超生子女的信訪回覆震驚得不要不要的,我便覺得可笑。」

「笑他們少見多怪,笑他們不接地氣,笑他們眼高手低,笑他們缺乏廣泛共情的基礎,笑他們竟然不知道我們的計生政策在近三十年中裡的變遷,笑沒有真正去讀我們的農村。」

「廣西這種事兒,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農村,隨處可見,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他還回憶說,在他們那裡,計生人員手握生殺予奪的大權。想讓你節扎就節扎(男),想讓你上環就上環(女)。

我家院壩曾經是計生人員野餐和分贓的基地之一。因為離馬路近,方便瓜分完每天的搜刮成果後,搭車拿回家。當時村民們把他們形容成「鬼子進村」(引用原話,不要噴)。

他們強行掠走的東西,囊括一切生活用品和生產物資,可以說是掃蕩一空。家裡的雞鴨鵝和牛馬羊,還有家裡醃製的臘肉,熬製的豬油,以及看中的門框、門板和家具,隨時可以拆走。還有鍋碗瓢盆和刀具、鋤頭等,也都不拿白不拿,可以送給自己務農的親友。

更有甚者,連完整的房屋都不給人家留下。把屋內一切值錢的東西拿走後,還不解恨,還要操起錘子,把人家的窗戶砸爛、玻璃打碎,將牆體挖塌。

「我們那裡抓住就直接打掉,甭管幾個月大,也不管產婦死活。」

「我一個伯母,胎兒七個月大,引產出來,一對雙胞胎兒子,當場瘋掉,從二樓跳下,光著腳,健步如飛,鮮血淋漓卻不知疼痛。至今沒有自理能力。我每次回老家探親,都會給她送一兩袋米。」

很多年輕一些的觀眾朋友可能會想,難道警察或者法院不管嗎?實際上,告官是沒有用的。我姐姐是法官,她告訴過我,計劃生育是「基本國策」,不允許法院受理這類案件。

這也是我們看到,為什麼這一次超生男孩被調劑的父母,各種方法找孩子三十年都沒有結果的根本原因,最後他們只能利用現在計劃生育政策變化的機會,用拐賣兒童的名義要求追究當年的責任人。

當然,很多人可能高興,你看這一次,桂林市委市政府處分了全州縣衛健委局長和副局長等人啊。但實際上,很多人不了解這背後的真正原因。我們也想分析一下。

我剛剛說了,這種沒有人性的計劃生育政策是中共中央統一制定的,全國一盤棋,被中共當作「基本國策」,任何人都不允許挑戰,否則就是反黨反政府。所以,一般地方的官員都是迴避。

這一次全州縣衛健局的公函,在中共體制內也引發憤怒和處分的原因是什麼?他們居然公開說就是統一調劑了,你能咋地?這其實是洩露了黨的機密。他們被處分其實是這個原因。

中共會不會道歉或者改變呢?我們可以看看《環球時報》前主編胡錫進的一篇最新觀察:「調劑」超生小孩,全州縣三十多年前的舊事為何能成新爆點?

他表達了四點意見,一、這種做法不人道,二、沒有怎麼聽說,三、即使是個別現象,也是不可接受的,四、衛生局的態度無法讓人接受。胡編不愧為叼盤俠,就這一篇文字,已經巧妙地將這種責任甩給了下面。他還說,中國不久之前還很窮,回頭看基層治理的問題相當多,一些讓人難過的事情已經發生,未必全能改變得了,公眾對此是有基本了解的。

胡編最後的意思是,這種事情,以後當事官員們多一些同理心處理就好了,沒有人性的計劃生育政策不要追究了,制定政策的黨的責任也不需要追究了,至於賠償,大家就更別想了。

三大權力一肩挑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7月1日,香港新特首李家超宣誓就職。7月4日,中共央視主持人白岩松對他進行了專訪。李家超宣稱要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區負責,一語驚人。我們來看看視頻節選。

出身於警察系統、現在只代表行政系統的香港新特首李家超,居然說自己代表了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的責任。

難怪網友嘲笑說:「憲政怪胎哦。特首總攬立法、司法、行政;25年前中央就這麼弄的。大陸就這一套麻。不管你憲政、法律上。解不解釋得通嘛。」

確實,按照香港地區的「憲法」——《基本法》,香港的政治體制很像美國,三權分立,其中,行政權可以比較白宮總統和各部部長,這就是香港特首和內閣。他們的權力是有限的,要受立法機構香港立法會和司法機構香港大法官的制約,根本無法「代表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的責任」。

所以,問題來了,這個曾任香港警務處副處長、在警隊工作30年的香港現任行政長官,居然是個法盲嘍?答案:是,也不是。

如果嚴格按照法律來說,他這樣說當然會被斥責,但是中共何曾講過法律?特別是2019年鎮壓反送中運動之後,中共更是裸奔了。李家超的說法,實際上是比照中共體制下的市委書記職責罷了。

李家超當上香港新特首,最受外界矚目的是他早在今年4月,就聲明要把23條立法當作自己的工作重點。這其實也是中共正加速摧毀香港法治的體現。

因為,所謂香港23條立法,是指《基本法》中的第23條有規定,稱:「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這意味著,中共當局早在當初制定《基本法》的時候,就留下了一個後門,要把中共不喜歡的組織,以危害國家安全的名義予以取締。

然而,正如大家現在已經普遍知道的,中共才是一個十惡俱全的邪教組織和反人類的組織,它不喜歡的恰恰是實際上正常國家,基於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等原則,在憲法中保障的。事實上,儘管中共在中國國內鎮壓了很多組織、各種宗教信仰和NGO組織,在香港,這些一直合法存在。

從2002年開始,北京要求香港政府幫23條立法,香港民主派批評條文鉗制言論同結社自由,以言入罪。好多專家學者指出這是中央政府插手香港事務,不利於「一國兩制」,損害香港以及中國民主制度的實踐。隨後,香港立法會推出的草案,也激起了香港市民強烈反彈,2003年七一遊行,有多達五十萬人參加。最終,中共被迫無限期推後。

在後來的梁振英、林鄭月娥做香港特首任內,中南海再次施壓要求制定23條立法。到了2020年,在發送中運動之後,中共全國人大直接用《基本法》附件三賦予的中央政府預留的權力,兜過香港立法會,用「全國性法律」機制頒布《香港國家安全法》。

現在,警察出身的官員當了行政長官,會不會再次推出新的23條立法呢?

香港法治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值得期待的了。香港已死。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李克強穩經濟?V型復甦很難
【秦鵬直播】河南村鎮銀行真相 儲戶錢沒被偷走
【秦鵬直播】北約峰會劍指中共 美制裁5家中企
【秦鵬直播】香港回歸25周年 習訪港如臨大敵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習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勢已去
【新聞看點】長江乾涸發電量腰斬 鄱陽湖瘦成河
【新聞大家談】AI腦控士兵 中共恐怖計劃曝光
【馬克時空】南早爆料共軍糗事 Su-30成台海演習主力?!
【未解之謎】「與世隔絕」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百年真相】連環大案 上海法官警察離奇遇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