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河南村鎮銀行真相 儲戶錢沒被偷走

人氣 11625

【大紀元2022年06月29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28日,京港台時間6月29日。

今天焦點:獨家:河南村鎮銀行詭異開放15分鐘,暴露了一個官方掩蓋的黑幕:儲戶的錢還在!

陷入漩渦中的一家河南村鎮銀行,再度登上熱搜。6月26日中午,該銀行系統突然開放了15分鐘線上交易,大筆錢被取走,後銀行稱已追回。這次詭異的「故障」暴露了官方掩蓋的一個重大真相:其實你的錢還在銀行,被偷走的才是銀行的錢。

村鎮銀行15分鐘詭異開放 「關係戶」取走巨額存款

河南多家村鎮銀行爆雷,近400億人民幣看似人間蒸發,不僅讓40多萬儲戶寤寐思服、寢食難安,也讓無數網民擔心自己的錢哪一天會不翼而飛,所以這個事件的進展一直倍受關注。

6月27日,其中的一家,河南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因為前一天中午詭異開放了一段時間取款,而再度成為新聞熱點。

有儲戶統計,開放時間大約是26日的12:41至12:56之間,持續大約15分鐘。與此同時,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官網仍掛著線上交易系統關閉的公告。鳳凰網財經《銀行財眼》27日則稱,他們收到的爆料說,實際開通時間大約是40分鐘。

在這短短的幾十分鐘內,有的儲戶成功地將本息全部提現;有的只提出了利息,本金尚未來得及提取,有的進行了提現操作,但金額還未到帳,通道就已被關閉。

這個消息,讓網絡炸了鍋,有不少儲戶趕往現場去找新東方村鎮銀行討要說法。在一份疑似現場視頻中,該村鎮銀行的人表示,他們當天中午發現了手機銀行個別操作許可權出現了異常,馬上和服務的科技公司取得了聯繫,現在異常情況已經恢復。還說,會對中午出現異常的帳戶進行審查,已經把錢取走的儲戶也要配合調查。

「有的可能是手機定期轉到活期,還沒有到帳,這個我們也會逐筆地核實,恢復到正常的狀態。所以,每一筆錢,每一筆業務,後台全部有記錄。一共走了多少錢,一共做了什麼事,非常清楚。」

從目前我們了解的情況看,有的儲戶實際上已經取款成功,金額還比較大,其中一位網友轉出了18萬,有的網友轉出了14萬,還有的8萬多不等。最幸運的是一位上海的網友,轉出了80萬。那些沒有即時到帳的,則顯示「交易衝正」,也就是說該款項被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系統追回了。

這個事件引發了激烈的網絡討論,目前主要集中在幾個方面:

第一,儲戶取走錢的合法性問題。有律師認為,銀行調查提現儲戶的行為沒有法律依據,也不合常理。這個觀點符合大部分儲戶和網民的觀點,得到了積極響應。還有的網友說,取款和查案無關,該查案查案,該取款讓儲戶正常取款。「不怕你調查,就怕你不查」。

當然,也有專家及時出來替銀行的所作所為背書,說,被追回的錢是銀行的,你的錢被轉走了。

第二,在這詭異的15分鐘之內,誰取走了這部分錢呢?很多網友說,這再次體現了中國特色的讓領導先走,一部分「關係戶」先撤了。

也有儲戶爆料稱,同樣的劇情也在河南另一家問題銀行禹州新民生銀行發生過,6月19日凌晨2點多,該銀行短暫開放了交易系統,時長大約1小時。

這樣的分析,很符合中共毒害後的國情。有網友還做了一個有模有樣的推理分析,說「前有精準紅碼,現在精準交易。」

「畢竟,欠了400億,有些人的錢是不能欠的,這屬於誤殺,屬於大水冲了龍王廟。」「所以,補救是必需的。誰知道存了幾千萬的某女士背後是不是個大佬,這事萬一全面清查,大佬也得脫層皮。」

直接給錢太露骨,不好。走破產清算也是先還50萬以內的。於是,經過三週膽大心細的研究,開啟了時間窗口。網友還認為,事前,村鎮銀行的工作人員,還對那些必須給錢的「關係戶」也經過了電話一對一的輔導。

不得不說,人民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那麼,對於這兩個分析,觀眾朋友們怎麼看呢?我相信大家都會有自己的判斷。

獨家分析:官方掩蓋真相 儲戶的錢在哪兒?

但是,我今天,還想揭露一個更重要的真相。那就是,這一段時間,官方散布出來的消息,一直在暗示,新財富集團的神祕富翁呂奕,捲走了出事幾家村鎮銀行的這近400億元。然而,從目前官方前後矛盾的說法,結合我對銀行系統運作的了解,以及這一次突發的銀行可以取錢事件來看,真相是:第一,呂奕並沒有取走那麼多錢,第二,呂奕的錢也不可能主要是通過之前外界想像的私立帳戶取款的,第三,儲戶的錢大部分還在銀行,被取走的是銀行的錢,而不是儲戶的錢。

為什麼我會得出這樣的判斷呢?因為:

首先,從目前各方面的信息來看,涉事銀行相關的互聯網存款,都是被這些銀行系統正常記錄的交易,而不是某些媒體暗示的在體外進行循環。

所謂體外循環,是指這段時間流傳甚廣的「真銀行的人、真銀行的章、在外做了一套假系統」的說法,認為這些銀行的高管出具了真正的銀行官方手續、開發了網上系統,但是存款不是進入了銀行的個人儲蓄帳戶,而是進入了那些銀行高管個人監督的獨立帳戶。而且,還說,這些錢實際上是理財產品,而不是正常存款。這些錢也沒有進入涉事村鎮銀行的發起行和上級管理行(許昌農村商業銀行),以及銀行監管機構(銀保監會)的視野之內。

但是,不管是從人員管理還是從系統的實際運作來看,這種說法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1. 從人員角度看,涉事銀行至少捲入了村鎮銀行本身的行長和大批管理人員,以及許昌農村商業銀行多名行長,乃至當地中國人民銀行管理人員(需要幫助出具證明)等。如果真的是外界說的長期蓄謀作案,那麼這麼大的金額,涉事的這麼多管理人員,應該早就畏懼被懲罰逃走了,還有他們的家人孩子。

換句話說,幾百億他們單獨弄的小金庫不翼而飛,銀行系統這麼多人應該早逃走了,案件也早就被發現了,而不會現在才案發。

而且,即使是所謂的小金庫內的體外循環,也一定是進入了相關的村鎮銀行。如果上述村鎮銀行吸收了上百億資金,這明顯超出了當地經濟發展水平和當地銀行同業水平,很難不引起本地監管部門的注意。

2. 從系統運作機制來看,這些錢實際上一直在銀行系統中,而不是在體外循環。

興起於2018年的互聯網存款業務,銀行藉助互聯網平台獲客,推出期限相對靈活,但利息水平可以媲美3年期、5年期定期存款的互聯網存款產品,因此迅速走紅,成為各大互聯網理財平台的標配。由於這種模式,讓一些小型地方銀行獲得了巨額存款,而這些銀行的風險管控能力是不強的,增加金融風險,同時還打破了原有的按照條塊和地域劃分的國有商業銀行的利益,2021年1月,銀保監會、央行聯合下發通知,明確商業銀行不得通過非自營網絡平台開展定期存款和定活兩便存款業務。隨後,互聯網平台將互聯網存款業務集體下架。

如果涉事銀行的錢是在體外循環,那麼,這個過程中,存款用戶是無法正常存取的,也不可能在銀行系統中正常體現出來。但是,棱鏡‧騰訊小滿工作室的一篇深度文章《一位銀行行長眼中的河南村鎮銀行事件》,披露了很多內幕,互聯網交易平台專業人士、儲戶以及銀行業專業人士都認為,事實與此相反。

其中,關於互聯網存款的交易流程,平台人士李磊稱,互聯網平台提供的是導流業務,即展示銀行存款產品,當用戶想要購買產品時,便跳轉到銀行自營的系統完成購買。他說,與涉事的村鎮銀行開展合作時,公司員工在線上購買了其存款產品,並到河南實地走訪了該村鎮銀行,在該村鎮銀行列印了自己的存款證明,並在監管系統查到了相關存款產品的備案。驗證通過,才與銀行簽訂了合作協議。

這與部分儲戶在網上晒出的資料相符。有儲戶晒出了上述幾家村鎮銀行和某網際網絡平台簽署的合作協議封面,上面列明雙方基於存款產品進行合作。在簽署頁,分別有各村鎮銀行的公章及法人印章。

而且,這種互聯網轉帳是需要通過中共央行(人民銀行)的清算系統進行交易的。有的儲戶發現,自己的工行信息顯示他轉帳的時候,資金轉入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如果是假系統,如何能通過央行支付清算系統的核查?業內人士認為這是不可能的。

華南地區的某中小銀行行長楊明(化名)認為,根據儲戶定期能收到利息、通過其它銀行轉帳成功、在銀行小程序中能查到帳戶等信息,說明這是標準的銀行系統。

還有一個信息證明,儲戶的錢實際上還在。比如,家在北京的劉波(化名)表示,2021年互聯網存款下架後,他還接到過銀行客服的電話及簡訊,提示可以到微信小程序上繼續購買產品。他的電子銀行帳戶一直能正常收到每半年付的利息,甚至在今年5月份,上述村鎮銀行線上系統維護後,他的電子銀行帳戶照常收到了一筆利息,只是無法提現。

其次,既然儲戶的錢都正常在被銀行系統記錄,還在產生利息。那麼,誰的錢被取走了呢?

我們先看看官方的幾個說法。

據《21世紀經濟報道》,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在5月20日的通氣會上介紹,河南4家村鎮銀行的大股東——河南新財富集團,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過「資金掮客」吸收公共資金,涉嫌違法犯罪,目前公安機關正在偵查。‍‍事件的最終結果還有待於公安機關偵查結果,‍‍將依照相關法律法規和證據來處置。

6月18日,許昌警方曾發布警情通報,提到涉事村鎮銀行的大股東——河南新財富集團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涉嫌嚴重犯罪,「公安機關已抓獲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凍結一批涉案資金、資產」。

當日,河南銀保監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監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各級金融管理部門密切配合公安機關開展調查,禹州新民生等村鎮銀行線上交易系統被河南新財富集團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實已初步查明,相關資金情況正在排查。

官方的這幾個說法,證明新財富集團確實通過線上交易系統竊取了非法資金。那麼,這些錢是誰的呢?

我認為,大部分是銀行的,而且不是通過系統挪走的。

我們剛剛分析了,銀行系統是標準系統。並不是假系統。而現在儲戶的存款還可以通過銀行系統查詢,只是不能正常取出來。那麼問題出在哪裡呢?

一種可能是,村鎮銀行是否收到了足額的錢,另外的部分被轉走了。

但是,熟悉銀行系統的人,知道完成這個都很困難。

先說前者,村鎮銀行可能沒有收到錢。這種情況,銀行行長楊明說,一方面這需要發起行許昌農商行的代理清算帳戶,對村鎮銀行儲戶們的轉帳銀行發送了確認的報文信息。另一方面,在村鎮銀行方面,其存款數據都要按季度報送監管部門,與代理行報送的存款數據匹配,在監管部門卻沒有察覺。

楊明表示,要完成這一系列操作,需要許昌農商行的清算系統部門、計財部門、村鎮銀行的計財部門等人士全力配合,操作難度極高。村鎮銀行方面也可能謊報了存款規模。新財富集團是否買通了關鍵崗位人士、控制了相關帳戶等,仍有待警方進一步查證並披露。

那麼,怎麼轉走呢?這其實更難。我剛剛分析了,同樣需要內部人合作,不被發現。而這又回到這麼巨額資金,這幾年怎麼做才能不被發現的困難。大家知道,河南的涉事的五家村鎮銀行互聯網吸收了存款高達300多億元。它們的發起行許昌農村商業銀行總資產大家知道多少嗎?截至2020年末,許昌農商銀行總資產136.38億元。

所以,最合理的推測是:

1. 這近400億元大部分還在帳上。否則早已東窗事發。

2. 事件沒有很早東窗事發,還證明這些村鎮銀行的高管和許昌農村商業銀行的人沒有大面積逃亡,這說明這些銀行業的管理者認為,他們只是做了一些灰色的交易,而不是盜竊。

銀行業的潛規則,是會拿部分儲戶的部分錢做高額放貸,然後瓜分這部分利息差額,這些錢也有的是放給了關係戶。新財富集團,最可能是和銀行內部的管理者從事類似違規操作,而這部分錢,有的也許被新財富集團的發起人呂奕轉走了。但是請注意,這是以放貸的方式轉走,而不是從完全體外循環的方式轉走。

這個互聯網交易系統的黑洞,很可能只是發生在這個部分。

3. 很多人想當然地認為,新財富集團作為很多銀行的股東,也可以直接取走銀行的錢。這是完全不懂銀行業的運作規則。我曾經做過企業的財務部和銀行打交道的工作人員,我們部門一年經手的資金多達十億人民幣,我了解的情況是,真正企業從銀行取錢,也是用借貸等方式,比如利用關聯企業,連環擔保等方式。這樣,即使事後查證,銀行高管們也基本上只需要承擔審查責任,逃避可能存在的合夥詐騙或盜竊銀行的罪名。中國高智商犯罪和權貴犯罪,實際上不像一般中國人想像的是高風險的殺頭重罪。

所以,即使呂奕有攜帶巨額資金外逃,絕大部分也不是來自直接竊取的村鎮銀行的儲戶資金,而更可能捲走了貸款等方式拿到的錢。

以上是我對整個村鎮銀行這次詭異事件的分析。

也許,真實的故事比我分析的還更有趣,比如非常古怪的一個問題是:為什麼在新財富集團2月份註銷、這幾家村鎮銀行4月18日才集體宣布暫停之前的互聯網存款取錢呢?也許是他們已經安排好了背鍋俠。

這部分故事,也許就像推特網友@驕傲女孩6月26日發的那條推特說的那樣:河南村鎮銀行的呂奕,在美國的海濱別墅中,看了看銀行卡中的四個億,又看了看新聞上的四百億,陷入了沉思,回國自首自證清白的心都有了。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美聯儲激進加息 美股聞聲大漲
【秦鵬直播】普京說大實話?習被美警告站好隊
【秦鵬直播】唐山女名字曝光 陸媒追尋文章火了
【秦鵬直播】女孩輕傷打人者中傷 唐山調查惹議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外交部被「踢館」 王毅被打臉
【微視頻】三亞封城 上海遊客自救帶動本地人
【新聞看點】借軍演謀連任?習冒險舞雙刃劍
【未解之謎】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聞大家談】三亞8萬人被鎖 海南省長喊備戰
【財商天下】保增長保交樓 地方財政自身難保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